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完水上雅丹,约上午10点,依依不舍地离开水上雅丹回大柴旦,途经南八仙。

临近南八仙,路边出现一片祥云。象不象鳄鱼?连眼睛都很清晰,栩栩如生!

“鳄鱼”的身子横贯公路,公路的两边都是雅丹地貌。

沿着小路,可以深入进去游览。观赏完水上雅丹的我们,对陆上雅丹少了不少兴趣,于是顺着公路看看路边的雅丹,我则爬上了天窗拍了几张。

回到大柴旦,休整了半天,第二天一早出发,下午到达敦煌,入住月芽小舍。小舍就在鸣沙山月牙泉景区边上的村子里,步行去景区大门.只需十分钟,这为我们玩好鸣沙山月牙泉提供了很大的便利。

鸣沙山月牙泉,沙泉共生,妙作天成,古往今来以此奇观闻名于世。记得几年前我是在同事的电脑桌面上第一次见到它的倩影,一直心向往之而始终未能如愿。今年在研究青甘环线行程时,锦同学觉得大环线行程太长,希望能压缩行程,走小环线。好在有额济纳胡杨的吸引,最终还是确定了大环线,终于见到了它的真容。


鸣沙山以沙动成响而得名。东汉时称沙角山,晋代时始称鸣沙山。东西长40公里,南北宽20公里,主峰海拔1715米。峰峦危峭,山脊如刃,经宿复初。人乘沙流,有鼓角之声,轻如丝竹,重若雷鸣,即“沙岭晴鸣”。(摘自景区介绍)

月牙泉处于鸣沙山环抱中,其形酷似一弯新月而得名。古称沙井,又名药泉,清代始称月牙泉。水质甘冽,澄清如镜,绵历古今,沙不进泉, 水不浊涸。铁鱼鼓浪,星草含芒,水静印月,荟萃一方,故称“月泉晓澈”。(摘自景区介绍)

下午5点多,赶着进了景区。

这个点,景区里仍然很热闹,载着游客的驼队络绎不绝。

果然是山脊如刃。

只是未听到鼓角之声。

鸣月阁。

逛完鸣月阁,天色已晚。

夕阳已渐西下。

月儿已挂中天。

赶紧上山。不时还回头拍一下月牙泉。

随着高度的提升,拍摄的视角也渐入佳境。

上得山来,各种角度捕捉兴奋点。

红裙永远是沙漠里的亮点。

夕阳已然西下,还是早点回去,明早还有日出等着我。

西北的景点有个特点,大多可以二次进园,而鸣沙山更好,可以三次入园。出园时在门口脸部识别,下次进园无需购票,走脸部识别通道直接进入。一早起来抓紧入园,为节省时间,我们选择乘骆驼上东山,谁知需凑足4人以上才能成行,我们两人只得等着散客来,反而耽误了时间。

终于出发了,还未上得东山,太阳已快冒出头来。

没走多远,太阳终于冒出头来。

四姑娘驼队进入了我们的视野,正好做我们的模特。

阳光的照耀下,蓝天白云沙刃,好一个美字了得!

沙的倒影。

驼队把我们送到铁背鱼广场,正好往前走几步去看看朝阳下的月牙泉。

朝阳下的鸣沙阁仿佛穿了件金衣。

鸣沙山山刃上被风扬起的沙尘。

回去休息的驼队。

由于约了12點的莫高窟A票,赶紧出门吃完早中饭去莫高窟,莫高窟回来已经4点半,再吃中晚饭,回鸣沙山拍日落,差点没赶上,爬上沙山,太阳已将要落山。

华灯初上。

下得山来,再拍一下鸣月阁的灯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