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我们在川北射洪县(市)回乡探亲的第三天。早上10点钟左右,外甥建民带着我们一家人,来到了市民广场南端的一个小区里。这个小区叫做“幸福花苑”。从豪华的大门楼来看,应该是一个不错是商品房住宅区了。


一进大院门,我就一眼看到了最喜欢的人工瀑布假山造型。只见潺潺流水从山顶一泄而下,落入飘满莲花的瑶池中。山脚下铺满了青苔的钙化吸水石,郁郁葱葱。一簇簇嫩绿的仙草菖蒲,时隐时现,出现在石山狭缝中。粉红色的莲花在波光潋滟的池水中,随波飘动。动中有静,静中有动。不动的是山,动的是潋滟池水和莲花。在水里游动着的可爱的小草金鱼,还有那若隐若现的“文人草”菖蒲,那些都是我最喜欢的东西。


院内,内墙边上,种着一簇簇青绿雅致的观赏竹子。竹下伫立着一位红衣仙子。绿竹与红衣仙子互为映衬,莲池与假山交相辉映,红衣仙子飘动起来,霎那间泛起了一道霞光,似一道美丽的彩虹。此情此景交融在画面里,人在画中,画随人动,犹如一片美丽的彩霞,飘渺若尘,似在蓬莱仙境中。这个时候红衣仙子向我们跑来,和老伴慧子紧紧相拥。惊醒了我的梦幻仙境,梦醒十分,却原来她是一位着红色面包服,身材窈窕的美娇娘。


“慧子姐!果真是你吗?” ”是的!是的!我是慧子!”老伴哽咽着说。“你真是秀云吗?” “是的!我是秀云。”泪流满面的秀云和慧再一次拥抱在一起。面对这一场面,让我激动不已。这时候也抑制不住情绪,我是一个感性的人,如果没有这些小子辈们在场,我定会和她们相拥在一起的。


她二人已经有三十多年没有见面了。听老伴经常讲起,她十八岁那年回射洪的一个月里,这位当年十五岁的表妹秀云已经出落的十分的美丽!大妈是我岳母的亲姐姐,巧的是俩姐妹都生了一个儿子,六个闺女。秀云在姊妹六人中,排行老三。而慧子在她家姊妹中也同样是排行老三,都是“三角弓”。她那个在中年过世的哥哥寿勋,是家中的老大,也是家中的顶梁柱。


他兄妹二人和慧子玩的最好,对慧子特别关爱。经常在一起玩耍,下河摸鱼。还三人一同从丰隆骑自行车去射洪玩耍呢。表哥寿勋那个时候才参加工作,是丰隆乡的优秀小学教师。听慧子常说起,表哥和秀云表妹在她们家里,一个是的漂亮“林美妹”,一个是帅气的“帅锅锅。”十里八乡的人都知道的。可惜的是“天妒英才”表哥在三十多岁的时候因车祸而去世了。可想而知失去了丈夫,又失去了儿子的大娘是何等的悲痛啊!


在我们刚刚有了孩子的时候,慧子还念叨着要把秀云表妹接到新疆来,一边给我们看孩子一边给她找个工作呢。遗憾的是秀云那时候已经去了深圳。庆幸的是几年以后,她在深圳发展的还不错。新疆和射洪的来往都是由慧子和秀云二人书信联系的。

岁月如梭,往事如烟,虽经历了那么多的人生磨难,但岁月只在她脸上留下了不多的几道皱纹。徐娘半老,风韵犹存。秀云简单的给我们介绍了一下这三十多年来的家庭变化。她从深圳回来以后,便结婚生子,妹夫是射洪射中学的一名人民教师。儿子研究生毕业后,在山西太原政府部门工作,成家立业 娶妻生子。老两口子退休后旅居太原照顾孙儿,享受天伦绕膝之乐。这次年后因思念老母,一个人从太原过来,巧遇我们过来祭祖省亲。也是前面二人联系约好的呢。是啊!是的亲情和缘分,也是情感的纽带使我们在家乡重逢相聚的。


当她讲到她母亲,也就是我们的大娘时,秀云抑制不住眼泪哗哗的往下流。转而她又很高兴。原来大娘的情况是这样的。说起来大娘来,她在当地也算是个传奇人物。奇在她能死而复生。到现在已经是九十多岁了,身体还是棒棒哒!当然了我是相对于其它的老年人来说的。


