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人民广播电台,现在是1981年10月10日下午8点正。下面是综合文艺节目时间” 。“各位听众朋友你们好!我是亚宁。接下来将要播送的是配乐朗诵《新郎漏乘之后》”。一个声音清晰甜美、委婉动听的女中音配乐朗诵,就此打开了我参加集体婚礼,赴敦煌甜蜜之旅难忘的回忆。


当我的新婚妻子听到了这段绘声绘色,声情并茂的配乐朗诵后,她马上兴奋的跳了起来。“你快过来听嘛!这两位漏乘的新郎官不就是你和王开举吗?”这个时候我的思绪马上回到了国庆节的那天。那位漏乘的新郎官就是本尊嘛!那是一段永远难忘的经历啊!


1981年9月31日,在乌鲁木齐是一个金秋季节 ,也是一个瓜果飘香的季节。乌鲁木齐大街小巷张灯结彩。各企事业单位门前已经开始悬挂国旗了,”欢度国庆”的横幅也已拉起,人民广场上已经是披红挂绿,旗杆被擦洗的铮明瓦亮,就等着明天一早升起五星红旗。节日的气氛已经提前到来了。


我和妻子西装革履,这西服还是我母亲自做的呢。我扎着红色领带,神采奕奕。妻子头戴大红色绢花,娇羞无比。单位的小“金杯”面包车将我们送到了坐落在新华北路的政协礼堂门前。此时大门台阶上站满了穿红挂绿的红男绿女们。他们是驻疆暨乌鲁木齐各企事业单位的青年男女。


同我一样,今天都是来参加由乌鲁木齐总工会、市团委、市妇联组织的乌鲁木齐地区首届大型的集体婚礼的。这次大力弘扬社会主义文明新风,倡导移风易俗,厉行勤俭节约,婚事新办的活动是由团市委书记,也是我单位的同事张悦鹏亲自挂帅的。巧的是刚好悦鹏书记也参加了这次集体婚礼。他和我们今天都一样。他的未婚妻是我们一个单位里的小姜,年轻漂亮的团委书记姜永红。


所以说悦鹏是我们的带头大哥,这也是我们对这次活动特别感兴趣 的原因之一。作为本单位团委书记的小姜给我们这几个行将大婚之人,做了大量的工作了撒。“举办这次活动是全疆首次集体婚礼,而且还是集体旅行结婚,并且这次活动是免费的。回来后还有半个月的婚假 可以享受。单位可以优先考虑分配结婚用房等。”


在她的游说动员下,我们几个人都答应参加这次活动。因为这是新生事物,当时还有许多亲友持反对意见呢!但我的婚姻我做主。只要妻子同意,那都不是事。

这次活动是在全疆历史上首次集体婚礼活动。上下都比较重视,主流媒体也非常关注。活动的成功对今后的类似集体婚礼的延续 ,改变人们的旧有传统思想观念,都会产生巨大的影响和深远意义。作为主办方的有关方面总工会、妇联、共青团群策群力在宣传协调,组织安排,到场地踩点,活动经费等各方面都考虑的非常周全。


盼望已久的大型集体婚礼典礼终于在悠扬的婚礼进行曲中拉开了帷幕。在下午3点钟正式开始了。都市媒体纷纷亮相登场。在灯光辉映下,在镁光灯闪烁下,三百多对新人站在宽阔的舞台下面,面对观众亲友们,列队站立,向大家致意。这时候台下的掌声雷动,尖叫声口哨声响成一片,此起披伏。待现场安静后,总工会付主席宣布,乌鲁木齐地区首届大型集体婚礼典礼开始。


先由市委宣传部李副部长致辞。而后是市团委书记张悦鹏代表三百对新人发言。接着是市委副书记致证婚词,并向新人们祝贺新婚愉快!接下来就是穿着各式婚服的新人对拜仪式。整个仪式过程简单又欢快。在那个还没有婚纱礼服,没有车队摄像的年代里,我们这些穿着自制西服的,和那些身着中山装、职业装、军装的各行各业的新人们,站在各自的新娘旁边,脸上露出幸福而又拘紧的笑脸。灿烂的笑容在新郎和新娘们的脸上洋溢着,心里像怀揣着一只小兔子,紧张而又神秘的等待着,幸福的激动人心的时刻来临。


