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策划:马贵,张琳

执行主席:隗林

撰稿:文人日月

赞助商:孔何平

摄影:摄影爱好者

插图:文人日月

歌曲:《我们都在努力奔跑,我们都是追梦人》

演唱:许嘉文

永久思念,流年岁月,温暖了斑驳的清痕。所有的眷恋,终被时光清浅。玲珑的心绪,一直在静静泼墨。一年又一年,一季又一季的守望,丰盈了流年,静守了岁月。珍惜着,收藏着,感谢一路陪伴的那些同学,感动与美丽的往事 ……让我们共同怀念那些早逝已故的亲人,朋友,同学们,善待自己,爱护家人。


―― 题 记

沙雅是维吾尔语“沙雅尔”的转音。沙,“部落长”之谓;雅尔,“轸恤”之意,即“首领对其部下爱抚”之意。沙雅位于中国新疆阿克苏地区东偏南,塔里木盆地北部,渭干河绿洲平原南端,北靠天山,南拥大漠。是古丝绸之路的重要通道,古龟兹国的重要组成部分。沙雅县总面积3.2万平方公里,总人口26万(2012年),有维吾尔族、汉族、俄罗斯族等22个民族,其中维吾尔族达到86%,是一个多民族聚居县。沙雅县辖5镇5乡,3个农牧场、1个管委会及1个自治区辖的厅局办农场(沙雅监狱)。地域大致可分为三大部分即渭干河冲积扇平原、塔里木河谷平原、沙漠。

沙雅县是世界四大文明汇集地之一。中原汉文化、南亚佛教文化、波斯阿拉伯文化、希腊罗马文化在此交融。

  十月的南疆之行,浓浓同学之情让人留连忘返,一个星期的同学聚会即将结束,有一位哲人曾讲:“有同学的地方,无论是闹市还是乡村,都是景色最美的地方”。地确是这样大家坐在一起,述说着过往,拍着胸膛,如同看到彼此青春的模样。因为同学,让我们找到了过去的万丈光芒。” “有同学的地方,无论是大鱼大肉还是小莱小汤,都是让人沉醉的地方。你我端着酒杯,不说话,头一仰,全喝光,那种感觉只有你我能够品尝。因为同学,让我们忘却了生活的繁忙和慌张。

  多年未去的县城,大街小巷如今的变化令人心旷神怡,悲怆苍凉的魔鬼林令人望而生畏,神秘莫测的月亮湾令人浮想联翩。但是,这些由地质结构所形成的独特景观,都未能锁定我们探寻大漠胡杨奥秘的好奇心。于是,第二天我们部分同学又登上那辆中巴面包车,向月亮湾世界胡杨林森林公园进发,准备再拍摄一些胡杨秋景供同学朋友观赏。

从县城出发,沿途需经托依堡乡、一农场、一牧场、最后到达目的地“世界胡杨林森林公园”……我们乘车直取塔里木盆地深处。水为生命之源,对于地处塔里木河边缘的沙雅县来说,有绿色的地方就一定有水,有生命,有植被。因此,自打到了沙雅,无论是在戈壁、在大漠,在荒滩,我都无法摆脱那种非常执着的审美情趣---关注绿色。

 沿途道路两边那开着红色小花的红柳让我欣慰,那一片片一朵朵成熟的棉桃让我喜悦,那寂寞孤零的骆驼刺令我惊喜,然而有一种景观更令我的心灵为之震撼---在茫茫戈壁的深处,在浩瀚沙海的边缘,在一片阳光骄纵风沙暴烈的盐碱地上,有一种顽强的植物挑战其间,一大片一眼望不到边千姿百态的胡杨林展现在我们面前。

还有在水洼边上垂钓的人和刻有“世界胡杨林森林公园” 石碑引诱着我们,我们让司机*****把车停下,大家在“世界胡杨林森林公园” 石碑前合影留念并且拍了许多张照片。陪同的杨保华同学说:到了这里"月亮弯的胡杨林不能不看"。月亮弯的那片胡杨林因为有水,春天,它重抽枝叶,碧绿的颜色掩过了大地裸露的胸膛;秋天,它满树金黄,将自己一生的绚烂释放。

