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崖门古炮台 位于新会区古井镇崖门村崖门海口东边。建于清初,雍正后历代重修。炮台呈弧形,背山面海。炮位连绵伸展长达180米,组成级深3.5米、高5.5米的城墙状炮台。台基直下海边,基前垒石作防浪墙,基部用花岗岩砌筑,其上则用三合土夯筑。

2020年11月23日我们来到古炮台参观

炮台分上下两层,下层炮位二十二个和二个门洞,炮眼尺寸有两种,一是1.4×1.5米;一是1.1×1.5米,遗有四千斤清道光二十二年(1842年)铸造的铁炮三门。炮位间设隔墙,高均3.5米,宽呈倒梯形,上边2.2至3.2米不等,中部平均深2米,下边0.7米不等,下边壁上设放灯窗共17个,高0.55米、宽0.4米、深0.36米。第二层用条石置于隔墙上作通道,宽2米,石厚0.15米至0.2米。炮位21个,分别置于下层的隔墙中间,炮眼高0.9米,宽0.8米,夯土墙高1.6米,在0.6米处出一道阶级,宽0.3米,再上有了望窗和驼峰式缺口,瞭望窗24个,高0.5米、宽0.25米、厚皆0.7米。驼峰缺口45个。遗有小炮二门。


遗有四千斤清道光二十二年(1842年)铸造的铁炮三门

炮眼尺寸1.4×1.5米,从炮眼看到的海面正好一艘船走过。

崖门炮台是南宋最后一场血战坚守的阵地,高大的木棉树一直守护着这古炮台。

崖门古战场遗迹崖门,屹立于南海与银洲湖的相接处,因东有崖山,西有汤瓶山对峙,延伸入海,就像一对半开半掩的大门,故名崖门。崖门是南宋覆亡最后一场血战的古战场,700多年前,南宋最后一个皇帝在崖山建立行都。祥兴二年(1279年)二月,元军都元帅张弘范与副帅李恒率领元兵包围崖山,张世杰指挥战船与元军大战于银洲湖上,宋军力战不胜,浮尸十万。是役,宋少帝与丞相陆秀夫殉国于崖山奇石之下,宋朝最后覆亡。

景区大门为一艘巨大的宋代战船,颇为壮观。

发生在1279年初的宋元崖门海战是中国古代四大海战之一,共投入兵力20多万人,1600多艘战船和1000多艘民船历时23天,在二月初六最后的一天激战惨烈,最后南宋全军覆没,陆秀夫背着小皇帝赵昺蹈海殉国,崖门海面浮尸十万。崖门宋元海战宋朝灭亡,元朝接替,标志着从此以后纯正的中国汉文化在此画上句号,所以才有此说:“崖门之后,再无中国”

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无论是谁都阻挡不了它的发展。但崖门海战中,宋朝军民所表现的英雄气概和民族风骨却留存千古,值得后世人永远怀念和学习。

崖门万斤巨锚是全国最大的一对船用铁锚安放在景区门口左右两旁

进入景区迎面就是浩气广场,有龙柱、九龙壁和仿宋玉玺雕塑。

沉入大海的宋代玉玺雕像

九龙壁

1962年,田汉先生来到新会崖门凭吊时题的诗句“二十万人齐殉国,崖门今日有余香”

山木萧萧风更吹,

两崖波浪至今悲。

一声望帝啼荒殿,

十载愁人来古祠。

海水有门分上下,

江山无地限化夷。

停舟我亦艰难日,

畏向苍苔读旧碑。

这是明未诗人陈恭尹写的《崖门谒三忠祠》,由原中国书法协会会长沈鹏先生用行草书法所书。

陈恭尹借宋元崖门海战这一历史事件反映现实中明清两朝更迭,大好河山被外族占领痛苦而悲愤的心情。

《过伶仃洋》是文天祥被元兵俘虏押至崖海,凛然拒绝元军劝降后挥笔写下的千古传颂的诗句。

1958年,周恩来总理来到新会视察崖山,回京后跟毛主席提起崖山祠时,毛主席有感而发,即兴挥毫写下了《过伶仃洋》。这首诗与文天祥的原诗有三处不同。原诗中的“遭逢”“寥落”“雨打萍”改成了“艰难”“落落”“浪打萍”。

明代为纪念和祭祀宋室军臣而建的慈元庙和义士祠遗址

崖山祠是包括大忠祠、慈元庙、义士祠、寝宫、诗碑廊,望崖楼等建筑。崖山祠在首建大忠祠之后的五百年时间,曾有多种名称。1955年,原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杨尚昆亲笔题写“崖山祠”匾额,自此崖山祠正式定名。

慈元庙

供奉着皇帝的母亲杨太后,不远万里来到此地。

望崖楼

大忠祠在慈元庙左下侧,奉祀南宋重臣文天祥、陆秀夫、张世杰的祠宇,祠内立着三人塑像,四壁介绍他们三人的生平事迹和历代文人墨客写的颂诗。

正气亭

二月六日海上大战国事不济孤臣天祥坐北舟中向南恸哭为之诗曰

宋朝 文天祥 (977首)

长平一坑四十万,秦人欢欣赵人怨。

大风扬沙水不流,为楚者乐为汉愁。

兵家胜负常不一,纷纷干戈何时毕。

必有天吏将明威,不嗜杀人能一之。

我生之初尚无疚,我生之后遭阳九。

厥角稽首併二州,正气扫地山河羞。

身为大臣义当死,城下师盟愧牛耳。

间关归国洗日光,白麻重宣不敢当。

出师三年劳且苦,只尺长安不得覩。

非无虓虎士如林,一日不戈为人擒。

楼船千艘下天角,两雄相遭争奋搏。

古来何代无战争,未有锋猬交沧溟。

游兵日来復日往,相持一月为鹬蚌。

南人志欲扶崑崙,北人气欲黄河吞。

一朝天昏风雨恶,炮火雷飞箭星落。

谁雌谁雄顷刻分,流尸漂血洋水浑。

昨朝南船满崖海,今朝只有北船在。

昨夜两边桴鼓鸣,今朝船船鼾睡声。

北兵去家八千里,椎牛酾酒人人喜。

惟有孤臣雨泪垂,冥冥不敢向人啼。

六龙杳霭知何处,大海茫茫隔烟雾。

我欲借剑斩佞臣,黄金横带为何人。

文天祥一代文豪,一代战将,读后感动的泣鬼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