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摄影:流浪摄女

  很多人以为重装户外是很快乐,一玩最少2天以上在山里溜达看风景,而且都是常人无法去的地方,玩的开心,玩的潇洒,的确我也认为是快乐的,但是快乐的背后是自虐艰苦徒走,需要承受来自各方面的因素,如天气的变化、体力的影响、环境的影响等等。

这次马吉克古道穿越,两座城市共七人报名(其中有两位第一次见),是我徒步以来人数最少的一次,也是我徒步中下雨最长的一次,也是我徒步自虐中差点让我的生命永远停止呼吸的地方,想想都后怕,答案我会在此文中详写经历。

需要二天时间穿越,时间是2011年的6月18号和19号。山里的天气好坏一点都不知道,就像娃娃脸一样,一会睛,一会阴,一会下雨,所以决不能有侥幸的想法,用于重装雨披必须携带。

10点40分到达徒步起点,我们先顺着有下坡又有上坡的公路走,走了一会就下起小雨。

看到河床边的树被水冲的连根拔起,说明山里的雨下的不小。

雨停了,驴友在为户外小羊军团公益救援挂牌。

看到这牌就知道挂牌的驴友挂的位置高度不低。我们的领队做事认真。

行姿。

  12点左右偶遇牧民,让他帮忙拍的合影,哇,顺便说说我们七人,其中有两位走过博格达峰;其中有五位走过车师古道;其中有四位在2011年就走过天方夜谭深藏天山的天湖(乌兰克萨德克诺尔)。

路上风景。

用石头砌筑的房屋。

嫩绿的植被。

13点10分左右,下起毛毛雨水,到了吃午饭的时间,搭起炉子烧开水,周边处处是野芹菜,摘几根放进锅内,烧出来的汤非常好喝,吃过饭后继续前行。

野芹菜。

饭后走了1个多小时,14点25分走到这里,河水声很大,水流速度很激,雨下个不停,走在顺着河边松动的戈壁石掺杂着泥土坡,也就是走在河水与戈壁石的分界线上,还带着坡度。

小心翼翼地走,滚滚的河水在我们的左边,河水声很振耳。

走在有戈壁石的地方,每迈出一步都要小心雨中湿的地面被打滑。

这就是户外专用重装雨披。一路上非常艰难,身上背着重装,雨披穿在身上不透气,衣服被汗水湿透,没有被雨披遮挡的包括鞋表面也是湿的,只有背包里所有东西保护的好。

走在简易原木桥,说是桥,其实是两根原木搭在两对岸上。

一路上遇见这样的“桥“好多个。一会走在河的左边,一会走在河的右边。

大地、树木和天空都处于湿漉漉状态,好不容易在松柏树下休息一下,地方不大放了包人就会在雨中淋。

雨中的风景。

小雨转眼中雨了,一路上一直走着,走到17点多钟好不容易找到一处即安全又可扎帐蓬的地方,冒着雨扎好了帐蓬,雨渐渐变成了毛毛细雨。时间还早,发现帐篷外周围有很多的野草莓、野木耳、野蘑菇,我边摘边吃着野草莓。

遍地的野生草莓,非常好吃。

捡的野草莓。

野蘑菇。

野生木耳。

  两位驴友捡了很多的野蘑菇,并用河水洗的干干净净,蘑菇看着白白嫩嫩,能闻出一股蘑菇香味,驴友中有一位中医,会鉴别有毒无毒的蘑菇,细心检查看完后说没有问题,就这么细心还是出了问题,问题不是出在野蘑菇,而是野木耳中毒。

中毒经过是这样的,领队躲在松树下为我们煮起了蘑菇汤,另两位驴友是一家人,所以同时两锅蘑菇汤在烧,过了一会,领队喊着:“热腾腾的蘑菇汤好了,快来喝”,我们陆续地躲着雨来到领队跟前,我是最后一个钻出帐蓬,要了两勺汤(户外专用勺),汤色为香菇汤色,上面浮着绿色的野芹菜,看起来让人很有食欲,我大喝了一口,感到非常非常苦的比吃黄莲还要苦,另一锅的两位驴友,他们大声对着我们说:“我们的蘑菇汤口味很好,不苦”,我又小喝了一口,证明了不是我的口味有问题,的确太苦了,有驴友说:“领队,这汤怎么这么苦啊”,我也跟着确认,我们四位驴友都眼巴巴地看着领队,因为他为我们煮汤冒着雨,地面湿透无处可坐,而且等待水开蘑菇熟的这个时间里他全是蹲着,我们怎忍心当着领队的面将汤倒掉呢?领队听着我们说苦和看着我们的表情,也品尝了一下,这才感觉是有点不对,说“不喝了,倒掉吧”,我们神速般地全倒掉了。

