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二零二零年八月八日这一天,八十八岁的独居老人金正方突发心梗,被邻居发现紧急送往雾都中心医院,但是,在抢救之前需要亲人签署相应的同意书,根据送老人来医院的邻居们介绍,老人唯一的女儿远在加拿大定居,近年来很少回国,而他们能见到的一位唯一跟金方正老人有接触的人,是一个名字叫任素萍的八十八岁老年女人,住在三百公里以外的蓉城,偶尔会过来看望他,或许这位叫任素萍的老年女人是有资格签字为金方正的人。时间在紧张地逝去,这时的每一秒钟都很重要,所有的人,都在紧张地搜集寻找着这个老年女人任素萍的信息。经查询金方正的手机通话记录,医生得知了这位老年女人的电话并随即打了过去。对方接通电话后,得知金正方正在医院抢救的情况,毫不犹豫地说了句:我马上就到,请你们务必采取有效措施,保住金正方的性命。果然,大约两个小时左右,这个叫任素萍的老年女人急火火地赶来了。
据当时接诊的医院心内科主任符秀艳介绍,当时她见到从蓉城赶来的任素萍之后,常规地询问她:你跟这位金方正是什么关系时,任素萍清清楚楚地回了四个字:初恋情人。一进到医院里,任素萍就焦急地恳请医生说:医生啊,我信任你们,金方正的事我做主。在联系了金方正远在加拿大的女儿,并在得到尚属清醒的金方正授权后,任素萍颤巍巍地在手术同意书上签下了她自己的名字。随后,金方正被推进手术室。两个多小时的手术非常成功,已现危象的金方正,终于被从死亡的边缘拉了回来。当金方正在重症监护室清醒过来,一眼看到那只拉着他胳膊的手,老人家随口说出的一句话和接下来发生的事情,简直令所有在场的人感到吃惊,只听那会说话还很吃力的金方正很小声地说:我还是冷,萍萍你打开胳膊让我靠一会……而听了这话的任素萍,竟然立刻张开双臂把金方正紧紧地搂在了怀里。
人们好奇,更想知道在这两位年逾古稀的老人之间,到底发生过什么。
那是早在1932年的时候,有一男一女两个小孩同时出生在蜀中乡下的一个村庄里,这两个孩子一个是金方正,另一个是任素萍。他们俩在一起长大、一起游戏、后来又一起去镇上读学。任素萍至今清楚地记得,家乡的冬天特别阴冷,那个时候他们住的土坯房根本就没有什么取暖设备,有太阳出来的时候,住在一个院子里的金方正和任素萍,就会一人坐个小板凳在院当央里晒太阳,可是晒着前边后背凉,晒着后背前胸凉,每到这个时候金方正就会赖赖地嘟囔句:萍萍你打开胳膊让我靠一会-----。任素萍说,小的时候我们俩就是这样,两小无猜没有半点的生疏和腼腆。
等到两个孩子快要小学毕业的时候,家境原本还算殷实的任素萍爸爸,在一次跑长途贩卖盐巴的路上被日本鬼子的飞机活活炸死了!实在没有办法继续读书的任素萍只得辍学在家,帮着妈妈做豆腐卖维持生计。那个时候年仅十二岁的任素萍,每天还要上山砍柴、担水做饭、照顾弟弟,几乎没有一刻钟是闲着的。金方正把这一切看在眼里疼在心上,只要自己一有闲暇就会帮助任素萍。任素萍回忆说,当年她们村子担水的地方,必须经过一道很高很陡的石头台阶,那石头台阶平时还好,但是一下过雨就滑的很,空手走上去都会跌跤!为此,金方正每次都会先把水挑过石头台阶,才肯把担子交给任素萍,年复一年日复一日,两个小小的孩子,就是在这样的苦难生涯中结下了深厚的情谊。
