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希望我是三月的春雨,落在梦里的江南,落在你们的花园,借江南清风婉约和你们谈诗论画,有幸结识廖老师您,真是开心。

一一知秋

知秋知心知音


廖正夫


《一叶知秋》是我最新创作的美篇,里面汇集了我对知秋美篇的点评,还把知秋对拙作的几则赞许之词也收了进去。12月29号晚上写好,30号上午我便迫不及待地发给了她。当时知秋正忙得不亦乐乎,根本没功夫看。但她依然抽空给我回了条短信:“老师,今天我会写一篇有关您的。”

我完全理解知秋的忙。想当年我退休之前,每天上午都在给学生上课,从一个教室走到另一个教室,手忙脚乱,哪里有功夫顾及其他事情?更何况现在的职场,比我们当年要忙多了。

到了晚上,知秋突然连续两次给我发来急件:



“老师,实在抱歉!抱歉!抱歉!我真是太大意了,但也说明你我真乃“心有灵犀”。你昨日写的《一叶知秋》(今日早上发给我的),当时忙于接待,看了文章封面(没有看标题和作者,更别说打开了),以为是前日写的文呢。我有个习惯,只要我点开的文章,我一定会带着虔诚认真的阅读,所以我一般看文字都在晚上,也只有晚上才属于我个人的时间,白天基本是忙于乱七八糟的烟火。这不,刚打开你的这篇《一叶知秋》,简直让我激动………想法太想似了!我本来给您留言,就是想按照这个思路写的,哈哈😄感动😭感恩,也罢,我在您此文的基础上,晚点再加点我个人看法吧。谢谢您🌹🌹🌹❤️❤️❤️”

知秋在字里行间流露出来的激动和喜悦之情,也深深地感染了我,我连忙回信说:

“知秋,好高兴我们的思路相同,真是英雄所见略同,真正的知音。你这么忙,就不要勉强自己。能写则写,不写也没关系,虽然我真想看你的文字。”


  

就怪我最后一句没说好。因为这句话,害得知秋一夜无眠,从晚上十点半写到今天凌晨五点半。我真是罪孽不轻啊。自己进入甜蜜梦乡,却让知秋写了个通宵,太不近人情了。

今天清晨我拿起手机一看,知秋竟在凌晨五点半就给我发来了她的新美篇《红尘缘续诗书客,可问君吟第几篇?》。这个美篇把我的《一叶知秋》全部包含进去,共9400余字,要半个多小时才能读完。我惊得目瞪口呆,知秋,你真是太厉害了!


知秋在她的新美篇中说;

“谢谢廖老师给我如此高之赞誉,知秋几乎流泪了。是这个世界待我不薄,把风花雪月安置在我的身边,人们对女子最好的赞赏往往是才情,我的理解女子最好的才情就是温暖。我们首识于红楼的古卷,就像蒋勋老师所说,我把它当成佛经去读,能细读红楼的人,我相信他内心的纯净和安暖,如你,静静地馨香飘散。

“阅读廖老师的文字,仿佛置身于宋代的冬雪里,目光总会收获一道风景,心底不时泛起一阵暖流和古意。总认为廖老师的文字是南方佳丽,从您的字里行间可以读出西湖边垂柳上的莺啼,小桥流水的一伞烟雨江南。您的文字行间总会生长出某个黄昏,此刻我的想象里会有一位佳人,缓缓走过一条梅枝横斜出墙的小巷,我想一定是。

  知秋接着说:

“于我,笔耕,之所以不倦,正因为在美篇有如像您这样的很多老师,带我到这个芬芳的花园,唐风宋韵之中,书香翰墨为伴,往返留连。你们的才情和温暖让我受益匪浅。其实我们都是彼此眼中的风景,我们都有一双渴望欣赏美的眼睛,我相信,在这个美丽的百花园,我们会心手相牵,墨香文苑。

“多希望我是三月的春雨,落在梦里的江南,落在你们的花园,借江南清风婉约和你们谈诗论画,有幸结识廖老师您,真是开心。您点评过我的《草原情思》,这里的星星最亮,这里的月亮最圆,顺着马奶酒的香醇我找到最初的依恋;这里的草儿最绿,这里的花朵最艳,沿着马头琴的悠扬我听到深情的呼唤。恋你眼清澈、恋你水蜿蜒,恋你这如画的纯净蓝天,如果我是天边那朵白云,草尖儿上的露珠是我滴落的思念。


  知秋还说:

“廖老师您的解析文字功力了得,不止你对《深情落笔迷离夜》、《从无岁月可回头》、《十月随笔》、《不悔人间一段缘》……解的好,知秋的名字也被你看穿了。感谢您的支持和鼓励,有您的阅读,知秋的文字才有意义。”

  读到这里,我感动得热泪盈眶。从来没有人这样详细地评说我。只有知秋才这样信任、这样赞誉我,把我的文章比作江南佳丽。知秋、知心、知音,真是名符其实啊!

