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镜模特:艺坨

摄影作者:老男孩

文字作者:🦋小雅依然🦋


这几天,脑海里经常出现一个微驼的身影,站在家的路口,时不时用手遮挡前额,极目远眺…


企盼着远在他方的孩子能够出现在自己的面前。只见那身影忽远忽近忽明忽暗,在路口蹒跚着蹒跚着……


真真是:白发氤氲思儿苦,褶皱难阻泪滴落。儿啊儿,叹你归来时,爹娘已是垂老迟暮!——题记

上周六友发过来视频,当时我正在厨房做饭,听见电话急促的铃声,我急急忙忙擦干手走进屋,拿起电话接通。


“妮儿!你忙吗?”


啊秀秀…没事的我做饭呢 有事你说。”


看着她一脸愁容的表情,就知道她一定是遇到了烦心事,我的心也随着纠结了起来。

谁知,我不问还好些,一问之下,就见她双手掩面轻轻的啜泣了起来。


“亲爱的,别哭好吗?到底咋了呀!是澳大利亚的这次火灾波及到你的住所了吗?……”


“呜呜呜……”


“艾玛!这咋还越哭越厉害了呀!你可别嚎啦!有啥事你到是说啊?哭的我都懵圈了!再不说我可挂断了哈!”


“人家都哭这样了,你咋那么狠心呢!你忍心挂断吗?让我哭一会儿能咋滴


啊!”情绪稍微平复后,这家伙还不忘矫情的怼着我。


“嗯嗯…好了好了姑奶奶,我错了,你咋做都对,赶紧告诉我啥事,让我们的女汉子哭的鼻涕拉虾的?”

“妮儿,我家“老公主”又病了,这次特严重,怕是挺不过去了!”


“啊!啥时候的事啊?那现在你回不来谁

照顾她呢?”


“嗯,说这话也就是头半个月的事,那天养老院的护工给我打电话,说妈妈的胃不舒服,好几天都不爱吃饭。听后,我急忙在这边用电话联系了市医院的朋友,检查完说是胃部有阴影得进一步观察,然后直接就住院了。你不用担心哈!现在我舅家的那几个孩子轮流值班呢!”


或许是她语速太快的原因,等我完全消化完她话里的内容后,心不由得狠狠地坠了一下。

“艾玛!这么大事咋才跟我说啊!”


“嗯,知道你身体不好,我怕你跟着着急,就没敢跟你说。”


“艾玛!老公主今年咋这么琐碎啊!刚刚把摔坏的胳膊养好,你说你才回那边几个月啊,现在又得病了,可真愁人!”


“就是啊!我现在想回又回不去,在这边干着急,好在国内的朋友们都很给力,关键的时候求谁都不打奔儿的帮忙。”


“可不是呗!好朋友就该如此。你说你赶上这次疫情回不来,老妈一个人在国内,有啥事可不就得大家伙帮忙咋滴。”


“对了,老公主现在咋样了?话说回来哈,你也别太难过了,人啊!年龄大了,生老病死是常态,咱们做儿女的就要有点心里准备,凡事只要尽心了就行。”

是啊!有的时候人的情感就是这样的,一旦承受不住太大的压力,只好给自己找个出口。哪怕是对别人倾诉一下,也能起到缓解乃至释放的效果,这个时候,更加需要好朋友的心灵抚慰。


安慰的话无须太多,只要静静地听着就好,于是,我默默地一边听着她的哭诉,一边心疼的看着她。秀秀的眼里,氤氲出些许的无助跟凄惶。


“唉…我求医院的朋友在老公主的病房里安了个摄像头,一直用手机看着她。说实话,看着被病痛折磨的老娘,每天只能用导管插进嘴里吃点流食,把我的心都疼抽抽了,嘴里的大泡是一茬接一茬的。”


“艾玛!你可别倒台子喽!让你老公跟孩子多陪陪你吧!你得这么想,遇见这事,就算你在老妈身边,你也是干着急。再说了,还兴许老公主她老人家福大命大没事呢!”


“唉…想想老娘的一生,真的就跟着我遭罪了,如果没有我,就凭我爸的级别,根本就不会回到咱们那个小城市去。”


随着友的一顿唠叨,我的脑海里浮现出刚跟她认识时的情景。

“老公主”,原本祖上是满清镶黄旗,要是赶上那时候,也是位正儿八经的格格。高小毕业后,经人介绍嫁给了一身军功的爸爸,随军守护建设现今河北的邯郸城。


友有三个哥哥,爸妈就她这么一个姑娘,那真是掌上明珠般娇惯着,都已成家的三个哥哥就像对待自己的孩子一般,对这个晚来的小妹妹也是溺爱的很。

那年,友高考失利后,一直郁郁寡欢,对啥都毫无兴致。最后爸妈毅然决然的提前离职退休,带着她回到了东北妈妈的老家。刚回到这边,没有房子没有工作,啥啥都没有,后来爸托关系给友找了单位。我们就是从那时候认识的。


再后来经人介绍友认识了她老公,接下来,两个老人就心甘情愿的为友带她的宝啦。


九十年代,下岗的潮流让友一度失去了方向,不忍心让爸妈帮忙带宝宝,再倒贴家里的生活费用。于是,就做起了小商贩,直到宝宝上初中那年,年迈的爸爸去世后,友安顿好孩子跟老妈,两口子当上了北漂一族。

生意一点一点的做大了,其中的艰辛不言而喻。所幸,孩子在老公主的培养下考上了北方一所比较牛的大学,友及家人都特高兴。高兴之余,一心向往国外生活的友,为了自己的理想,又在一年后去了澳大利亚打拼,孩子大学毕业后,在澳洲站稳脚跟的友直接把孩子接出国门。


原打算接她家“老公主”一起出国,奈何老人家故土难离,最后实在没办法,只好给她找了家最好的养老院,又特意在中介公司雇了二十四小时的一个贴身保姆。从此,老公主真的享受着格格般的待遇。


毕竟年龄大了,去年老公主八十八岁了,下楼的时候,不小心把胳膊摔坏了,友急忙回国照顾,哥几个轮流伺候着,总算将养的差不多了,澳洲那边有事就回去了。本打算过了年再回来一趟,谁知一场疫情,活拉的让计划泡汤了。如今又出现了这种情况,真真替她着急。

“妮儿,你家宝贝大二了吧!还准备让她来这边不了,如果她也想念墨大的话可以住我家。


友的一声急问,打断了我的回忆,我连忙回应。


“哦,秀秀,让我再想想好吧!对了老公主这边有啥需要用我的,你千万告诉我一声,我一定会尽力而为的呢。”


视频挂断的那一刻,我傻傻的坐在沙发上,说实话,好久以前我就有了想法,或许我自私了些,如果将来的将来,我真的宁愿孩子学习不那么好,真的不想她飞的太高太远。


想到这些,我的心不免像被揪了一下,不由自主的疼了起来。是啊!老公主这代人的今天何尝不是我们的明天!

作者 : 小雅 , 典型的七零后,自由笔者。端的了锅铲,拿得了笔杆,不为书而书,只为抒而书……

作者:依然 ,愿用一支素笔书写不一样的人生,用文字抒发不一样的情怀。让繁杂的烟火在笔下变得恬淡静宜……

郑重声明:此文是艺创文学原创文字,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刊发公众平台,严禁盗用,请尊重作者,维护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