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争环境中军人的牺牲是随时发生,和平环境下其实军人所处境地也并非真的一片祥云。


1992年6月,在修建我国南沙群岛渚碧礁上的直升飞机起降平台,我海军某猎潜艇突然发生意外故障,进退困境,南海舰队司令部命令另一艘929号舰艇紧急前去营救,却在6月26这天,929舰突遇了五十年罕见的特大海洋风暴,在南海的巨浪里被忽而抛上浪峰又打入谷底,颠簸得形同一片树叶,在巨浪和深谷之间挣扎,不幸中的灾难一个接着一个的降临,继而又发生了舰艇的主发动机炸缸、另一发动机故障,此时,诺大的战舰在滔天巨浪中已经严重倾斜,各舱陆续出现进水,随时可能发生颠覆沉船,大部分官兵此刻已经东倒西歪,呕吐成了一片,这时,已经意识到事态危急、几乎濒临绝望的官兵们开始相互搀扶着,踉跄挣扎着去换上了平时舍不得穿的新军装,擦干净军帽上的八一军徽,老兵们把仅剩无多的香烟点燃,传给身旁战友,每人抽上一口,又陆续传递给下一个战友… ……… 929舰的官兵们已经准备以身殉职,为军旗尽忠……


危急边缘,不幸中的万幸,已濒临海难绝境的929舰,终于在远离祖国大陆数千里外的海疆,被而后又火速赶来再营救的后续舰艇最终营救成功。


之后的岁月里,每逢6月26日这一天, 原929艇的战友们无论身在哪里,很多都会组织相聚,含着泪水拥抱在一起,纪念那个从南海的滔天巨浪中死神手里脱险获得重生的日子。


谢谢我在杭州桐庐的堂妹夫,是他的回忆帮助我能将那次几乎酿成重大海难的事件叙述的基本清晰,年龄小我不多的堂妹夫,正是在那次事件中929舰艇上的轮机兵水手之一,2017年夏一个慵懒的下午,我们在富春江边最常见的餐桌旁,借着萦绕飘远的香烟,妹夫平静的回忆起1992年6月的那次遇险,只有最临近死亡和濒临过牺牲的人,才更懂得生命的宝贵、和活着的意义。


我在桐庐老家的这位堂妹夫,多年前一直与我不太熟悉,每次从北京回来见面,以前也多只是礼节上的客气而已,他被家族里很多人看做是我们这个大家庭里,胆子与我一样大的家伙,其做事行为大胆果断,思想常超前跳跃,令家人特别是他做派老旧的岳父(我叔叔)经常感到看不懂看不明白,但其实我知道,是如火一样军队生活磨炼了这小子的勇气与胆识,是蔚蓝的海洋造就了他的胸怀,堂妹夫退役后,不甘于在四平八稳慵懒的体制环境里消磨时光,后来闯进商海中摸爬滚打,与昔日战友合作,在江西鄱阳湖和安徽开展矿砂开采,并同时涉足石油服务行业,还马不停蹄的在桐庐家乡 ,开展建立了新科技公司。


在杭州~桐庐~千岛湖的山水之间,如果你常能看到一队矫健飞驰、风一样掠过的骑行者,那就有我的这个前海军水手的妹夫。



我是中国人民海军战士!

让我来!

军旗在手中, 祖国在心中

重逢在八一军旗下

穿行在青山碧水之间

青春不可留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