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探敦化官地通沟岭古城与老虎洞(神仙洞)

通沟岭山城是一座千年古城,现存渤海至辽金与清代文化遗存景点多处。

“老虎洞”为什么又叫“神仙洞”,难道真的有神仙吗?是那一路神仙呢?据史料记载,一个叫李大法师的人,上世纪20年代初在这里修炼并传道。李大法师名叫李天真,又名李天贞,原来是一个和尚,舒兰县火轮川人,曾是灵云寺达摩派弟子,想自创“天真派”,曾去吉林化缘,以气功方法表演了在室内40天坐禅不吃饭,得到了一些有钱的人的布施,凑集了一些钱,并得到两只骆驼,那个年代吉林到敦化还没有修筑铁道,交通很不方便,于是,他就骑着骆驼,历经半个月行程来到敦化。选中老虎洞进行修建,准备学达摩老祖面壁修炼,并传道。可是好景不长,九.一八事变,李天真法师和他的两个徒弟杨济方、于宪睿分别当了群众组织的抗日大刀会的法师。并率部加入了王德林的救国军。并都在军队里担任要职,其中于宪睿任救国军剿抚司令。

  仙人洞建在悬崖峭壁之上,下面是湍急的沙河峡谷,只有一条仅容下一只脚,隐藏在草丛之中的,蜿蜒曲折的小道,异常险峻。稍有不慎滑落下去后果不堪设想。

仙人洞附近还保留着当年饲养骆驼的天然洞穴,原来存放杂物的一个个大小不等的小洞穴依旧完好无损,泉井里的水仍然是清激见底……

在救国军二打敦化战斗中,李天真,于宪睿、杨济方率本部大刀会,在大桥东驼腰岭与日军展开激烈作战。战斗是1932年6月15日拂晓打响,长达40华里的战线上顿时枪炮齐鸣,日寇有八个分队(排)的兵力,武器装备精良,大刀会只有少数枪支,多数大刀长矛,凭借地形优势和大刀会勇士们的顽强抵抗,有力阻击了敌人,使之不能前进。战斗持续到下午4点左右,勇士们反复冲杀,用鲜血染红了山丘,以血肉之躯阻击了装备精良、训练有素的日寇数次进攻,其状况惨烈空前。这次战斗在日寇的资料里有记载,对此次战斗中国人民的勇敢表现,他们难以理解。此次战斗中大刀会将士有多名勇士殉国,杨济方在这次战中壮烈牺牲。

  这里盛产各种野果山珍。春天漫山遍野的梨花开放香飘四溢,峡谷两岸金达莱如火如荼,秋季万山红遍层林尽染,冬天又变成了如梦如幻的童话世界……

李天真大发师后来组织大刀会一直在通往宁安的交通线上阻击日寇,战斗足迹遍及东京城、宁安,通沟镇(今官地岗子)一带。后来,李大法师也在战斗中牺牲。

于宪睿于1933年率部西进桦甸,不料在行军到桦甸县滚马岭山中,遭遇日寇精锐部队包围,激战中,壮烈牺牲。1946年于宪睿生前好友王庆、宫绍新等14人聚资,在半截河村(翰章乡翰章村)南500处,修建了一座石塔,塔高近4米,名为“义勇英灵塔”。建塔14人中的宫绍新是抗日英雄陈翰章的舅舅,“义勇英灵塔”和现在陈翰章烈士陵园相距不到200米,东边与原来的陈翰章故居也不过300多米。

这条河里盛产黑曜石,古时的先人用它磨制箭头,加工制作精美的饰品。

在这座古城时常能发现一些古代文物残片或遗迹,为考古研究提供了翔实的参考依据。

我们仔细看看这只瓷器残片,上面是一只龙爪踏青云图案,龙图纹饰在古代非普通人能使用。足以佐证这座山城从渤海时期(战略攻势)开始到辽金(囤兵守城),又延用至清(驿路兵站)、民初(交通枢纽)。都有重要人物驻于此。

可以联想:它是一位带有圣上使命的统领將军使用的杯盏,曾用它与戎边官兵们把酒言欢,或许是古驿站的餐具,迎来送往匆匆的过客,也可能是李天真法师与弟子们用它喝完了壮行酒去抗日杀敌……

残瓷碎片虽微,足以鉴往史之深。在它上面映衬着一代霸主的辉煌伟业,激荡着千古永存的驿路雄风,流淌着抗日英烈的壮志豪情,抒写着悠悠历史的华彩乐章!

英雄值得缅怀,英雄值得敬仰,英雄更值得礼赞!

多年来几次探寻这个富有传奇色彩的古城奇洞,萌发出前所未有的创作激情与冲动,一部长篇小说初稿己经形成。并设计了这部作品的几种封面草图。

七 律

通沟岭仙人洞秋游


寻幽探奇入通沟,

三友登攀东山头。

崎岖百载邮驿路,

峻岭千古帝王洲。

绝壁悬洞游人叹,

沙河浪险鬼神愁。

峡谷雄风今犹在,

荡气回肠写春秋。

张伟原创于沙河峡谷2019.10.4

欢迎各位朋友到此一游,我亲自做向导兼解说。

摄影: 晓刚 黑马 张伟

撰文: 张伟

制作: 张伟

动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