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住陶镇


——— 孙伟庆 纪实摄影作品展


主办单位:


中共淄博市委宣传部淄博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淄博市文化和旅游局淄博市档案馆淄博日报社

承办单位:


淄博市摄影家协会云志艺术馆展出时间:2020年11月26日至12月26日展出地点:淄博市档案馆一楼大厅

展出作品将全部捐赠给市档案馆   


镜头里的陶镇和乡愁


——记孙伟庆纪实摄影作品展《留住陶镇》


毕学文    


三十多年前,作为摄影记者的孙伟庆在淄川西河镇采访时拍下了第一幅装窑的照片,他深深地被古窑所吸引。从此以后,他拍摄陶镇的脚步就没有停止过,特别是在2005年,博山窑广、万松山一带大规模拆迁,他连续半年时间,天天都盯在现场拍摄,一边看,一边拍,同时对这些古窑、古巷和老屋的前世今生,有了更深的感触和思考。或许有一天,这些烙刻着岁月印迹的工业遗存,不经意间就消失了,留住陶镇的古老风采,成了孙伟庆内心深处一份挥之不去的夙愿和情怀。

“陶镇”在山东淄博,是一个比较广泛的地理概念。博山山头、福山、八陡,淄川龙泉、西河、磁村、寨里一带生产陶瓷的地方,都称之为陶镇。但历史最为悠久的还是博山,而博山的陶瓷发展又以山头最负盛名。


如果把博山古老的历史和工业遗址浓缩成一幅陶瓷工业发展画卷的话,山头作为博山陶瓷的重要发祥地,陶瓷古圆窑就是山东“炉火千年不绝”的烧造基地的唯一遗存,也是作为“陶镇”留给世界的最后背影。


据记载,素有“陶镇”之称的山头,早在宋代就有陶器问世,迄今已有近千年历史。建国前,山头私营窑场和圆窑星罗棋布,主要生产日用陶套五盆、荷花碗、红泥壶及瓶、坛、罐等品种,畅销国内外。           


作为一位极富文化良知和人文情怀的摄影家,孙伟庆摄影的基调是厚重和沧桑的。也许是阅历和经历日臻丰富的缘故,他的镜头始终聚焦着民生的图腾和岁月的底色。


在拍摄陶镇之前,孙伟庆就对淄博的陶瓷历史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他知道,在上个世纪之前,淄博的陶镇烟囱林立,一座座老窑烧出百姓的日常用品,大到水缸粮缸,小到锅碗瓢盆。到了二十世纪中叶,随着社会的变革和陶瓷产品的不断更新,各种窑的产生和改进,那些古圆窑也完成了它的使命,退出了历史舞台。


虽然历经千百载,但博山的陶瓷文化并没有湮没在历史的长河中,一代代的传承,让陶镇成为了一段辉煌历史的见证。


走在山头的街巷和老屋之间,孙伟庆已不知道穿行了多少次了。最初的时候,他会想,只要顺着冒着袅袅轻烟的窑寻去,说不定就有一段故事,一种生活,或是一些艺术灵感的绽放。然而,越走进陶镇的深处,越了解陶镇的过去、现在和将来,就总会有一股别样的乡愁涌入心头。或许是在喧嚣的城市中待久了,他当然特别珍惜这种片刻的宁静,远方那些弯弯曲曲的石板路,还有眼前那参差不齐的用陶片垒成的墙,熟悉又陌生,自己也仿佛穿越了上千年的时光隧道,回到了久远的年代。


可是,这份宁静和愉悦在他的内心瞬间就消散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伤感和焦虑,一种怅然若失的悲怆。多年的纪实摄影生涯,让他对百姓的生活和命运给予了更多的关切和悲悯,他的镜头里总有一份责任和使命。而这一次,他变得比以往更为悲壮,因为陶镇在他的眼前,正在一点点消失。


记录正在消失的历史和记录辉煌的诞生一样伟大。孙伟庆在陶镇现场,看着上千年的一座座窑炉被夷为平地,这些历史遗存在他面前抹去的时候,很难想象他的内心经历了怎样的一番愁绪和痛苦,但他确乎没有更多哀怨的时间。“他以与推土机比赛的速度”,按动着照相机的快门,以陶镇最后见证者的勇气,定格着历史的瞬间。


在与沉默不语的老窑一次次的对话中,在与老窑工们敞开心扉的交谈中,在对熊熊燃烧的不熄炉火的凝视中,作为摄影家的孙伟庆,心始终在被感动着。陶镇那传奇般的陶瓷历史以及陶镇独特的陶瓷文化、风土人情和传奇故事,都如同徐徐展开的画卷,一一呈现在他的面前。或心酸,或无奈;或卑微,或苦难;或温暖,或凄婉;或挣扎,或呐喊。陶镇千年的风云,在孙伟庆的镜头前,幻化成一种永不老去的意志和精神。即使古窑、古作坊正被现代的水泥建筑、千奇百怪的广场以及艳丽的霓红所淹没,但当孙伟庆的摄影镜头掠过陶镇的时空,那千年的老窑、老作坊,那千年的陶瓷碎片还在燃烧着火色,和碎瓷片背后老窑工动人的故事,都已成为了永恒。


