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力是

佛学思想中最重要

最困难也是最难解释的

因此最易使人们产生误解

业力这个概念在佛教中

占有极其重要的地位

是整个佛学的基础

佛教是为了解脱六道的教育

那么如果没有业力的思想

佛教的基石是不牢固的

正确的理解业力的作用

才能真正把六道轮回的

思想在心中建立起来

我们知道业力它是组成因果关系

最原始的一个要素

也就是说一个人

过去、现在、将来的行为

会引发一系列的结果

那么我们的行为会导致

现在以及我们的未来使我们的行为

遭遇受到影响

同时告诉我们每个人

都要为我们的生命负责

因为这种可能性和责任

是我们自己造作出来的。

因为有些人是初学

对业的概念理解不够

在这里还是我们先

一起共同来回顾一下

佛教对业力最基本解释

佛教对业力分为

“身业”、“口业”、“意业”

三个方面

就是我们常常说的身、口、意业

我们身体所有的行为做业就叫“身业”

如果有语言你说话所引起的行为叫“口业”

什么叫“意业”呢?

意业就是所说的念头思维、思考

实际上身口所造的业多数是随着

念头而造的善念则造善业恶念则造恶业

那么可以说意业则具有广泛性、加行性

有时候你认为自己没有由念头造的业

但实际上是在你思维习气下

身体产生的行为,也是身业和意业的结果。那么这是“身、口、意”

十恶与三毒

如果从善恶的角度来讲还有“十恶业”

这是我们佛教徒经常听到的一个概念

所谓的十恶业就是说我们身体

会造三种恶业因会造四种恶业

意恶业有三种

身业一般我们是说“杀生、偷盗、邪淫”

这三个业都是生死轮回的根本

那么口业有四种

“妄语”两舌、恶口,“绮语”

虽然口业不是生死轮回的根本

但是一切天灾人祸的根本

更大程度上却是意业它包括

贪嗔痴三方面

意业的贪、嗔、痴

包括的范围是非常广泛的

它是所有烦恼的根源

也是三恶道的直接业缘

也是导致我们身体疾病的

一个根本原因

甚至现在所出现的

水灾、火灾、风灾等等

也是由众生的意业造作的

《俱舍论》

就解释整个世界的大劫

出现有火灾最后有风灾

为什么世界有风灾呢

因为人心常动人心的浮动就造成了

世界的动就造成了“风”

又如说水灾呢,是因为贪欲

火灾是因为人类有嗔恨

风灾是因为有动,有愚痴

有无明的行,因此有风灾

那么这是对十恶业的划分

从身口意上划分

我们知道更大的恶业

就是五逆杀父杀母杀阿罗汉

破和合僧,出佛身血

在《无量寿经》记述

比五逆之业更重的业就是谤法之业

这是对佛教对恶业的整体认识

善恶无共不共

业力除了“善、恶”以外还有无记业

这是从业的动机角度来说

无记业是不善不恶

打个比方比如开车时无意中撞到了人

那么他的业是无记业是非善非恶的

可能困了打瞌睡没有看到

不是成心想去撞人

也不是不想去撞

事情发生在不知不觉的情况下

无记业佛教分得很细

俱舍论中分为有覆无记

无覆无记

不善不恶也不见得就是好

它有的呢会遮住你本性

这就有覆的

有的时候你的这种无记性

可能还带来好处

那么它可以叫无覆无记

不会遮盖本性

这是从业的动机角度来讲业

在业的讲叙分析过程中

人们还常常以“共业”和“不共业”

划分业力

共业和不共业的概念很重要

它对于我们如何选择

修行方法很有意义

共业就是大家一起来造过业

一起受过报整个造业的这种形式呢

类似于一个系统我们造的一些业

相互影响关系密切

比如说现在的经济形势

我们国家的整个经济形势

对我们收入有影响

又如大气气温的不断升高

甚至每年的流行性感冒

这都是我们共业的影响

经济的全球化社会分工的

日益精细化

显而易见越是社会发展

这种共业的造作力量就越大

我们所受的共业也就越大

那么“不共业”就是说我们

造的一些业

只是影响我们个人的身心

你今天不吃饭

今天就只是你一个人会饿

谁来控制业力所引发的再发展

打个比方我们骂别人一分钟

这种行为一分钟就小消失了

但它这个力量是存在的

如果因缘成熟

它就会成为我们的果报

这是所说的一种“连续”的力

这种连续性的业力从佛教来讲

没有控制者也没有主宰者

它本身就是自然的一种力量

往往在佛教中

在业力的承体上辩论也非常多

原始佛教否认有“我”灵魂

但同时又承认有业报轮回

因此在理论和逻辑上必然要承认

有轮回业报的主体

部派佛教对此争论激烈

有的坚持无“我”的看法

更多的派别

则是变相地承认有灵魂存在

其中犊子部的

本宗同义谓实有补特伽罗

认为不可以没有一个

业力的承受者

它就创造出一个补特伽罗的概念

这和认为有个恒常的我没有什么

太大的区别了

那么大乘佛教就要解决

这个问题既要不承认

有个恒常不变的

“我”来完成业力的连续性

又要让业力主导的轮回继续下去

于是大乘佛教就把

业力变成“种子说”

这就是大乘佛教业力理论

完善的转折点

因为很难在宇宙中

我们找到一个规律

推动业力的连续性

那么这种力量如何延续到

几世之后推动一把让我们去做坏事

或者让我去打他

或者让别人来打我呢

那么这种力量怎么延续的呢

如果把它形象话

这种力量不是延续的话

就认为这力量像个种子

因为它没有发芽这个种子在哪里呢

在唯识中呢就有一个概念

叫如来藏识对在阿赖耶识里

你所有的力量

都存在阿赖耶识里那么这种子

你有水浇到它就发芽了

有一个这个思想后

大乘的业力理论趋于完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