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飘到我家窗台的那朵雪花,

今年是否,

依然能来到我家?

那个把酒沏茶的人,

天冷了,

你还好吗?

《叶子的犹疑》

窗前一棵树上的叶子

小雪过后

仅剩几片还悬在枝头

我窥见了它的犹疑

落还是不落

落下便魂归大地

投胎转世 早日重生

不落 还依存着一点树的温度

要挺过冬天劲吹的西北风

多大的力量才能牵引得住

  凌云说:

“我在这里,你在哪里呢”?

《凛冬》


雪花儿

是夏华相思的泪

错过了你炽热的眼神

只好在凛冬里盛开


没有姹紫嫣红的色彩

献给你的

只有晶莹的洁白


静静地等你

莫让我在空旷的人间

独自的徘徊

为君暖壶释怀酒,

再沏一杯智慧茶。

过往烦恼皆放下,

净心自在出莲花。

《寒冬》

那洁白的雪花

是四季的心血所化

飘飘洒洒漫山遍野的下

没有绿蚁新醅酒

红泥小火炉的温馨

找个东北的热炕头

温上一壶酒也很热情潇洒

来一小盆小鸡炖蘑菇

加上几样可口的菜

围坐在炕桌上

话家常

吃完酒

再泡上一壶茶

吃着黑土地里长出的瓜子,榛子,松籽

缕缕的芳香混着雪花

香气四溢

给人的感觉一点都不比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的差

《凛冬》

进入初冬

小雨稀落

阴冷潮湿

没有一丝

下雪之意

年年盼雪

覆盖田野

《凛冬》

凛冽的风,

带着前世的怅然,

卷起我今世的长发。

……

雪花捎来了思念,

在一盏茶里化开。

且摆上红泥小火炉 ,

斟上一杯醇香的美酒 ,

静待。

  喜欢这样的感觉,淡淡的,梦一般恬静,水一般柔情。


喜欢这样的日子,素雅洁净,轻若风,悠若云。


于浅笑安然里执一缕墨香,聆听陌上花开的声音,那些牵牵念念,也便穿过红尘岁月,温软了一怀恬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