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深圳到河源:遗落在岭南的古村之美

平眼视界

<p class="ql-block"><i style="color: rgb(176, 79, 187); font-size: 15px;">——总想着要一个人的旅行。喜欢在路上的感觉,去到陌生的地方,看陌生的风景,遇见陌生的人,不同的方言口音,不同的饮食习惯……海阔山高后,必对身边耿耿的琐事豁然开朗。生活,也会是另一个样子。</i></p>

<p class="ql-block">2020年8月26日,深圳特区度过了它的40周岁生日。40年前,这里还是一座普普通通的边陲县城;40年后,它已是世界瞩目的国际大都市,是新一轮改革开放的先行者。上一次来深圳,还是十四年前的2007年。</p>

<p class="ql-block">身处在深圳湾这片水湾之中,静谧与平和使时间仿佛不起作用。但同时,外面的世界正在快速地更新着。</p>

<p class="ql-block">大鹏一日同风起,扶摇直上九万里。腾飞的鹏城,力拔山兮气盖世。</p>

<p class="ql-block">深南大道边树立的邓小平画像已是更新的第四个版本,一度是深圳出镜率最高的拍照留念地。</p>

<p class="ql-block">深圳华强北,国内乃至是亚洲第一电子市场。电子产品琳琅满目,电子元器件五花八门,没有买不到,只有想不到。</p>

<p class="ql-block">你给我一天,我给你一个世界。这是当年深圳人家喻户晓的世界之窗广告语。在1994年开业时,门票售价高达80元/张,现在更是220元/张,窜得跟房价一样快。</p>

<p class="ql-block">改革开放初期的深圳是中国人向外看世界的窗口。深圳四十,这座城市早已不是当年的世界之窗。不再需要看世界的窗口,更期待一个世界看深圳的舞台。如今深圳人的梦想是环游世界,而不是环游世界之窗。</p>

<p class="ql-block">无法在一两日内看遍深圳,但一个区,也能够品味深圳的华彩乐章。旧城新造,日新月异。一片片排山倒海般的崭新高楼如巨浪般袭来,洪荒之力势不可挡。福田区,浓缩深圳印象。福田区看似低调不为人所熟知,但却实力惊人。福田可以说是深圳的C位担当。</p>

<p class="ql-block">这是一个岭南平凡普通的小村,却承载着千年的记忆。与大多数乡村一样,东莞市石排镇塘尾村也是以农耕和家族繁衍发展而成。</p>

<p class="ql-block">南宋末期,由一支源于陇西李姓的人家迁居到此,经过数百年发展,到明代形成村落,到清朝光绪年间形成现在的格局。人与自然最和谐的相处,浓缩在这一片洞天福地。这里大部分原住民已经迁出,住到了现代化的小区,在这里租住了十几年的外来工,成了或许的新东莞人。</p>

<p class="ql-block">可能你见到这组照片的第一张无人机拍摄的照片,就知道这条古村有点不太一样。</p>

<p class="ql-block">东莞市虎门镇村中村逆水流龟村堡,由于四面环水,又名水围村,距今已有380多年历史,在广东全省也是为数不多保留较好的明代城堡式村落,经过时间的洗刷如今依然静谧悠然。它在岁月的流淌中,慢慢褪去原本的色彩,变得沉静无人问津。</p>

<p class="ql-block">世界工厂东莞,除了轰鸣的机器,和成群结队的外来工,还有岭南文化的厚重积淀。</p>

<p class="ql-block">尽管东莞是富裕之地,但乡村依然不可避免的空心化。号称东莞第一古村的茶山镇南社村,是岭南特色古村的典型代表。</p>

<p class="ql-block">祠堂坚实的红砖地基,斑驳的青砖古墙,数百年后,这些老建筑一如既往地坚挺,除了多了几分沧桑,根本看不到老态。建筑的精华在屋顶,色泽鲜艳雕工精细,是最靓丽的风景线。</p>

<p class="ql-block">东莞现在是世界工厂,乡镇实力甩很多内地县级行政区几条街。但不可否认的是,东莞确实是一座有着1700多年历史的城市,尽管今日东莞早已是一座现代化的城市,但依然遗存着很多文物建筑,从袁崇焕到林则徐,东莞不仅有着悠久的历史,在近现代史上更是风起云涌。</p>

<p class="ql-block">虎门镇威远炮台,是鸦片战争战场遗址,是虎门海口防务的主要阵地。</p>

<p class="ql-block">断壁残垣炮锈红,威远静卧夕阳中。几多屈辱与仇恨,已共水流尽向东。</p><p class="ql-block">——虎门大桥</p>

<p class="ql-block">罗浮山下四时春,芦桔杨梅次第新。日啖荔枝三百颗,不辞长做岭南人。</p><p class="ql-block">——苏轼廖寥数笔,将罗浮山四季如春,物产资源丰富的特点形象的描绘了出来,也使5A景区罗浮山在岭南一带名声大噪。</p>