知秋此刻的文风是温柔、温和 ,恢复了女性特有的温情,与知秋平时犀利的文风完全相反。记得我以前曾劝过知秋把心放平和些,不要锋芒太露。我担心那段话会惹知秋生气,因此没敢把它选进《一叶知秋》里。但知秋却把它放到自己的美篇中了。这让我又惊又喜。我的那段话是这样的:

“谢谢知秋美友为拙作《茶话短说》点赞。刚才看了你的《闲说教养与有缘人》,很是喜欢。

知秋把美篇比作“开放的私家花园”,把文章比喻成自己精心栽培的花草。这两个比喻非常好,非常恰当,令我佩服。知秋以女性的敏感,极力呵护着自己精心护理的花草,像母亲呵护孩子一样,这种心情我完全理解。不过,花开得那样美丽,肯定会引来游客观赏,许多人会发出由衷的赞美。只要不是有意作践或摧残,我们大可不必在意别人怎样说。知秋美友,在心态上放平和些,这样或许就会轻松些。

张九龄的那首感遇诗,或许可以给我们一些启发:

兰叶春葳蕤,桂华秋皎洁。

欣欣此生意,自尔为佳节。

谁知林棲者,闻风坐相悦。

草木有本心,何求美人折?

后来你将话题从美篇转向人生,我知道那些话都是有感而发。由于不知情,所以我就不敢多说了。总之,我希望知秋美友快乐开心,培育出更多美丽的鲜花来。”

  知秋曾在《临江仙. 思草原》一词中说:“遥望草原情亦狂,纵横驰骋苍茫。” 其实我们看知秋的文章,就像欣赏她在草原纵横驰骋一样。她一会儿跃马扬鞭,一会儿信马由缰。她是那样轻盈,那样洒脱。而自由与洒脱正是她的文章的风格和特色。跟着她,你会发现开满鲜花的草甸,观赏世上罕见的美景。

在发给我的美篇里,知秋结合自己的创作历程,对自己进行了严格的审视,进行了深刻的自我剖析。知秋说自己是一个内向、孤独、不善言辞的人。但文如其人。从知秋的文章中我们知道她是一个襟怀豁达、真诚善良的人,是一个感情细腻、重情重义的人。她才华横溢却为人低调。她笔锋犀利,但那只是她的一种本能的自我保护方式。她善解人意,但也渴望理解和关爱。她其实是一个对工作、对生活都极其认真的姑娘。正如她自己所说:

“工作,搭档,同道,生活,健身,时尚,择友,美篇,只要能做到的点滴,样样做到极致。如若无法极致,最底限度,便努力做到尽所能的好。”

虽然知秋阅历丰富,从容淡定,但也不乏幽默感。例如,当我在文中说,知秋与黛玉有些相似。黛玉虽不会编剧本,但若论写诗作文,与知秋有得一拼。知秋连忙在旁边注解道:(老师太抬举我了,有地缝么,我要钻进去。知秋注)几次看到这里,我都为知秋的幽默忍俊不禁。

  

知秋的语言像诗一样优美,我常常怀疑她的词汇为什么这样丰富。她的许多文章其实就是散文诗。看着她那些清新可人的排比句,我真想大声地读出来。知秋在文章结尾时说:

“感谢那些能用文字传递温馨和温暖的人,即使我们的生命只有一季,也让它尽力丰盈。我希望我的心田因有你们而花香鸟鸣。真好,你们就是我花园里缕缕清风。”

知秋的美篇发表后,立刻被评为精华,受到读者的高度赞扬。一位名叫晓荷独雨的美友留言说:

“刚刚拜读了两位老师的匠心之作。知秋老师是难得的眼界、文笔双绝的女神,所写的文章有情境、有情怀、有情趣,或能引人共鸣,或能发人深思。廖老师评论功夫了得,说出了许多象我一样热爱知秋老师作品的美友的想法。向两位老师致敬致谢,也遥祝两位老师新年快乐🌹🌹🌹🍵🍵🍵

看到这位美友的点评,我非常高兴。知秋,你呢?


2020年12月31日

於广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