任素萍说,那个时候的金方正特别爱吃烤红薯,晚上,任素萍在豆腐房做工时,就会经常在炉灶里烤一个红薯,然后背着大人偷偷交给他,看着金方正香香地嚼着她亲手做出来的烤红薯,任素萍的心里有说不出来的甜美。多少年之后她才明白,当时那状态或许就叫做爱情吧。只可惜,他们俩这样美好的日子并没有持续下去。任素萍的妈妈是个长得很漂亮的女人,她因为不堪一个时常窜进村子的土匪头子凌辱,用柴刀砍断了那个家伙的左手腕,在一次带着弟弟挑担出村卖豆腐时,被那个凶狠的土匪头子把她娘俩推下了山崖!这还不算完,那个土匪头子还放出风来说,要把任素萍抓进山里给他做压寨夫人!成了孤儿的任素萍和金正方一家都怕得要死,在一个深夜,任素萍在金方正爸爸的帮助下,搭上了一辆开往蓉城的军用大卡车。当时,两个情窦初开的少年,甚至都没能来得及做一个像样的道别。而这一别,就是整整十多年的时间。
  来到蓉城之后,为了活命,14岁的任素萍经人介绍去给一个大户人家做保姆,每天,她从太阳露脸干到太阳落山只能吃到两顿饭,还没有半文工钱,跟她一起做工的吴妈瞧她实在可怜,就把她介绍给了自己的娘家侄子。说到这里,任素萍眼中的泪水扑簌簌地滚落下来,她说:让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我这边刚跟吴妈的侄子结婚,就接到了金方正的来信,那信上金方正告诉我说,等他大学毕了业马上就来蓉城娶我!接到金方正来信那天,任素萍哭着找到吴妈倾诉, 吴妈十分同情她的遭遇,安慰她说:算了嘛苦命的孩子,你跟金方正俩个真是没有这个姻缘呐。
  时间一晃到了1953年,在雾都一个设计院做技术工作的金方正来蓉城出公差,而此时的任素萍刚刚诞下了她的女儿。金方正给任素萍写了一封约请信,特地让她把孩子抱来给他看看,而在那次见过面之后,双方就又一次中断了一切联系。这一切,都被任素萍深深地埋在心底,从来也没跟任何人说起过,直到2014年秋丈夫去世。
第二年春寒料峭的时节,任素萍在一个梦境中梦到了小时候的金方正耍赖地靠着她的前胸取暖-----。哭醒后,任素萍就把这个埋在心底许多年的事情告诉了自己的女儿,接下来,孝顺的女儿陪着妈妈来到千万人口的雾都寻找金方正。
金方正也觉得这事奇巧得很,他说,来雾都寻找我的任素萍,刚巧碰到了一个认识我的熟人。金方正说他这个熟人是他的棋友,两个熟络得很,当时问明情况之后,那个棋友马上就把我的电话给了任素萍。记得电话接通后,任素萍跟我说的第一句就是:正正啊正正!我找了你几十年,终于把你找到了!。金方正说那是一个繁花似锦的春天,他从雾都到蓉城一下火车,离老远就看到了等在出站口的任素萍。到了任素萍家里,两个老人相拥而泣------。几天之后,他们回了趟蜀中老家,重新爬了会读书时一起爬过的山,重新淌了下从前一起淌走过的河,还重新吃了许多顿小时候最爱吃的家乡饭,金方正对任素萍说:咱俩啊、转了这么一大圈又重新转回了原点,真是从生到死一辈子的缘分呐。
 知道了两个人的故事之后,二位老人家的儿孙和所有的亲人都非常珍重他们的这份情感,是啊,人老了之后真的很需要有人陪伴,任素萍说:我们俩颠颠簸簸好不容易又接续起前缘,所以再也不能分开,一定要一起把这辈子好好走完。看到金方正和任素萍两个从咿呀学语到萌生爱恋,从无奈分别到世纪重逢,着实令人感慨。
这真是:八八高龄发心梗,初恋签字急救应,爱意萌生发小时,暮年得续旧日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