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普


小时候,我看见过母亲父亲一起打老鼠,老鼠钻进桌子和墙缝之间藏着,父母一个堵一头,拿棍子打,鼓动半天,可是老鼠沉得住气,就是不出来。等父母歇口气,放松看管之际,老鼠“簌”地一下跳出来,顺墙跑出门外逃了,像个精灵。原来它把自己变形贴在桌边上,棍子顺墙进,打不着它。我在旁边观战,哈哈大笑,直乐,我笑老鼠的精灵古怪!

成家后,因为冬天倒垃圾不关门,老鼠伺机侵入,这下坏了,老鼠偷吃东西不说,每次我们刚睡着,就听它嘶咬磨牙 “喀吃,喀吃”的声音响起,吵的人无法入眠。可是老公起来一打,它就跑,一会又响起,像和你故意作对似的,反复闹腾,这还了得?老公大怒,举棍穷追不舍,最后硬是撵得它失足跳了楼,让人可气又可叹,这下才安宁。而我对老鼠,始终害怕,总是躲得远远的。

记得我们办公室也进过老鼠,最后有人买来几个铁夹子同时下套,才抓住,有一只真历害,断腿逃脱,整治过几只后,就难见老鼠反蛋。

2014年的一周末,我回汉中照例看望母亲。母亲说起,家里进老鼠,偷吃东西,像每顿饭菜吃不完都要一概装进柜子里,每天端进端出,十分麻烦,老鼠不停地闹腾,搞的家里一直不得安生,可它跑的快,机灵,每次打也打不走,母亲非常恼火,直摇头,说人老了,没有用,连个老鼠都欺她。我听了直笑,一边劝慰母亲,一边叫老公去打,一边自己想办法。

母亲说这只老鼠害人,一定要把它撵走。老公找了一圈,未见老鼠的踪影,说上街看看出了门。

一会母亲找东西进了里屋,拉了下床头柜,突然她叫起来:“快来抓老鼠!”我一听,心里犯怯,却马上跟了进去。老鼠被母亲撵的跑来跑去,母亲眼急手快,抬脚踩了它一下,它有点晕,放慢了速度,这会拿棍来不及了,我开了门,顺手抓起门口的托鞋打了下去,感觉鞋被弹回,我有些害怕,想住手,说让老公回来打,母亲却又叫起来“快打”。她太恨那只老鼠了,不消灭不罢休。于是我只好硬着头皮冲,又举手使劲地打了它一下。这次坏啦,老鼠红了眼,跳上来抓住我的手就狠劲地咬了一口,然后想跑,但它受了伤,终于跑不快,母亲追上去,把它踩在脚下,它很快断气,母亲拿来火钳迅速地夹上它仍进垃圾箱。

马上,血顺着我手指流了出来,我冲进了水池边,用肥皂水挤压伤口冲洗,血越流越多,怎么办?要是得上鼠疫和狂犬病又怎么办?伤害,痛苦、恐惧就这样意外地来临。

马上去防疫控制中心,说创口大治不了,转去市医院,大夫说,我们这不是鼠疫多发区,他们也没有防治老鼠咬伤的方法,只能按狂犬病方法防治。我一听,心凉半截,看来这条命是要交待出去了。

那天打了11针,从不同的部位,用不同的药量,除了防疫针还有球蛋白,医生说为了保证药效必须这样分散注射,妹妹在旁边看的直打哆嗦,老公心里也没谱,一直陪着。我心里恐惧,却只能咬着牙承受。

很少请假的我这次请了三天假专门回家休息,观察自己的情形。每天没有闲着,都在网上查看相关资料,越看心里越打怵。网上说:如果打针三天内有发烧现象,情况就不妙。还说老鼠咬人后容易传播鼠疫,鼠疫十分可怕,会传染,人会痛苦而亡……天哪,每天都在针尖上过日子,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如今,我活着,好好的!古语说的对庸人自扰之!人之所以恐怖是因为想象,在想象中夸大和变态了事物原形,生出忧郁和紧张,造成情绪恶化,惶恐不安,最后自乱阵脚,以至崩溃!所以遇事冷静,安然待之才是我们正确处事的态度!


科普:

流行性出血热

每年10月至次年3月是我省关中地区出血热的高发季节,出血热是由鼠类携带汉坦病毒,并通过其唾液、尿液等含有病毒的排泄物、分泌物或直接噬咬人等途径,直接或间接传染给人,该病发病急、症状重、进展快、花费大、病死多。在常有野外工作或活动的农民、学生等群体中发病率高。

健康提示:

(1)接种疫苗是防控出血热的主要手段,按相关接种要求及时和全程接种疫苗,有效预防疾病的发生。

(2)加强个人防护,养成良好的卫生习惯。尽量避免接触鼠类及其排泄物污染物,不要夜宿在果园等户外场所以防螨虫叮咬;在村周、果园、菜园、养殖场等重点场所可长期实施灭鼠、防鼠措施;不吃生冷特别是鼠类污染过的食物、水等;清理脏乱杂物和废弃物(如稻草、玉米秸秆等)时,要带口罩、帽子和手套。

(3)一旦出现发热、肌肉酸痛、皮肤出血点等症状应及时到医院就诊。


十二月疾控紧急提醒!

科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