在岁月的轮回里,他用镜头铭刻满目的繁华;在古窑的炉火里,他用责任把一份珍贵的遗存留给后人;在城市的记忆里,他用深情让人们触摸到了那些久远的历史和美丽的故事。


留住陶镇,记住乡愁。相信孙伟庆纪实摄影作品展《留住陶镇》会带给您关于这份乡愁的最绵长的回忆。          


(作者系淄博日报社品牌运营中心主任,淄博晚报副总编辑)

▲2005年博山山头窑广村
▲2005年博山山头河南南沟街30号
▲2005年博山山头河南

▲2005年博山山头西庄


▲2005年博山山头西庄南道胡同


▲2005年博山山头万松山村


▲2005年博山山头侯家大院


▲2005年博山山头窑广村


▲2005年博山山头窑广村


▲博山山头矾沟


▲2005年博山山头万松山村


▲2005年博山山头窑广村


▲2005年博山山头窑广村


▲2005年博山山头窑广村


▲2005年淄川龙泉谓头河


▲2005年博山福山村


▲2005年博山山头王家大院

▲2005年83岁的宋作秀(左)和73岁的翟焕美在万松山村住了60多年


▲2006年博山山头河南白衣庙


▲2005年博山山头河南


▲博山山头河南道胡同人家


▲2006年博山山头万松山村


▲2005年博山山头万松山村


▲2005年博山山头窑广村张国柱家


▲2005年博山山头窑广村


▲2005年博山山头窑广村


▲2005年博山窑广村张同祥家


▲2005年博山山头窑广村李笃孟家


▲2005年博山窑广村大街157号胡同


▲2005年博山山头河南


▲2005年博山山头窑广村


▲2005年博山山头窑广村


▲2006年桓台侯庄


▲2005年博山山头窑广村


▲2005年博山山头窑广村


▲2005年博山山头窑广村朱洪轮(左)与儿子朱通训


▲2010年博山山头张家胡同


▲2010年博山山头张家胡同铁道口


▲2010年博山山头河南


▲2005年博山山头万松山村


▲2006年博山山头河南


▲2006年博山山头河南刘家大门


▲2005年博山山头窑广村


▲2006年淄川龙泉


▲2011年博山山头河南


▲2020年博山河南做火烧的姜家


▲2020年博山山头河南北头井胡同5号的吕大哥住在老窑几十年


▲2020年博山山头西庄火车道口


▲2010年博山山头东镇22号院的这四户人家,在这里住了近五十年,拆迁前合影


▲2011年博山山头河南院落胡同


▲2020年博山山头南沟街牛家窑


▲2005年博山山头东寨街12号院


▲2005年博山山头西庄蒋家林巷


▲2020年博山山头东寨街周家场窑李家大门周爱琴


▲2005年博山山头河南家住孙家园胡同的徐承诰,一直在博陶干工人到退休


▲2010年博山山头矾沟街张家院落在拆迁


▲2010年博山山头即将拆除的四合院落


▲2010博山山头矾沟


▲2005年博山山头一带生产的部分陶瓷


▲2005年古墙、古色、古窑


▲2005年博山山头窑广村、万松山村拆除时的影像


▲2011年淄川龙泉


孙伟庆    


淄博市摄影家协会主席,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


1993年获“淄博市十大摄影家”称号


1995年获“首届淄博市十大杰出青年编辑记者”称号


1998年作品《暗访路边店》获中国新闻奖铜奖


2002年出版《百姓广场》摄影作品集


2002年“漂泊的女作家”图片故事入选《中国百姓故事》一书


2003年作品《模特来到打麦场》入选《中国人本——纪实在当代》一书并被广州美术馆收藏


2003年获“第四届淄博市十佳编辑记者”称号


2004年作品《百姓广场》获山东省首届泰山艺术奖银奖


2006年3月参与策划“百天探访齐长城”大型纪实摄影采访活动并举办“走近齐长城”大型摄影展


2006年8月参与策划“寻找百岁老人”大型纪实摄影活动


2007年2月参与策划“淄博记忆”大型人文摄影活动并出版


《淄博记忆》和《走近齐长城》图书


2007年被授予“首届淄博市德艺双馨中青年文艺家”称号


2007年出版《陶镇》摄影纪实画册


2010年出版《百姓百味》摄影画册


2016年组织策划了“鲁维制药”中国淄博(峨庄)国际摄影邀请展并出版《淄博摄影三十年》


2018年出版<<一带一路遇见德国》和《摄影走过四十年》摄影画册


2018年11月被授予山东省四十年四十人功勋摄影家


2019年担任山东省第11届泰山艺术奖(摄影类)评委


2019年(岁月沧桑齐长城)入选中国国际长城摄影周并为齐长城代言


编辑:吴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