  金色的叶子与夕阳西下的余辉相映,拉长的影子铺在沙地。站在月亮弯塔里木河岸,你会感到沧海桑田的变迁,你会感到历经波折的平静。眼前残阳如血,使你忆起骆铃声声,商旅不断,使你忆起西域张骞,繁荣楼兰;耳畔风声呜咽,使你忆起金戈铁马,烽火狼烟,使你忆起刀山火海,剑拔弩张。这是历史画卷的更替,这是时间刻刀的无情,这是萨尔瓦多。达利笔下“记忆的永恒”。

 金秋的月亮弯最富神奇和美丽的景色当属胡杨,放眼望去,河岸两边金黃色的胡杨林散落在大漠戈壁之中,湖中胡杨的倒影像一幅幅美如的油画,如潮如汐、斑斑斓斓、漫及天际,一阵风飘来汇成一片金色的海洋。水连着蓝天、蓝天连着水,湖中胡杨在周边黄沙的映衬下,它如火般的璀璨,辉煌凝重,超凡脱俗;日暮时分,晚霞一抹,它由金黄变成金红,渐入夜色之中,朦胧秀美;忽而一阵秋风吹来,胡杨叶翩然辞枝,飘飘洒洒,为大地铺上金色的地毯。

  深秋是月亮湾四季中最动人的时节,悠悠白云、漫漫大漠、茫茫戈壁、铮铮胡杨,成对成双的白鹭在湖中戏耍,汇成了一幅绝美的图画。但要想真正感受和领略那种“不屈意志”的胡杨精神,还得去魔鬼林看那些挺立在风沙中的枯杨。枯杨千奇百怪,神态万千。粗壮的,几个人都难以合抱;挺拔的,高耸如云;怪异的,似苍龙滕蛇。在烈日下,在沙漠的包围中,那被剥光了树皮的树干,那被折断了头颅的树桩,那被撕裂的身躯……都在昭示一种“不死、不倒、不朽”的坚韧,一种“死而不倒,倒而不朽”的顽强,给人以灵魂的震撼,无穷的启示。

左一,刘保明,左二,马贵,左三,杨保华,左四,刘杰,左五,隗林,右一,武强。

月亮弯这片水域胡杨树的分布稀稀落落,大小状况参差不齐,有的活着,有的干枯,有的倒下。活着的,树冠昂扬,树叶繁茂;干枯的,躯体光秃,傲视苍穹;倒下的,木质如铁,叩之有声。一阵漠风裹着浑黄的沙尘卷过林梢,苍劲的枝条沉着而又倔犟地摇曳反弹。吸收了太多盐碱成分的胡杨树叶,到了秋天不是水灵的嫩绿,也不是浓郁的翠绿,而是显得厚重粗糙的金黃。我在想,这是胡杨所选择的生存状态。

更令人深思的是,在这个生存条件绝对恶劣的地域,胡杨何以生活得如此粗犷,如此壮丽?由此我看到了胡杨的性灵---坚毅、乐观、自强不息、忍辱负重。记得,温家宝总理曾用胡杨精神来比喻和概括中华民族自强不息、坚韧不拔的精神,他是这样深情地说到:“我年轻时曾长期工作在中国的西北地区。在那浩瀚的沙漠中,生长着一种稀有的树种,叫胡杨。它扎根地下50多米,抗干旱、斗风沙、耐盐碱,生命力极其顽强。我非常喜欢胡杨,它是中华民族坚韧不拔精神的象征”。

  正如曾任总理的温家宝同志所说的,胡杨和戍边的将士是最美丽的树,为沙漠绿洲带来生机,是苍茫大漠、无边戈壁最动人的风景;胡杨和戍边的将士是最坚强的树,任凭风沙吹打,始终坚韧不拔,顽强的屹立在它深爱的土地上,一副铮铮铁骨,固守着千年不变的信念;胡杨和戍边的将士是最无私的树,用身躯挡住沙漠的侵袭,将浮华虚名留给了奇花异草,却将无尽的寂寞留给了自己,他们是真正的伟丈夫。

后排左一,刘杰,左二,王炳谋,左三,王之谋,左四,刘保明;前排左一,隗林,中,邹杨,右一,温新生。

  那还是在少年时期和初到沙雅三校上学,以及后来从学校被工𠂆招收为工人工作期间,常与同(事)学们结伴去塔里木公社(乡)深处拉胡杨木材,那时生活在沙雅的人们打家具,修筑房屋用的木材全是胡杨木。在此期间我就听过关于胡杨许许多多的传说。因为对胡杨有着浓厚的兴趣,我多年来搜集和整理了一些有关记录胡杨的文字和摄影作品。

