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十一月底最后一天,我们马不停蹄的从婺原赶往皖南塔川來欣赏她最美秋色。


在景区入口处当地老乡遗憾的说:你们來晚了,枫叶掉光了,景区明天就关门了。我们的热情立马被一盆冷水浇了个透心凉。懊恼、惋惜、自责、无奈,那种心情无以言说。自责没有做好攻略,懊腦在婺原玩的太久……


静心一想即來之则安之,看看枫叶过后的小山村也是不得己之选。但走入塔川一下就欣喜若狂……

塔川在皖南距宏村仅二公里。粉墙黛瓦,飞檐翘角的二三十幢古民居依山而建,层层迭迭,错落有致,远远望去,就好像一座塔,藏身在山谷之间,掩映在浓荫丛中。而在村中有条清澈小溪穿村潺潺流过,因而得名塔川。小村因有“川”而富有灵气,清溪因穿“塔”而更显活力。

人们都说看秋色看枫叶要去北京香山、四川九寨沟、新疆喀纳斯、皖南塔村。我有幸都去过,各有各的特色,各有各的美。


香山是层林尽染、五彩斑斓、连绵起伏的山脉像铺满了一匹匹彩缎。九寨沟、喀纳斯的美丽秋色更像仙镜,有不食人间煙火之仙气。而塔川无论是村头巷口、粉牆黛瓦、飞擔翹角的民居或是田间乡野,除去斑斓的秋色,更有人间煙火气。

  黄花独带露,红叶已随风。

塔川背倚高耸云端的黄山西南余脉。


初冬深秋的季节站在塔川彩色灌木叢中放目远眺;远处重山似一幅或浓或淡的水墨图。在云轻淡霧中,山下重重叠叠的粉牆黛瓦、飞檐翘角的民居一派祥和宁静。随手一拍即一幅诗意中国画。

沿着曲折的小路在田野间倘祥,穿行在静静的田野听秋风吹动枝头,看彩叶随风飘落,欣赏着如画的美景。

这晚秋初冬的静美也是一种人间大美,让人们躁动的心归于平静,使人忘记了生活中的烦恼。别惊扰了这片安详与恬静……

深秋初冬的塔川,虽没有了艳丽色彩,但她的淡雅妆容也足夠让妳欣喜!


行走在古村落之中,无论你走到哪儿,看到的都是泛着深秋之意的色彩。殘留彩叶有时它静立在枝头,看着你走过层层叠叠、错落有致的古村落;有时它又会轻轻飘落,围绕在你的身旁;有时它也会枯黄地落于地面,为大地铺上一层诗意的地毯。

秋,从来都是静美无声,缤纷的落叶,是深情的呢喃,温情的抚慰;无声的落叶,是浩瀚的想象,平静的诗篇。

沿着弯弯曲曲石板铺就的小径來到一片竹林,竹林依然像春天般苍翠挺拔,竹林中时有彩枝彩叶飘逸舞动,为竹林更添美色!

穿过竹林,依清溪沿阶而上步入塔川村。


漫步村中领略山间村民古朴纯情的生活。这里有些老房子很旧在风雨中伫立多年,大部分的路都是原始的石板及泥土路,这些见证了她的古老苍桑。这里没有市井的车水马龙,而是祥和静美。

塔川的深秋除去满山遍野的五彩缤纷,还有塔川人的秋收喜悦。稻谷场粮满仓,田野上,瓜果飘香;空气中,弥漫花香。此时此景不由得想起“十里西畴熟稻香,槿花篱落竹丝长,垂垂山果挂青黄。 ……”

此行虽没见到塔川秋色炫丽的浓妆艳枺,但那种淡妆淡枺也相宜,更静雅俏丽。这绝非吃不着萄葡说葡萄酸,而是在我眼里塔川秋色何时皆是美!

感謝您的光临惠顾与支持

 音乐:枫叶飘飘——邓丽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