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伊始,寒气逼人,江南的梅花也陆陆续续开放了,可惜就是无雪为伴。说起雪中梅马上就想到宋人卢梅坡写的《雪梅》两首诗“梅雪争春未肯降,骚人搁笔费评章。梅须逊雪三分白,雪却输梅一段香。”和“有梅无雪不精神,有雪无诗俗了人。日暮诗成天又雪,与梅并作十分春。”是啊,雪因梅,有了春消息,梅因雪,更其显风骨,然有梅有雪无诗便也不雅。此时节赏雪、赏梅、吟诗才会把日子过得充满情趣。历代写梅的诗词不少,诗人托物言志,表达胸中意趣,最近看清人顾贞观的《浣溪沙·梅》“物外幽情世外姿,冻云深护最高枝。小楼风月独醒时。//一片冷香惟有梦,十分清瘦更无诗。待他移影说相思。”一眼看过就难以忘怀,其中“一片冷香惟有梦,十分清瘦更无诗。”这两句最精彩,两个量词把梅的瘦骨、暗香被表达的极其完美,香得淡,瘦得雅,“待他移影说相思”又将对梅花的喜爱赞赏,表达的十分精确。但我更喜欢润之先生的《卜算子·咏梅》“风雨送春归,飞雪迎春到。已是悬崖百丈冰,犹有花枝俏。//俏也不争春,只把春来报。待到山花烂漫时,她在丛中笑。”此词运用比、兴手法写出了梅花坚韧个性和谦逊品格,完美体现了“诗言志”的境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