半个多小时后,第一位喝汤的驴友开始有反映了,上吐腹泻腹痛,蘑菇汤中毒了;接着第二位、第三位、第四位、第五位,我也没有逃过这一难,喝这一锅蘑菇汤的五位全部中毒,天也黑下来了,雨不停地越下越大,打在我的帐蓬上,头晕、恶心、上吐腹泻,全身有说不出的难受,除了雨声,还不断地耳边传来驴友们的呕吐声和脚步声及雨声,领队自己也中毒了,但还忍着身体不适照顾着我们四人,不停地喊叫着我们,并让我们注意中毒后的事项,给了药吃,一晚上不停地在喊叫着我们,怕我们会睡死过去,我迷迷糊糊半睡半醒到凌晨2点多钟,身体又有另一种感觉,每月一次的大姨妈来了,我点亮头灯,取出备好的卫生巾,钻出帐蓬冒着大雨,胆量也强大了,深一脚浅一脚地消失在松林中。

进入帐蓬后就再也没有停歇过,躺在帐蓬内,能感觉到身体下帐蓬底部有雨水在流动。头灯一直开着,一会晕晕乎乎进松林中,一会钻出头部在呕吐,连胆汁都吐出来了,折腾的再也没有睡觉,也怕睡死过去。

今晚的夜太漫长了,帐篷外一片漆黑,从未有过的户外恐惧在我脑海中闪动,生命就这样要结束了?我还有好多好多事还没去做呢,翻来复去,幸好帐蓬质量好,帐篷地下垫着塑料布,帐蓬内没有漏雨,就这样好不容易熬到天亮。

  天亮了,雨一直下个不停,也有盼头了,我们都在各自的帐篷中大声互喊着问候报平安,都有些兴奋地聊着,至中午12点多钟,雨点小了且慢慢地开始停了,我们五人的头晕、恶心、呕吐、腹泻等症状基本上消失了,好在我晚饭吃的少,汤也喝的少,我速拆帐蓬,将湿漉漉的帐蓬打成包,眼望另一位女驴友的帐蓬,我才知道她的帐蓬顶通风盖没有带,用两件雨披搭在帐篷上都没有遮挡好,雨还是漏进帐篷内,一晚上睡在雨水中。

14点30分钟流水声很大,河床里滚滚汹涌的水打在岩石上,要攀岩,岩石带着雨水,每走这段的驴友都先检查一下装备背好了没有,鞋带系好了没有等等,检查完后很小心翼翼地脚踩稳手抓好凸起的岩石后,再向前一步一步地走,全部七人安全成功。

返回的途中,一路很艰苦,有险路,还要过好几个河流,水流很急,一路上听着咕嘟咕嘟的声音,原来是河水里的石头被水冲滚动的声音,好在雨渐渐地停了。

我们七位驴友体力都好,所以在这恶劣天气下没有存在拖后脚的,徒走的很顺利。

15点钟左右雨中行姿,简易的原木搭建过河。

哇,领队不愧是好领队。

哇,这位驴友很棒,为他乐于助人团队精神点赞。

需要过河,领队在寻找合适位置。

快要出山了。

河水挡着了我们回去的路,只好休息一下。这次马吉克古道线路是我们户外徒步的最后一次,因为2012年修好水电站,此路不通不适合徒步,但为这次之行画上了圆满的句号。

因为洪水太大冲跨了路,来了挖掘机,我们顺利出山。

可以看出山上昨天的雨有多大了,牛过河都很吃力。

此行始终走在雨中,天气灰蒙蒙,照片拍的少拍的不怎么理想,但是都是珍贵的照片,驴友们再也无法亲身走到和看到马吉克古道。在这里感谢领队,有些照片是他提供。

再见了马吉克古道,再见了我的驴友,虽然有的驴友在这次徒步中相遇后,再也没有见过面和联系,但这里有我们曾经的难忘经历。

结来语,一来写出户外经历的故事让更多的朋友了解户外,自虐要选择适合自己的线路;二来写出让喜欢户外和即将走进户外的朋友们提个醒,在户外中不要乱吃野生食物,生命只有一次且珍惜;三来参加户外前一定要仔细检查一下所带的装备是否齐全。部分照片由领队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