<p class="ql-block">历史的轻烟拂过岭南大地,千古江山沉淀了太多的兴废,世事沧桑早已尘封在寂静的时光里。今日的惠州,被西湖水滋润得更加温婉丰盈透澈,半城山水半城湖。</p>

<p class="ql-block">历史的天空浩如烟海,辉煌的文明灿若星晨。千百年来祖先们在南粤这片土地上休养生息,用智慧和汗水创造出引以为傲的文明。面对眼前林立的高楼,禁不住对这片土地上曾有过的古代文明产生遐想,充满向往。走访了粤北河源一些古镇古村,试图撩开神秘的历史面纱。</p>

<p class="ql-block">看过福建闽西客家土楼的人,自然觉得客家人修筑的围屋、土楼如出一辙,全都带着强烈的家族凝聚的的气质,一座庞大的围屋土楼,往往可供整个家族数百人居住,厚实的三合土或青砖砌起的高墙,能在动荡的年代,抵御土匪官军的袭扰,在一定程度上保得一族老小的平安。</p>

<p class="ql-block">河源市和平县林寨镇兴井村地处洼地,建起的围屋,也莫不如是。</p>

<p class="ql-block">客家人聚居的和平县林寨古村,在一片田野河流包围中,村史可以追溯到先秦时期,南越王委派林姓将军来此安营扎寨而取名林寨。千年沧桑世代变迁过后,林寨已不是林氏将军后人的故乡,村里的大户望族如今是陈氏家族。</p>

<p class="ql-block">田地里矗立起的庞大围屋群,如谦光楼、永贞楼、司马第、式南第、朝议第,高大的门第背后,是陈家数代或官或商或文的代表人物。</p>

<p class="ql-block">散落在乡间稻田里的颍川旧家、大夫第、永贞楼等24座四角楼就如宛若浩荡的史诗画卷,如一座座纪念碑,刻画下林寨古村两千多年的岁月年轮。它的坚固,令人称道,但难敌岁月侵蚀,在无情的岁月中,坍塌了许多。</p>

<p class="ql-block">在连平的秀丽山水间,有一座楼,雄伟精妙的外观,百年沧桑的质感。</p>

<p class="ql-block">大湖镇的白云楼离我们很远,它走过的时代——清、民国,已一去不返。白云楼又离我们很近,因为它还在,虽然是个残缺的躯壳,但它的身上,带着它走过的时代的印迹。</p>

<p class="ql-block">连平县油溪镇茶壶耳围龙屋始建于清道光七年,迄今已有180多年的历史,是落居忠信的黄氏十七世祖锡桐公所建。</p>

<p class="ql-block">围龙屋屋顶的直线和曲线巧妙地组合,筑成向上微翘的飞檐,形似茶壶耳,故得名茶壶耳屋。</p>

<p class="ql-block">曾经的住户,逢有喜事时,仍旧会回祖屋操办,昭告此处的先祖。当土灶里的柴烬冷却,炊烟散去,门楹鲜艳的红色与墨色,仍给这日趋衰败的旧屋带来了一丝人气和喜气。可惜新人并不在此居住,在这里完成了结婚仪式,他们携手到了别处。</p>

<p class="ql-block">东源县仙塘镇南园古村落的客家民居古建筑始建于明末终于清初。高耸的屋檐,斑驳古朴的墙,长着苔藓的墙根,大麻石铺就的路……</p>

<p class="ql-block">褪色的梁木、斑驳的砖瓦总会让每一位过客心生感伤,已经残破的厢房住满了阴暗。坐在门口石墩上的老者早已习惯了来来往往的人,他们跨进门槛又跨出,而对于发生过的家族往事,他们已无从追问。</p>

<p class="ql-block">岁月风雨潇潇无情,古屋砖瓦默默无言。</p>

<p class="ql-block">东源县义合镇苏家围,苏轼后裔的一个聚落,于明朝洪武十四年偕眷在此拉开了苏围乡村生活的序幕。数百年过去,仅剩那些无言的砖瓦刻画着世代的兴衰变革。那布满青苔的残垣断壁的裂缝和幽深的小巷,总是以风的名义传来历史的回音。东坡居士后裔的文气与光环早已消散在历史的隧洞里。</p>

<p class="ql-block">东江第一塔,屹立八百年。河源龟峰塔始建于南宋,其修复之前,是无顶之塔,民间流传着龙川塔无影,河源塔无顶的说法。</p>

<p class="ql-block">不管是过去还是现在,都是河源的标志性建筑之一。不管时代如何变化,龟峰塔一如既往的在风雨中屹立着,静静的看着这个城市的发展与变迁。</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