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洛十年和“楞娃”名字

作者:李自立

上一次的筑路历程回忆,写完羊肠子沟快一年了,今天接着羊肠子,继续说鄙人的“楞娃”外号名字的由来。

自从二零零四年扔掉在彬州小县城蹬黄包车工作以后,上高原到青海修路,截止二零一四年底整整在果洛公路工程建设公司干了十年,最后因为要求涨工资,和领导电话上谈了两天,最后终了因为领导硬死不屈的精神,让鄙人向前挪了一步,在这里要声明的是,必须感谢这位领导的宁死不屈。要不是你的拒绝,我怎么会绝地而生!

陕西人常说:“草挪一步死,人挪一步活。”

高原辛苦砥砺前行筑路,果洛公司十年寒来暑往,除过给一家人讨了一口饭吃,更让我丰富了自己人生阅历,不但结识了许多朋友而且学会了许多知识,让我不但学会了修路,更让鄙人坚信无疑地再次验证了自己的一条人生法则:“只有人愿不愿意干的,人生没有学不会东西,除非老陕不想干。”最终,临走鄙人还落得一个“楞娃”的名字。不过我也头疼,笔尖又多点活路,话说回来,晚年或许我更充实,总之是件好事。

这个“楞娃”的名字,大多数人认为是耻笑,在我看来是赞美。

陕西方言,字糙意褒,说的是这娃一根筋、敢闯敢干、认准的道儿九头牛都拽不回来、犟劲儿上来敢把天戳个窟窿。“楞娃”的名字来自湟源人老刘哥。虽然叫出来了,但是不准确,差了十万八千里,应该准确地叫“冷娃”,今天在此纠正一下。当时我没有纠正,因为鄙人怕误会了,怕刘哥说陕西人笑话青海人没文化。

作家杨玉坤写的《陕西楞娃》其中这样说“关中方言中“楞”是傻子,有呆、痴、缺心眼等含义的意思。而事实上,生活在渭河冲积平原的陕西土著都知道应该是-----陕西冷娃。并非很多人想当然的用“楞娃”。 “陕西冷娃”,常用来形容陕西关中地区的青年男性,秦中自古帝王都,南方才子北方将,陕西冷娃排两行”——这是外地人对陕西关中青年人的总体评价。”

老刘哥真名叫刘长禄,和刘长禄最早认识,应该是二零零七年初冬。当时都兰工地马上收工,正好羊肠子沟德大(德令哈—大柴旦)线中标,德大工地安排刘长禄开车来都兰工地,要接师傅陈纪淼去羊肠子沟,试验室要进德大工地,准备前期混凝土、土工标准试验。



刘长禄身高在一米七左右,身材上下匀称协调,说话小嘴比较快,满口湟源口音。由于常年在高原野外工作,第一印象比较深刻的是,此人肤色暗红,身体健康结实,除过和我一样烟瘾重,另外一个特征就是聪明而已经绝顶。老刘哥送我一个“楞娃”,今天鄙人就送他个“聪明绝顶”。

聪明绝顶,或许在众人眼里,看来是一种现实生活的不美观,特别现实中,许多人把脱发的人叫秃驴、秃子、秃头、青马旦等,因为瓢由葫芦做成,其状圆而光滑、却又无毛,所以北京人也把这种头型叫“秃瓢儿”。其实,在鄙人眼里变秃了也就变强了,二者不可兼得,舍发头而取强者也。

老刘给第一印象除过上述特征,剩下的就是一个字,这个字我也绕个圈子。

当时在都兰第一次看见老刘哥,我脑子里立马闪现一种高原沙漠戈壁地貌现象,就是高原雅丹地貌中,一群高傲林立的砂砾柱,远处孤独站着一尖儿又高的砂砾柱,它不仅代表了高原地质特征,又代表了高原人的性格特征,那就是“瘦”,可是他“瘦”却很有内在精神。

二零零八年春节守完工地后,二零零八年四月份,德大工地桥梁桩基开工,项目部通知去德大上班,每天上下班吃饭,都是刘长禄的东风日产尼桑皮卡车接送,接送吃饭下班途中,他总会时不时地开玩笑叫一声“楞娃”,要不就逗我说说陕西老家趣事。第一声叫“楞娃”,第二句肯定会说“八百里秦川尘土飞扬,三千万楞娃齐喉秦腔。”

上边我用作家杨玉坤一段话,前几天还看见近代陕西才子、比较文学专家吴宓,曾将陕西“冷娃”这种群体性格概括为:生、冷、蹭、倔。生、冷、蹭、倔,单独说来并不好理解,“生”和“冷”、“蹭”和“倔”,分别合起来容易理解多了,那么什么人是“冷娃”我说的不准确,采用一段陈忠实《吟诵关中》——陈忠实最新作品集中的一段话,让我们关中大儒著名作家陈忠实先生来给大家这个“冷娃”的词语?

“什么是“关中冷娃’‘,“陕西冷娃”。关中娃陕西娃,何止一个‘冷’字哇!啥高?山高,没有娃的心高。啥远? 海远,没有娃的脚远。啥宽? 地宽,没有娃的眼宽啥大?天大,没有娃的胆大。 心—高,脚—远,眼—宽,胆—大。这才是关中娃陕西娃的本色。”

因此说,刘哥你叫“楞娃”已经叫错了。但是,虽然错了,只要“冷娃”这个词的音能落在我的身上,起码说明一点,我在果洛十年,我确实做到了“心—高,脚—远,眼—宽,胆—大。”

敢说敢干,因为陕西人虽然憨厚不会说话,但是,虽然不吭声不说话表面还向你微笑,或者也有怕你的样子,然而,此时的我们陕西人,也正是最励志的时候,肯定在暗自下决心,绝对不会输给别人。

“楞娃”也罢“冷娃”也好,反正能得到“楞娃”的名字,一字千金,鄙人已经很知足。

前段时间,差点把网名“文昌侍郎”修改成“冷娃”后来又想想,又担心诸多读者和诸多好友找不见鄙人,所以,只要“冷娃”的性格能够体现在自己身上已经足以,说明自己没有丢失陕西关中人的本色。

最后,以小诗结束本文,祝福长禄大哥和果洛的弟兄们,大家生活愉快阖家幸福。

生是彬州笨拙人,

死亡秦塞化灰尘。

有朝枯骨成香土,

初志浮云自己仁。

2020年11月24日于哈密

作者简介:

李自立,昵称:侍郎神韵、文昌侍郎,祖籍陕西彬县,1967年出生。1987年毕业于彬县中学,中交一公局六公司试验检测员。

爱好秦腔、书法、散文、诗词。

作品刊发纸媒和各种载体。

格言:自立,自信,自強,自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