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打雕花菊蕊黄,露重星暗初冬凉。霜摧残叶疏枝冷,风折枯莲劲草殇。鸟立枯荷追日影,翩翩起舞等春光。银河钩月寒辉洒,不见娇姿水中藏。冬日荷塘,空旷寂寥,别有神韵。塘水清冽澄澈,塘周枯黄的芦苇在冷风中轻轻摇动,枯荷莲蓬上有些小鸟,叽叽喳喳地从荷塘间飞过,有的立在了枯荷上。荷塘中的荷花早已凋零,如盖的荷叶几乎变成了枯叶,面对水面上枯败残荷,心内顿生“菡萏香消翠叶残”的苍凉之感。

  残叶枯枝蓬壳瘦,铅华洗尽亦风流。寒霜不惧凝铮骨,独立冰池笑晚秋。残荷在荷塘中默默地伫立,景致委婉而凄美。眼前的荷,虽然不再有“映日荷花别样红”之绚丽多彩,也没有“红白莲花开工塘,两般颜色一般香”之绿叶翠盖清香飘逸。香消玉殒,霜冷莲房。但它们依然在飒飒的寒风中秉持着傲霜斗雪的铮铮风骨。仿佛穿越时空,看到北宋书写《爱莲说》的周老先生,衣袂飘飘,清癯凛然的立于荷畔以荷认喻志的那种昭然气节和理想抱负。冬日里更能体会到“莲,花之君子者也”由衷赞美的高远意境和对清雅脱俗,品德高洁这一为人之本的精辟诠释。


  晚风萧瑟映池塘,不朽残荷透暗香。独立初冬盈面笑,仙姿道骨醉夕阳。夕阳晚照,落日熔金,“一道残阳铺水中”,半塘瑟瑟半塘红,落日余晖轻洒塘面,波光粼粼金光灿灿,为冷寂荒芜的荷塘又平添了热烈和温暖。晚照中的残荷枯枝,小鸟依荷,鸟儿恋荷,几只翠鸟在荷间来回飞舞。冬日的荷塘,残败的荷儿携相依,虬曲躬身,不屈不挠,抽象线条性的剪影,呈现出一幅幅予人于无限遐思的水墨画卷,静谧而不失灵动,沉默而不失意境内涵。

  凋落枝残遍体伤,枯荷老去有余香。红消韵在随波漾,玉殒鸟依斗雪霜。荷花曾以“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被誉为“花中君子”。夏荷郁郁葱葱,清香沁人,宋代诗人杨万里的诗句“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写出了荷叶荷花的勃勃生机和动人色彩,给人无限的美感。而今初冬之荷,残芰断苹,红消翠衰,亦别有情味。看那挖藕的乡民,脚蹬长筒防水靴,在污泥中辛勤劳作,每当挖出藕节,洗却泥污,看着那状如婴儿手臂的莲藕,在冬阳下泛着象牙白的亮色,乡民汗污的脸上漾出收获的喜悦。

  柄柄从风入晚凉,低垂翠盖谢红妆。半塘残月疏荷影,一岸浮云恋藕香。先看唐代大诗人白居易的《衰荷》:“白露凋花花不残,凉风吹叶叶初干。无人解爱萧条境,更绕衰丛一匝看。”这是一首白露时节之惜荷佳作,诗人对荷魂牵梦绕,藕断丝连。一塘残荷,半蓬枯叶,寄托人生之感和别离之痛。残荷之美是悲壮、是孤傲、是残荷静听风声、雨声时仍然切切的牵挂。残荷以自己的生命意象,向人们、向世间诠释着时间、历史、哲学和希望,满蓄着生命不息,悄然待发的深意。

  衰鬓添愁犹眷水,薄衾摇暮更披霜。柔丝未断花间梦,只待来年换锦裳。李商隐的那句“留得枯荷听雨声”,得到了九百年后一位才女的赏识。《红楼梦》第四十回,有一段贾府众人游湖的描写。当宝玉说要拔掉那些破荷叶时,林黛玉说:“我最不喜欢李义山的诗,只喜他一句留得残荷听雨声,偏你们又不留着残荷了。”也许是林黛玉喜欢“残”不喜“枯”,将“枯”改为“残”了。

  最忆青荷密叶圆,亭亭摇曳水涟涟。盘根淤底相思结,并蒂波心魂梦牵。最深情的还属南唐中主李璟,他在《摊破浣溪沙》中言:“菡萏香销翠叶残,西风愁起绿波间。还与韶光共憔悴,不堪看。细雨梦回鸡塞远,小楼吹彻玉笙寒。多少泪珠何限恨,倚栏干。”宋代诗人许棐的《枯荷》,更是蕴含着生活的理趣:“万柄绿荷衰飒尽,雨中无可盖眠鸥。当时乍叠青钱满,肯信池塘有暮秋。”诗人描写的荷由盛变衰的景况,给我们揭示了生活的哲理:看事物要注意发展变化,不要一成不变。

  纵使瑶华成瘦影,无伤残袂有香妍。几分诗意凭君寄,依旧生生那朵莲。宋.梅尧臣《河南张应之东斋》中说:“至今寒窗风,静送枯荷雨。”一片残缺不全的荷叶,像上个世纪早已泛黄的老书本,轻轻脱落。这使我想起了黄盖。校场上,一位将军正在鞭挞着你,鞭,挥得那么狠,他的眼中却折射出内心的痛苦煎熬。周围的士兵们有的皱眉,有的不忍心看闭上了眼。他用满目创伤骗过了蒋干,使曹操上当。并使用诈降之计火烧曹营,打败曹军,取得了赤壁之战的胜利。

  不愿天时身选退,只求来世美容妆。惟祈每载寒一梦,醒转红尘自绽芳。人生如荷,总有枯的时候,但努力过,付出过,依然无悔。即使是枯荷。苏轼在《水调歌头》中说:“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月亮都有不同的形态,更何况是人呢?月亮残缺时,就好像人到了暮年;但月亮圆的时候,又好像人得到了新生。而这暮年却是最美丽的,它凝聚了许多经验、教训,使人得以升华,不断臻于完美。

  风无情,雨无情,荷塘悲秋花凋零。叶枯梗直挺莲蓬,深陷污泥求再生。凌秋霜,眠寒冬,历尽严寒沐春风。春光明媚炎夏至,污泥不染绽娇容。懂得了残荷之美,就懂得了人生。残荷,褪去“佳人映水犹含羞”的美艳,仅存“简影残妆萎玉身”的空壳;没了“映红荡绿涨汀台”的繁华,只有“寒塘瑟瑟落芳魂”的寂寞。置身冰池被霜雪紧锁,却风度依旧倜傥洒脱,不失卓然超群的从容,犹存斗风傲雪的快活,高扬宁折不弯的风骨,固守善美初心的纯洁。


  残荷之茎风骨在,枯荷之舞傲尘埃。沉淀凝聚韵在外,空灵宁静壮华彩。静卧沉思赛哲人,音冠跳跃似歌声。洗练素净荷之魂,心灵震颤为精神。 这就是残荷,宛若逆路而上的斗士,堪称永不言败的勇者,身残志愈坚,高风亮气节!有一种审美叫琢磨,品残荷之美,无须用眼观赏,只需用心咀嚼;有一种美丽叫懂得,懂得了残荷之美,就懂得了人生,懂得了生活!

(全文完)

摄 影:海阔天空摄影工作室

散 文:海阔天空(刘佳)

音 乐:张志耕《残荷》

拍摄地:无锡市西湖管社山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