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2020年11月23日)收到北京静观(芦钟林)老先生惠赠专业二胡一把。甚喜。

这使我想起了“子期遇伯牙,千古传知音”的故事。伯牙善于弹琴,钟子期善于倾听。伯牙弹琴的时候,心里想到高山,钟子期说:“这简直就像巍峨的泰山屹立在我面前!”伯牙心里想到流水,钟子期说:“这琴声宛如奔腾不息的江河从我心中流过!”不管伯牙心里想到什么,钟子期都能准确地道出他的心意。于是便有了“知音”一词。我想静观老先生就是现实生活中的伯牙。

静观(芦钟林)老先生,青海省人,不仅是一位优秀的领导干部,同时也是一位优秀的提琴专家。他自幼爱好乐器,喜欢拉提琴。1970年调进青海省京剧团拉中提琴,后来担任剧团办公室主任、副团长。八十年代末期,调入青海省文化厅计财处任处长、副巡视员等。我在“美篇”上结识了静观老先生。我非常喜欢他演奏的小提琴曲。他演奏的《梁祝》主题曲、《牧歌》、《鸿雁》如同天人籁。真是:“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能得几回闻?”聊天中,我说我也喜欢音乐,会拉二胡、会弹风琴。可惜的是已有十六、七年不拉二胡了,一把二胡也被虫蛀蚀了。静观老师听说我喜欢拉二胡,非常高兴,便鼓励我说:“拾起过去的爱好吧!”我说:“那好,我买把二胡跟您老师学。”他立即说:“正好我在北京,别人送了我一把专业的新二胡。因我一直专心恢复小提琴,没动过二胡。我可以送给你,琴很好,而且是很完整的一把二胡。您把地址发给我,我用快递寄给您。”我说:“我买,我用微信转账发给您。”静观老师说:“那您太不了解我了。不能谈钱的事。琴是青海省歌舞乐团的一位朋友在我退休的时候送给我的。我若是收您的钱,那我成了什么了?那就置我于不义啊!我能这样吗?正巧您又是二胡爱好者,正好送给您,等于‘物得所归’!是一件多么好的事情!这是上天的安排!您要认我这个朋友,就把您的地址发给我。”多么诚恳的话语,让我感动至极。一位多么真诚、热心、乐于助人的好老师。

无独有偶。我年轻时,师范学校毕业后就读电大,课余时间喜欢拉二胡。一位师母见我喜欢拉二胡,在我电大毕业的时候特意买了把檀香木制的二胡送给我,我如获至宝。空闲时间我常常拉拉二胡。这把二胡伴着我从学校拉到乡镇,拉到区公所,拉到县委机关。在我人生最艰难的时候,我用这把二胡拉民间艺术家阿炳的二胡名曲《二泉映月》。那如泣如诉的琴声,就像当年的阿炳在无锡惠山下的二泉旁哭诉;就像我在哭诉。琴声伴着我写成了三部拙著。我用这三部拙著卖来的一点点银子,还清了债务,给身患绝症的父母治病,并在县城买了套房子,使我在县城有个安身之所。琴声伴着我熬过了那段最黑暗、最艰难的日子。琴声伴着我一个男人带大了一双儿女。后来,一位莽夫骗走了我这把心爱的二胡(那位穷得叮当响的莽夫先是说借二胡拉几天,后来便说二胡摔碎了,事后听人说他以高价卖了出去换饭吃),我伤心至极,从此再也不拉二胡。另一把二胡闲置在高柜上,堆满了灰尘,被虫蛀蚀。

这一晃就是十六、七年。如今我又遇到了静观先生这样一位好老师,重新燃起了我喜爱二胡的欲火。我要跟着静观老师好好学学二胡,退休后,让琴声再度回到我的生活中来,自娱自乐,岂不快哉!感恩知音,感恩琴声。祝静观老师健康长寿!祝我的那位老师和师母健康长寿!有您们真好。一路琴声,一路歌声,让生活充满阳光。

雪峰山人时耕写于雪峰山下补拙斋

2020年11月23日


静观(芦鈡林)先生惠赠给本人的专业二胡

静观(芦鈡林)先生在演奏小提琴协奏曲《梁祝》主题曲

  [补拙斋三草] 为补拙斋主人时耕在自己书斋补拙斋所撰文草、吟草、联草。版权归本人所有。时耕原名肖春生,男,别号雪峰山人。湖南省洞口县人,系湖南省作协会员。有合作意向或出版本人文草、吟草、联草者请联系本人。联系电话:188901918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