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是中国发行生肖邮票四十周年,集邮者自然会想到"猴票"。因为它是首轮生肖邮票的第一枚。志号T46“庚申年”邮票,俗称“猴票”,于1980年2月15日发行,正是由于这套邮票太出名了,围绕“猴票”的悬疑问题也总是时隐时现。

  关于这枚"猴票"的诞生是有故事的,那是1979年1月1日,该枚邮票设计者邵柏林如约去看望刚从“风雨”中走出来的绘画大师黄永玉先生,并提出请黄永玉先生画一组动物邮票。黄永玉先生一口应允,并向邵柏林建议:为何不发行一组生肖邮票呢?十二年我都给你们画。

第四轮生肖猴也出自黄永玉之手

1979年1月9日,黄永玉将一幅“猴子”画稿交到了邵柏林手上。邵柏林看着这只充满灵性、活泼可爱的“猴子”,欣喜若狂,他凭多年在邮票设计部门打拼的经验,知道一枚精彩的邮票诞生了。黄永玉嘱咐邵柏林两件事,一是为猴票做后期设计,二是为猴票设计一枚首日封。

邵柏林取回“猴票”的画稿后,向邮票发行局领导汇报了黄永玉的建议。正巧,当年春节过后,邮票发行局派出代表团出访香港,得知中国古老的生肖文化,已经成为境外一些国家和地区的邮票题材,而且受到集邮者的欢迎。而作为发明干支纪年的故乡,却没有任何反应!正是这些呼声,加速了中国第一套生肖邮票诞生的速度。1979年11月6日,邮票发行局“关于拟发行《猴年》特种邮票的请示”正式上报邮电部。

邵柏林为能将A4纸大小绘画缩至仅有两厘米高邮票,不仅准确还原绘画还要将雕刻版猴票活灵活现印刷出来,特别绘制符合邮票印刷猴票黑白稿。


  猴票原画作者黄永玉,设计者邵柏林,雕刻者姜伟杰等三位大师联合签名的猴票。

“庚申年”邮票的任务下达到北京邮票厂,印制过程异常曲折。“庚申年”邮票采用的是雕刻影写套印,由于自“文革”后,雕刻版印制邮票的方法被弃之不用,存在库房里的雕刻用墨时间太久,都已干结,在机器上根本走不起来。雕刻用墨厂家在天津,马上联系!回话却让大家犹如浇了一瓢冷水:生产时间要5个月!那不黄花菜都凉了。当时距发行只有两个月,生产新墨是指望不上了,只有就地解决。

值机的工人想了个办法,即在雕刻用油墨里加一些铅印墨。因为铅印墨相比雕刻用墨要稀,这一招果然灵验,机器走起来了!但新的问题又出来了。本来印制邮票的雕刻用墨是速干墨,经过机器印制后,邮票上的画面基本已干。而铅印墨则不是速干墨,由于在雕刻墨里添加了铅印墨,印出来的邮票画面干不了,这样就形成了后面印出来的邮票的背胶被下面未干的画面沾脏,行话叫“挂脏”。当然,“挂脏”也成为了日后检验“猴票”真假的一种方法。

原计划准备发行500万枚的“庚申年”邮票,由于印制过程中出现的邮票“挂脏”,致使成品率大大降低,最后只有检验合格的4431600枚入库,从而比原计划发行的500万枚,减少了568400枚。

“猴票”发行时派生出来的衍生品。

由于它是中国生肖邮票的龙头老大,原画、设计、雕刻与印刷都十分精美,又由于发行量较低,市场价格一路上扬。

"猴票"被称为中国邮票行情的风向标。价格由每枚面值的8分一直涨到目前的一万多元,而且是一票难求。商家只进不出,集邮者想买到一枚品相上乘的"猴票"非常难,方连就甭提了。

一枚或一个方连"猴票"在一版中的位置不同,其身价也是千差万别的。

  于是就有人开始造假……

  各种"猴票”纪念张也应运而生……

朝鲜邮政部门印制发行了与中国80猴原画一模一样的邮票,足以乱真。

2020年,恰逢新中国生肖邮票发行40周年,中国集邮总公司将于2020年2月15日发行“新中国生肖邮票发行40周年纪念封”一枚。

此封以“封中封”的形式,再现了新中国发行的第一枚生肖邮票T.46《庚申年》首日封的风采,在图案设计上分别选用了红色和黑色来表现,较好地与《庚申年》首日封的色彩相呼应,协调一致。

  由于猴票始终热度不减,一部胡编乱造的大型电视剧《猴票》应运而生,曾一度火爆电视银屏。

我的专项研究《猴票传奇》一书草稿己形成,正在进一步修改加工中。

  著名邮学家、收藏家、文物鉴赏家、书法家、中国邮票博物馆首任馆长吴凤岗先生为本人题词。

本文参考刘建辉先生一文《中国邮票神话——猴票发行40周年》。特别表示深深的谢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