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女性身体为“器皿”,是地方陋习,还是文人以性牟利的恶趣味

历史痴

</h3></br></h3></br><h3>在小说《白鹿原》中,田小娥是个“罕见的漂亮女人”,而且勉强算是出身书香门第,她的父亲是清末的秀才。</h3></br><h3>如果放到现在,田小娥定是许多人心中的“女神”。</h3></br><h3>可是,在那个吃人的旧社会里,田小娥被自己的亲生父亲给卖了。</h3></br><h3>田小娥的第一个男人姓郭,是前清的举人,也是远近闻名的富人,按照书中描写“下了将军坡,土地都姓郭”,可见郭家的阔绰。</h3></br><h3>

<h3>按理说,嫁到这样的人家,田小娥应该是幸运的。</h3></br><h3>可是别忘了,她是被父亲卖到郭家的,而且是做小妾。</h3></br><h3>这还不是最可悲的,更令人窒息的是,田小娥这样一位女性,每天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希望等来老爷的临幸。</h3></br><h3>

<h3>却不料,郭举人对她年轻姣好的身体有特别的兴趣。</h3></br><h3>每天晚上,郭举人都会让田小娥将3颗干枣塞到阴部,以阴水滋养。</h3></br><h3>第二天早上郭举人起来了,田小娥再把枣掏出来、洗干净了,服侍自家老爷空腹吃下,这就叫“泡阴枣”。</h3></br><h3>这种“泡阴枣”有什么用呢?</h3></br><h3>田小娥自己似懂非懂,她后来的丈夫黑娃,刚进郭举人家做长工时也完全摸不着头脑。</h3></br><h3>

<h3>直到一天晚上,长工头李相一脸神秘地考校黑娃:</h3></br><h3>“黑娃,你看咱们主儿家六十多快奔七十的人了,啥脸色?红堂堂;啥身板?硬邦邦;说话像敲钟,走路刮大风。你说人家为啥这么结实?你要是猜着了,我把一年的薪俸全给你;你要是猜不着,罚你天天晚上取尿桶,天天早起倒尿桶。”</h3></br><h3>黑娃这个没见识的农家娃自然猜不透。</h3></br><h3>当头儿告诉他这是因为郭举人每天都吃“阴枣”时,他依然无法理解。</h3></br><h3>

<h3>就好像他不理解他们口中所谓的“四香”:</h3></br><h3>“头茬子苜蓿二淋于醋,姑娘的舌头腊汁的肉。”</h3></br><h3>不过也不是完全不理解,头茬子苜蓿很香,二淋于醋也香,腊汁的肉更香,这些黑娃都尝过并十分认可。</h3></br><h3>但“姑娘的舌头”为什么比这些美味还香?</h3></br><h3>他是想坏了脑袋也想不明白。</h3></br><h3>不仅是黑娃不明白,相信很多同我一样的读者也想不明白。</h3></br><h3>至少,我自己在看到郭举人以黄花闺女田小娥的身体做器皿泡“阴枣”,并且洋洋自得的时候,会忍不住一阵的恶心,这是对女性尊严的严重践踏。</h3></br><h3>我不知道这种行为是一种地方陋习,还是出于《白鹿原》的作者本身的文人某种以性牟利的恶趣味。</h3></br><h3>为什么会有这种疑问?</h3></br><h3>因为这种事情并非《白鹿原》独有,在另一部非常优秀的长篇小说《废都》中,主人公庄之蝶与郭举人有着类似的癖好。</h3></br><h3>

<h3>不过庄之蝶吃的不是“泡枣”,而是“泡荔枝”。</h3></br><h3>更为巧合的是,《白鹿原》和《废都》描绘的都是陕西地方发生的故事,他们的作者也都是陕西地方上的人。</h3></br><h3>所以,难免会让人有这么一个疑问:</h3></br><h3>这种以女性身体为“器皿”泡阴枣、泡荔枝的行为,是否属于一种地方陋习?</h3></br><h3>另外,无论是《白鹿原》中的郭举人,还是《废都》中的庄之蝶,他们都是当地有文化、有地位、有见识的上流人士,却为何会有如此糟糕的癖好?</h3></br><h3>带着这种疑问,我去查了相关的资料,结果惊奇地发现。</h3></br><h3>原来古书上还真有记载这类行为,只不过,都是出自神话传说,以及小说家言。</h3></br><h3>“阴枣”还有个学名,叫做“牝甘”。</h3></br><h3>比如东晋《拾遗记·周穆王》中就有记载:</h3></br><h3>西王母拿出“阴岐黑枣”“千年碧藕”等珍奇款待周穆王。</h3></br><h3>另外,清代小说家的作品《夜雨秋灯录》中讲了一个“巫仙”的故事,也提到了强盗的女人自称“喜食牝甘”。</h3></br><h3>

<h3>如此看,《白鹿原》田小娥给郭举人泡“阴枣”,《废都》中庄之蝶喜欢吃“泡荔枝”算是有出处的,属于传统封建思想的遗毒,而并非陕西一地的陋习。</h3></br><h3>作家陈忠实与贾平凹不约而同地在自己的作品中描绘这种封建糟粕,我相信也并不是因为所谓文人“以性牟利”的恶趣味。</h3></br><h3>更多的应该是出自对遭到了封建礼教的束缚和戕害女性的同情,从而控诉旧社会对女性的压迫。</h3></br><h3>所以,在书中田小娥对自己不公的命运进行了反抗,这就是诠释了“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h3></br><h3>一开始,田小娥的反抗只是表现在对“阴枣”本身。</h3></br><h3>她趁郭举人不备,悄悄地把阴枣掏出来,扔进装满尿液的盆里。</h3></br><h3>不知就里的郭举人,反而夸她这“阴枣”泡得好。</h3></br><h3>当这种小小的报复得逞之后,田小娥又有了进一步的动作。</h3></br><h3>

<p>她开始大胆追求自己的幸福,追寻人性中最根本的欲望。但是欲望往往没有节制,故而除了郭举人之外,她与黑娃、鹿子霖和白孝文几个男人都有牵扯。</p><p><br></p><p>于是,黑娃终于知道了,为什么“姑娘的舌头”比腊汁的肉还要香。</p><p><br></p><p>只可惜,在《白鹿原》小说中,美丽的田小娥虽然逃离了郭举人家,嫁给了珍爱她的黑娃,最终却被公爹用一把梭标结束了她短暂又悲惨的一生。</p><p><br></p><p>因此,有人把《白鹿原》称作一部民族史诗,它不仅控诉传统礼教吃人的真面目,更展现了时代变革中新一辈对老一辈的挑战与决裂。</p><p><br></p><p>由此发生的一系列悲剧,让人既难过,又着迷,让人读后久久不能忘怀。</p><p><br></p><p>现在未删节的完整典藏版《白鹿原》上架百度,感兴趣的朋友一定不要错过,点击下方商品卡即可获得!</p><p><br></p><p>同《白鹿原》中的田小娥的惨死相比,《废都》中为庄之蝶“泡荔枝”的女人们又会有怎样的结局呢?</p><p><br></p><p>贾平凹的《废都》因为描述过于露骨,虽在短时间内引起轰动,但随后就面临了出版困难,多番删改之后,终于在沉寂了十几年之后再次面世。</p><p><br></p><p><br></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