(图文源于俄罗斯网站 2月22 日 柯永亮编译)

在新冠肺炎大流行的第二年,孩子们是如何返回课堂的,不同国家的教育部门都做些什么?全球疫情减缓,以及大规模疫苗接种的开始,世界各地的机关和学校开始恢复工作常态。 首先从居家防控解放出来的是这些最好动的儿童。

俄罗斯低年级学生在秋季已经转为面授教育,中学生和小学高年级学生在新年假期后也已返回学校。最适合远程教育的大学生则是最后入学实行面授教育的。

在美国,关于开学的问题仍然存在激烈的争论。去年12月,华盛顿放宽了限制,允许中小学生每周上几天课。

两名一年级学生终于在美国伍德兰市的“绿山”学校相遇。

在哥伦比亚首都波哥大,学生们到现在才回到课桌前,而且这还远远不是全部学生。首都地区399所学校中只有8所学生入学。

面授教育的将实行轮流替换,与远程教学相结合。幸运面授的学生必须戴着口罩,相互保持社交距离。

在玻利维亚,农村学校是第一个重返面授教育的学校。为了减少教室内的人数,学生们轮流上学。到校学生每周要换一次

在玻利维亚-日本Palcoco学校的课堂上,所有的学生和老师都戴着口罩,保持必要的距离,并在课间休息时洗手。

在印度的北方邦,学校到2月底才开始接收6至 8年级学生。

据当地教育部称,疫情隔离后进入私立学校的学生不超过30%,在公立教育机构中,希望面授学习的人数高些,达到45%。

在德国,学校至今尚未实行面授教育。政府现在在最近几周该国受感染人数下降的背景下,才考虑放松限制和部分重返课堂问题。

只有在个别情况下才允许上学和与教师一起学习。

在巴西圣保罗教育部门正准备开放学校。州教师工会于2月初举行了一次罢工,抗议向面授教育过渡,并表示他们将继续远程教育。因此,学校全面开放的日期被推迟了。

现在公立学校有权接受35%的班级学生到校,自制市镇政府学校和私立学校最多可接纳70%的学生。

在西班牙,经历第三波新冠疫情发生之后,学生们开始重返校园。

教学时需要按照所有防控措施进行,包括强制戴口罩和上课时打开窗户,甚至在北拉科鲁尼亚也是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