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影:古艺 文字:轩雨

风烟起,竹帘卷,在水意幽然的弦上。抬眸,听那一顿一扬,想那水袖红妆,无风也无月,无怨亦无嗔,无情却似多情。往事浓淡,色如清,已轻。

梅园里牵手相见,或莲步轻移,或流苏慢摆。斜阳下的那把油纸伞,温亦笑盈盈,情亦意切切,醉人美心。胭脂水粉,淡施得腮儿红、眼儿媚,漫舒水袖,绕指缠绵,把一段聚散揉进妩媚的心间。

韶华像潮水般拍岸而来,将湄水彼岸渲染成一抹蓝,疏烟轻袅,笼住一汪染蓝的心事。云烟散去,又聚拢,那些深深浅浅的蓝,便浓了又淡,淡极反浓。回首山河岁月,有一种美百转千回。

从晨起到暮落,一花一木一人一曲,不知蹉跎了多少岁月。演一出脂粉油彩的悲欢离合,梦一场假假真真的梦里梦外,纵使秦砖汉瓦被尘风掩埋,江山如画,英雄独为红颜醉。

青衫鼓荡,水袖飘忽,一个转身,几步圆场,人生如梦亦如戏。朱唇轻启,吐气如兰,一娇羞,一爱恋,情深意长。今昔,往昔,一曲霓裳羽衣舞。魂兮,梦兮,几时明月共婵娟。

一样花开一千年,独看沧海化桑田。轻摇纸扇,低声细语,有些记忆,深埋在心底。爱光影,爱生活,人生路上多了份回忆和铭记。最是人间留不住,朱颜辞镜花辞树,聚散浮沉,人生无常,惟愿珍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