在瀚汉无际生命望而却步的大漠、戈壁上,胡杨具有这样的性灵特点,与大漠孤烟冰峰落日长相厮守,在长达1300多公里的塔里木河流域,几十万亩以胡杨林为主的河岸植被像一道绿色的屏障,遮挡着疯狂肆虐的沙暴,护卫着"母亲河"两岸的生态系统,滋养着南疆几百万各族人民。这个杨柳科落叶乔木家族,在极其恶劣的生存环境之中,活而不死一千年,死而不倒一千年,倒而不朽一千年。三千年的胡杨,上亿年的历史。无论是纵向还是横向,它都是地球上的生物链条中生命力极为坚韧的一环。

这是在阿拉尔市与老同学塔农大教授李寿宁夫妇合影留念。

  随着时间的推移天色淅晚,加上个别同学家中有事要返回县城,我们在月亮湾拍摄了很多胡杨各种形状的风景照就乘车返回了县城。一个星期的聚会就要结束了,托库车马新亭同学儿子购买20号的四张返乌鲁木齐的火车票巳买好,l9号全部同学汇集到好客的老同学,老朋友马贵先生的庄园。

  一大早马贵请人为我们杀了一头羊,中午聚餐依然如火如荼,大家聚在马贵的庄园里,在大院内摆放了两张大桌,隗林先生从市场购置了几只鸡和鱼,由马贵先生主厨,不一会大盘鸡,大盘鱼,大盘手抓肉就摆放在了桌子上,大家一起吃着大块手抓羊肉,大串烤羊肉串喝着大碗酒,推杯换盏,谈笑风生、酒意淋漓,热闹异常。院內空气清新剔透,广袤的天空呈深蓝色,蓝天上飘着几朵白云。

一个星期的同学聚会眨眼功夫就结束了,但心情确久久不能平复。 而今相聚我们都已是60岁以上的老人,感叹时光流逝的同时,我们也感叹这份难得的缘份持久不衰,弥足珍贵。那天同学们在老同学,老朋友马贵的庄园里渡过了美好的一天。因为眀天(10月20日)大家就要各奔东西,同学们握手拥抱祝福。大家都感觉时间过得太快,留下了绵绵无尽的不舍和许许多多的倩影,相约再次相聚。当晚大家又欢聚在在郑小明同学女儿的歌舞厅,一曲曲怀旧的老歌,一声甜美的歌声,把同学情又推向了高潮……结束时巳过了午夜。

  10月20日中午留在沙雅的同学们在沙雅如意酒店,又设宴为我们一行同学送行。餐后我们告别所有同学,乘坐马贵先生儿子的车前往库车,一同前往库车送行的还有隗林先生。隗林先生亲自开着车拉着马贵先生的夫人张琳,杨保华先生、郑小明女士,当车缓缓的离开酒店向着前方越驶越远时,我从车窗外目送着欢送我们的同学淅渐消失在视野里,心中不禁有些黯然,仿佛演出结束落下帷幕,还沉浸在精彩的情节里——几天来一个个温馨的画面在我的脑海里浮现。相逢是首歌,离别却留下片片真情。让这美好欢聚温暖我们今后的生活,永远铭刻在我们心灵深处!

  库车至乌鲁朩齐发车时间是下午18:36分,我们到达库车王府与同学马新亭先生会合取到火车票,因离发车时间还早,我们一同在库车老城区市场转了转。马新亭同学又安排我们吃了库车小吃烤羊肉串和烤包子后,我们与前来送行的同学一一握手惜别。有相聚,就有离别;是高兴,也是眼泪。相聚是问候,离别是祝福!没有惜别便没有再次相聚,没有分开便没有新的重逢。相聚的喜悦就是这样让人苦苦追寻,却也在等待和希望中豁然开朗。但我们深信:同学的情谊将会永远链接在一起!

 一笺烟雨,半帘幽梦,许多时候,我们不得不承认,生命的旅途中,许多人走着走着就散了;许多事看着看着就淡了;许多梦做着做着就断了;许多泪流着流着就干了。让人生的路永远走下去…隗林先生将我们四人送到库车火车站。不久我们登上了去乌鲁朩齐的列车。当火车缓缓的开始行使,听着它轰隆隆的声响,我知道我们即将离开!再见了我熟悉的城市、再见了我可爱的同学们!我会记得你们曾经在这块地方给我带来过许多珍贵的回忆!再见了……最后感谢所有参加聚会和因各种原因未能聚会关注我的美篇的同学,朋友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