这一刻就是我们盼望已久神圣的结婚典礼。从此以后我们就要告别单身,拥有一个自己的家和妻子。年轻还很幼稚的我们,就要对眼前的这个女人,负起一辈子的责任了。那种既喜悦高兴而又有一种淡淡稍许担心,在新人的脑海里,瞬间的浮想一闪而过。经过长时间的相处了解,情投意合。现在的关系已经由恋人而变成了夫妻了,有情人终成眷属 ,得尝所愿。没有比这再高兴的事情了。


接下来便是阵容强大的文艺演出开始了。有新疆本地著名歌唱家巴哈古丽的独唱“请到新疆来做客”还有老艺术家克里木老师幽默诙谐的表演唱等。在一片掌声中,新疆歌舞团的青年演员挑起了欢快的麦西来甫舞,我们新人们纷纷拉起身边的新娘加入到了舞蹈中来了。在欢歌笑语中,我们感受到了结婚典礼,带给我们的那种溢于言表的幸福和甜蜜。


在典礼行将结束的时候 ,总工会的刘干事代表这次主办方向我们表示祝贺,并且还向我们送了一份小礼物。妇联副主席,一位慈祥的大妈为我们每对新人送了一份大礼,“新婚须知”和一些“计生工具”这才是真正的少儿不宜。首届集体婚礼典礼在欢快的乐曲声中结束了。这次盛况空前的集体结婚典礼的精典时刻,将永远留在我们心里。随经岁月沧桑,仍历久弥新,终身难忘。


下午8点多钟主办方把我们送到了火车站。人山人海的火车南站因为我们的到来,霎时间热闹了起来。我们也成为车站广场上的一道靓丽的风景线。在那里我们与亲友告别,坐上了晚上9点多钟的170 (幺拐零)次火车,去赴我们的敦煌甜蜜浪漫之旅了。看来我们的洞房花烛夜,就要在火车上度过了。

从乌鲁木齐出发时,已经是晚上9点钟了。我们这三百多对新婚夫妻占满了几个车厢。我和妻子慧子被安排在了五号车厢的双人坐上。对面也是一对年龄相仿的新婚夫妻,火车开动以后,我就和对面的帅哥新郎官聊了起来。


年轻人在一起无拘无束,一忽儿是海阔天空,奇闻异事。一忽儿是恋爱经过,结婚典礼。得知这位英俊而健谈的新郎叫王开举,他身边的那位美女丽温柔的新娘叫许小慧。新郎王开举是乌鲁木齐养禽场的青年技术员。他特别擅长无线电、家用电器的安装和修理。新娘小许就职于乌鲁木齐天山区卫生局。郎才女貌,不顾家里人的反对,自由恋爱。几经波折,好事多磨,终成正果。最终一起参加来这次集体婚礼。


我们上车以后就没有失闲过,(新疆方言:没闲下来)大有相见恨晚之势。在车上有些新婚夫妻们在一起聊天、吃零食,打扑克。随着广播里的轻音乐的响起里,车厢里充满了温馨浪漫的气氛和欢声笑语。


八十年代初期,我国的社会主义经济还处于初级阶段呢。人们努力的目标,还停留在首先要解决柴米油盐吃饱饭的问题上。交通,通讯都比较落后。没有电视机、传呼机、手机。交通工具,仅限于汽车、火车、(绿皮车)。那时候全新疆民航只有区区几架飞机。听说坐飞机必须是副部级的干部才有资格呢。我们今天坐的这趟列车是乌鲁木齐~嘉峪关的一趟慢车。就是像公共汽车一样的,到了每个站都要停的那种。没办法啊!在那个年代能坐上这种火车就很不错了。


这趟列车到达哈密站是明天早上10点多钟。到达柳园站是明天下午5点多钟。到达柳园后,我们立即坐嘉峪关客运公司的长途客车,要2个多小时后才能赶到敦煌县城。我也问了一下主办方,这次的敦煌之旅大概是四天时间。那么在路途中就需两天时间。在敦煌和月牙泉参观游览,只有一天时间。然后再去县城里逛街休整一天。行程被排的满满的。


