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谢美篇美友伊春刘桂霞老师深情朗读,给本文增色留声



今年的中秋节,我带儿子去看望我92岁的伯妈,伯妈精神依然,身体硬朗,思维清晰,真看不出是上了90岁的老人。伯妈是我幼小时记忆最深的一位亲人,很多父辈亲戚因为我家出身成份高,在那种讲究家庭成份的岁月,都少有联系,加之伯妈家与我们同住一个破庙。我小时候伯妈也特疼爱我,有什么好吃的总会留给我,走亲戚也总带上我,我与伯妈也特亲。

有一年中秋节,好象我三四岁的时候,不知什么人给我母亲一个中秋饼。在那个物资特别匮乏的年代,什么东西都得凭票计划供应,就是有钱要吃一个月饼也特难。何况那个时候家里特别困难,就是有供应中秋月饼,家里也没有钱去购买。所以中秋节吃月饼成了我童年时对中秋节最大的企盼。我现在还清清楚楚记得那个月饼的样子,圆圆的,表面粘有许多芝麻,泛着金灿灿的光,透着麦香。我记得当时母亲拿着月饼用菜刀把月饼截成两半,一半给我,说一半留给我伯妈。当时伯父去世了,伯妈带着堂哥堂姐们过日,我那个时候小,嘴有点贪吃,加之平时也没有什么零食吃。于是接过母亲给我的半块月饼,用小手一丁点一丁点扳着吃。那半边饼上一粒粒芝麻我舍不得让它掉落,用刀截开月饼粘在刀边的与桌上的芝麻与饼粉我都没能放过,全部归入我那贪吃的嘴中。就是我这样慢慢的吃,我那半边饼也还是很快的吃完了。我又打起母亲留给伯妈的半边月饼的主意,先是趁着母亲不注意的时候剥脱那半边月饼上的芝麻,用手粘一点嘴中的唾液,用唾液粘住剥脱的芝麻放在口中。那半边月饼表面的上芝麻被我剥落得差不多了,又起了想吃那个没有了芝麻的半边月饼的念头。母亲发现了,把那半边月饼放到我看不到也拿不到的柜顶上,母亲说:“这是留给你伯妈的,不能吃。”于是我就使出小孩耍赖的本领,哭、不停的哭,哭得那个伤心,可以用撕心裂肺形容。但是母亲始终没有心软,她把我关到我家的睡房里,并把房门带上,母亲说:“给你的半边你吃了,这半边是留给伯妈的,伯妈现在外出做事,等他回来再送给伯妈。今天不管你哭多久,我也不会给这半边月饼你吃的。”我哭着哭着哭累了,也就自然而然的停止哭。

伯妈从外面做工回来,我母亲让我去送那半边月饼给伯妈吃,按照母亲的要求拿着半边月饼送到伯妈手里,伯妈接过月饼,她舍不吃,最后仍然给我吃了。

从这时起,在我记忆深处凡家里有什么好吃的,总记得留一分给伯妈。因为这好象成了一种习惯,其实母亲也从来没有特别强调我一定要留给我伯母,但是我却自然而然的留。现在母亲去世二年了,伯妈还健在,他们可能都不记得这件事了,我却是终身难忘。

中秋节后第二天,伯妈的孙女结婚,要我去送亲,我想起这事,于是我在会见亲家的时候,告诫侄女:“以后要自己的子女对自己孝顺,你们带小孩进超市给小孩购物的同时,记得给父母也购小点东西,让小孩子从小就能感受到购东西送给父母是他们理所当然的事,等孩子大了,你们老了,小孩子也自然而然会想到给你们购物。”

这就是身教的作用,就象那半块月饼,在我幼小的心灵深处,认为一定要留给伯妈吃的一样,母亲很疼爱我,但是在这种原则立场上她坚决不动摇,不管我如何哭,如何闹,母亲都没有妥协。我真的应当感谢母亲,是她让我懂得分享,懂得孝敬,这是我人生品格中母亲留给我的最大财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