大娘的一生可以说是平平淡淡,一个很平凡的人。她的一生就是为了儿女。在中年丧夫,失去了挚爱伴侣后,她一个人挑起了扶养教育孩子的重担。中年守寡,将一大家孩子抚养成人,这其中有的是太多的艰辛,五味杂陈。好在儿女们争气,一个个学习认真,工作上进。大女儿在金华医院是位内科大夫,两口子都在医院工作。前些年在医疗援疆时来过新疆乌鲁木齐,我们还在一起相聚呢。小女儿也在射洪医院工作,妹夫是县一中的老师 ,现在正带高三毕业班呢。其它几姊妹都已经从岗位上退休下来了,无忧无虑,过着安逸的生活。


早在二十年前大娘就把家从丰隆搬到了射洪,做点小生意,开了一个小餐馆,事业成功,幸福了后半生。后来还在成都买了一套商品房,晚年时一年之中,在成都住半年,在射洪住半年。幸福地度过享受老年生活,享受儿孙绕膝,颐养天年的愉悦。


记得那是93年,岳母去世后。岳父悲痛过忧回射洪老家后,将大娘带到乌鲁木齐游玩。那年正好慧子在做生意,去了广州进货。但她还是一直在为这件事张罗着,操心不下。两老的机票和来回的费用都是慧子出的。到了乌鲁木齐后,我那些大小姨子小舅子们则认为老岳父是想续弦呢。不待见大娘。其实这都是的误会,根本没有这件事情。。尤其是那个小舅子说三道四的,说了许多的风凉话,让大娘好不开心。还是我劝了几次大娘呢。


不可理喻的是,那么一大家人,怎么都是糊涂人呢?我将情况反馈给了慧子后,她让我好好的接待大娘。那个时候我也很忙,但我还是抽出来时间来陪她聊天,让她高兴,在自己家中摆了两次桌子,请大娘吃饭。给他买礼物送盘缠。最后还是我一个人把她老人家送到了火车上。安顿她安全返回。


事情已经过去了好多年了,在这个问题上我不想过多的评价任何人了。只是简单的说说而已。同样都是疆二代,但是一母同胞,不同于其它人的是慧子,回过家乡射洪。对家乡这个概念很深。对家乡的人有很深的感情。热爱着家乡的一草一木。所以她不但要回去 ,还要我和孩子们都要回去看看她的故乡到底是什么样子的。我想,这不亚于上一堂爱国主义教育课呢。

前年我和老伴回过我的老家甘肃天水。他是羲皇故里,也是人类文明的发源地,并且有个大诗人李白,也是出自这里。因为儿子工作忙没去成,实在是个遗憾。我想,在我有生之年里,我一定会带他们回去看一趟。因为儿孙们的厉历表上的籍贯一栏里,填写的正是我的故乡,我想这个籍贯的问题,应该是一个社会学的问题。在古代人的籍贯应该算你的五代以内先人的出生地。现代人的籍贯恐怕至少也要算你,三代人内老人的出生地吧!


当慧子问到大娘现在的身体状况时,秀云是这样回答的,原来情况是这样的。去年六月份,大娘在小妹妹家里住。就在这个院子那栋楼上的第三层里。那天晚上她感觉到自己很难受,临睡前就给小女儿说了。今天晚上非常难受,四肢反复发麻、头晕目眩、呛饭呛水、胸闷、乏力、不睡不着觉,起来后不能下地走路。小女儿是医生,听完她这么一说,也是根据平时她对大娘身体状况的了解。她判断可能就是脑梗或者是心梗。便马上打电话叫来了救护车。


在车上就开始对已经昏迷不醒的大娘进行了紧急抢救。在医院了也对她做了最后的人道主义的抢救。在最后准备放弃的时候,大娘又奇迹般的活了过来。在医院了治疗半个月后就回家去疗养了。也没有留下什么后遗征,只是身体状况不如以前了,大脑记忆力下降了。现在在家人精心地照看下。已经恢复到了以前的状态。所有人都认为这是一个奇迹。


连她自己也说,她不会给儿女们找麻烦的。她还说:“我从鬼门关上走了一遭,阎王爷不要我,让我再看看小重孙呢!所以才给了我再回来的十年时间!”大家都觉得不可思议,我觉得老太太就是一个传奇。