这时候几个老记们闲的无聊。开始在车厢里到处走动,不时地抓拍一些“花边图片”。总工会的宣传干事徐亮,是个摄影新手。因为手生老是抓拍不到所需的镜头。他干脆和新郎新娘们零距离接触,让新人们 勾肩搭背,来上一个亲昵的特写镜头。多数新人都拒绝了,也有那么一两个开放的家伙,在众目睽睽的车厢里拉起他的新娘,来了一个拥吻。嘴里还念念有词地说着:“亲爱的娜达莎!面包会有的,牛奶也会有的!”逗的大家高兴的不得了。掌声和口哨声顿时在小小的车厢里响了起来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早上醒来后,听广播喇叭里说,还有一个小时就要到达哈密站了。大家都很高兴,王开举兴奋的说:“到了哈密 我一定要下去买两个哈密瓜来。”他身边的小徐像个小孩一样,腻声腻气地说:“那感情好呀!那才是吃在嘴里甜在心里呢!让兴远大哥他们也甜蜜一下吧!”说着便笑了起来。因为刚才我去刷牙洗脸时,才发现错把鞋油当做牙膏带到来路上了。我接过他们的话说:“我也随你下去买个东西吧!”


早上10点10分到达了哈密站。广播里通知说,“本次列车在哈密站停20钟。有下车休息的旅客请不要离开站台” 。我给妻子打完了招呼后,便我和开举二人迫不及待的跳下列车。快速的在站台上溜了一圈 也没有见到买哈密瓜的。问过人以后,我们来到了候车室,在小卖部里买到了“紫罗兰”牌子的牙膏。这个时候开举看到了小卖部旁边有个小门,这个小门是开着的。看到开举兴奋的样子,我想一定是有门了。原来这个小门出去就是哈密站的广场了。


当我俩来到广场时。看到广场四周都是用篷布搭的棚子。在这里,各个摊位上都摆满了有五颜六色的各式水果。有苹果、香梨、葡萄、石榴、新鲜大枣,还有我们要买的哈密瓜。热情的老板不紧不慢地为我们介绍着他的瓜果。而我看了看腕上的手表,离开车时间还还剩7分钟了。待我俩提着两个哈密瓜来站台上时,我又看了一下手表,还剩五分钟了。这下子我们才放心了。


我们走来过来 ,再往前看了一下,怎么没见到停在2道的170次列车呀!是不是火车去加煤了?不会吧?现在都改电车了撒。我俩疑惑不解,急忙去找车站工作人员问个明白。一个带着袖标的女工作人员告诉我们170次列车已经开出去6分钟了。我们俩人听后惊的差点坐在地上。


当工作人员知道了我们的这一情况后,将我俩带到了值班站长办公室。那个30来岁精干的女站长热情的接待了我们。“原来你俩就是那两个漏乘的新郎官呀!你们不遵守乘车规定,擅自离开站台,这下子算是尝到苦果了吧!我也是刚刚听到从前方打来的电话,说有两个新郎官在哈密漏乘了。虽然是错在你们,我们也有没有严加管理的责任的。”


我俩人赶快说:“错在我们,我们是从小门里出去的。”那不怪你们!平时上班时间那个小门是锁着的,是不能开的。现在不说那么多了。现在的情况是想办法,尽快的送你们追赶 自己的队伍去。但是这个点的过路车都已经没有了!只能等4个小时后的那趟过路慢车了。我劝你们还是不要着急,出门的事谁也说不准。我理解此时此刻你们的心情,但是现在只有在这里耐心等待着下一趟过路车了。我保证把把你们安全的送到柳园站。其它的事情就由下一段来安排你们了!这就要看你们的运气了。”


听了站长大姐这一番话,不仅是让我们感动,也让我们感到了事情的严重性。事情远远的超出了我们的想像 ,原以为在半路上追上大部队的想法是多么的幼稚和简单啊!我们到柳园应该已经是半夜了,我们将如何再往敦煌赶呢?现在是非常后悔我们自己的轻率和自负,自作聪明。到头来害了我们自己漏乘不说,还让妻子担惊受怕,让人笑话。也是咎由自取。


这正是乐极生悲呀!从今天早上半个小时的时间里,我俩经历了由喜到悲的乾坤大挪移。甜瓜还没吃到,倒是把苦瓜吃到肚子里啦。现在是困在了哈密车站,插翅难飞啦。还是听站长大姐的话,耐心等待吧!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