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 雪【叙事散文诗】

——谨以此文献给爱我和我爱的人!

——题记

作者:马凌


小雪啊,你在天堂里还好吗?又到小雪这个节气了,我又想你了!

今天是你的祭日,也是你的生日,还有母亲为你取的名字,说你出生的时候天空正飘洒着雪花,世上咋还有这么巧的事儿呢?都被你这个小妮给撞上啦……

小雪啊,算了一下,你已经走了十八年啦,十八年说短不算短,说长不算长,却足矣把我的黑发变成白发,这十八年你可知道我是怎么度过的吗?每年的今日我都会想起你,想你的时候我总是止不住地泪如雨下……

小雪啊,今天好多地方都飘起了雪花,如果你活着的话,应该是三十有八,十八年啦,你在我的心中从来就没有放下……

小雪啊,如果你活着,我们的娃应该长大了,我是娃他爸,你是娃他妈,我们会像千千万万个普通家庭一样,会有一个温暖幸福的家,可这一切,都在那个初冬早晨的一刹那,你幻化成了雪花飘落山崖,长眠于地下……

十八年前的今日,天空中也飘着雪花,那时的网络没有现在发达,你起了个大早赶到镇上坐车,去县城给我送线衣线裤还有马甲,这可是你辛辛苦苦熬了几个通宵赶织出来的啊……

由于雪天路滑,你在行进的途中打了个趔趄,摔下了悬崖……

红红的头巾随风飘扬悬挂在崖边的树杈,那年你才二十岁,正是青春年华,可为了我你香消玉殒,如同悬崖上那株迎风屹立的山茶,不,仿佛是那漫天飞舞的雪花……

后来,我考上了大学,在遥远的城市里工作安了家,我很少回到家乡,特别是父母亲相继去世后,我回乡的次数就更少了。因为我怕、我怕翻越那座山,我怕经过那个悬崖,那是我一生的伤痛,那是我心中永远无法愈合的伤疤,那是我心中的伤心崖……

小雪啊小雪,你在天堂还好吗?除了父母,我这辈子谁都不亏欠,唯独欠你的,如果人生还能重来一次,我一定非你不娶,你一定非我不嫁;如果人生还能重来一次,我一定会爱你到白发……

小雪啊小雪,如果人生真有下辈子,我宁愿舍弃所有的功名利禄与你携手成家,我们一定会不弃不离,相亲相爱共话桑麻……

雪小啊小雪,我心目中的雪花,可否再给我一次机会,让你我们的角色转换一下?可生命只有一次,没有下辈子啊,你的这份恩情让我如何去报答,这种心灵之痛煎熬着我,令我无法自拔……

小雪,就让我为你写一首歌词吧,歌名就叫《雪花》,这是我一介书生唯一能够为你做到的……

亲爱的小雪,你是否在遥远的苍穹中默默地看着我呀?你俊俏的笑容在我的脑海中就如同一朵朵美丽的山茶,就像一片片美丽的雪花……

小雪,死去只是转瞬间一霎那,活着的人才是一种煎熬,是最痛苦的呀,这种追悔和悔恨会折磨人一辈子啊。这说明上天对每个人都是公平的,你的殒落就是上苍对我的惩罚……

小雪啊,雪越下越大,多像你冰凉的嘴唇,在深情地亲吻着我的脸颊……

小雪啊,我张开双臂,热烈地把你拥抱;我闭上双眼,随你去漂泊天涯……

小雪,我心目中冰清玉洁的雪花,你一路纷纷扬扬飘飘洒洒,仿佛你在对我诉说着情话……

小雪啊小雪,这漫天的飞雪,就是天公賜予你的婚纱……

小雪啊小雪,你看没看到,广袤无垠的大地上总有雪花亲吻不到的地方,那就是如来佛祖给我准备的袈裟……

小雪啊小雪,我亲爱的小雪,我又想你啦,你在天堂还好吗?我给你烧的纸钱你都收到了吗?对自己好点吧,别像以前那样攒钱,舍不得花……

小雪啊小雪,亲爱的小雪,虽然我们俩已是阴阳两隔,你却是我今生今世唯一的牵挂,你的音容笑貌就像西天的晚霞,我至今记忆犹新历历在目,已经在我的心中落户安家……

小雪啊小雪,亲爱的小雪,入了心的人怎么能说忘就忘呢?这轻飘飘的旧时光,已在雪中融化……

哦,雪越下越大,我的眼睛又潮湿了、模糊了,我依稀看到了你那俊美的脸颊,白的像那株崖石上的山茶花,就像那飘飘欲仙的天宫精灵——雪花……

雪花在空中翩翩起舞潇潇洒洒,多像是你曼妙的舞姿清纯如画;我爱雪,我爱雪花的晶莹剔透洁白无瑕;我爱雪,我爱雪花的飘逸绚丽清秀淑雅……

我爱雪,我爱那轻歌曼舞的雪花,那就是我钟爱的小雪啊!小雪,我亲爱的小雪,我陶醉在飘雪的世界里,同我亲爱的小雪相依相偎情满天涯……

哦,风更猛了,雪更大啦……

2020.11.22.小雪

歌曲名《绒花》

图片来源于网络,向拍摄者致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