这时候,我看到了两位中年妇女搀扶着一位老太太,往这边走过来了。秀云马上说:我妈和两个妹妹来啦!我们马上跑了过去。又上演了一场久别重逢的悲喜大剧。我仔细观察了一下大娘,在三十多年前,在乌鲁木齐一别,好像还是昨天的事情。可是物是人非,当年腰肢挺拔,风韵犹存的她,如今已经是个风烛残年.颤颤巍巍的老人了。


岁月真的是一把杀猪刀呀!时间老人给了我们青春芳华,也给给了我们繁华与鼎盛期。可是在我们还没有感觉到的时候,可惜当我们还不知道如何去消费的时候,无情的时间老人就变成了一个女巫,将我们的这些还没有消费了的年华收了回去,让我们没有懂的珍惜的岁月在一瞬间老去。

在小表妹家里,我们和其它的几个表妹们欢聚在一起。秀云告诉我们有个表妹也已经逝去了。这是一件很遗憾的事情。当我感叹生命的坚强和顽强时,我又不得不去感叹生命的脆弱和无常。其实我们应该感谢生命!我们应该感谢时间老人,生命是伟大的。时间老人是公平公正的!


我们给大娘献上祝福红包和礼物,她很开心。当看到她拿着红包的颤抖的手时,我想到了在天国的我的母亲、我的岳母。今天大娘就是我母亲。她是我们唯一的老人了。我们和大娘拍照,和她聊天。她给我们讲她年轻时候故事。几个小孙子围绕着她,她给曾孙儿们递着各色零食,说着这个好吃那个好吃!享受着四世同堂的快活。说她在市民广场打42式太极拳,在活动室打麻将如何如何。还聊起了一些新疆的往事,她自己感觉到她是一个很幸福的人。此时她谈笑风生,语言幽默。根本不像一个九十岁的老人。在这里几间不大的房间里,充满了欢声笑语,洋溢着亲情友情,其乐融融。


过后我们大家在已经订好的酒店进餐,大娘因为身体的原因不能前去。在那里我们见到了下班后的小妹夫,他在射洪一中带高中毕业班呢。是个文文静静的白面书生。也是一个也是有文化有修养的人。他不时的为我们倒茶斟酒,尽可能的尽到地主之谊。临别时我和他加了微信,方便交流学习。


家乡的亲人对我们特别的热情。如果你说这个菜好吃,他们会马上给你挑过来。如果你说家乡的这个好那个好,他们会马上会给你打包送过来。他们的磊落、热情、善良、勤劳、大方。我们在射洪和亲人们你来我往。虽然他们不是特别的富裕,但是是非常重视这些礼节来往的。因为这是源自于,几千年来的优良传统,和厚重的文化底蕴。


在将要离开射洪的最后一天里,秀云表妹带着我们一家来的了射洪油菜花基地,在那里美美的玩了半天,这里气温高,漫山遍野都是盛开着的,美丽的油菜花,它象征着幸福,美满和富裕。老伴慧子和表妹秀云又重温了儿时的回忆。他们和表哥一起下河摸鱼,一起骑自行车,去县城里的嘻戏。互相勉励在行将老去的路上互道珍重,愿我们的子孙后代,超过我们。姐妹之间的话题说不完。亲情之间的家常永远也道不尽。回家的路上约定明天一早来她一早上来送我们。


今天晚上是我们在射洪县(市)的最后一个晚上,幸福的时光总是这么的短暂的。几天时间还没有感觉到呢,就很快的过去了。如果不是儿子要赶回去,如果不是孙儿们要开学了。我和老伴一定会在美丽的射洪住上一段时间。好好的体验一下如诗如画的风景,独特的人文,当一回陶渊明,当一回杜甫。再去金华山凭吊文人的榜样,伟大的诗人陈子昂先生。


当晚大表姐和姐夫,就是去过新疆的医生。在一家很有特色和名气的百年老店,吃了一桌地道正宗的射洪砂锅菜,也是川北菜。那可是真的香啊!还有20年前的沱牌曲酒,味道堪比茅台呀!让我至今难忘,只要一想起来,就直流哈拉子。第二天一早亲友们纷纷来到了酒店门前为我们送行。老伴慧子和她们说着惜别的话儿,难舍难分。亲友送了的射洪土特产,拉了满满的一越野车。除了坐人外,连座垫下面塞得到处都是,许多的东西都装不下了,我硬是挡了回去。


感谢亲友们的深情厚意!感谢我逝去的岳父大人!你的家乡太美了,还有那山,那水,那人。我的收获特别多。小城的故事永远说不完。再见了川北一家人!再见了射洪。


感谢您的欣赏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