迎面而来的是一缕缕清凉的气息,这份清凉来自崂山顶端绕着岩石蜿蜒流过、叮咚作响的一条溪流,名叫北九水。

很久以前,白沙河从崂顶涌出,穿山越涧,村民生活在深山,出行于河道须反复九次涉水过河,故称之。

从停车场逆流而上3公里至终点潮音瀑。一路上尽显山体的雄壮和水流的清澈。草木层峦叠嶂,郁郁葱葱,夏日骄阳从罅隙中洒落下来,光影点点,风移影动。翻卷着白乎乎浪花的溪水,散发着生命的气息,深深地吸一口气,沁着甜润和清新,直入胸腔。

  清风里悦耳的鸟鸣,鸟鸣中伴杂着孩童嘈杂的嬉水声,嬉水声一直蔓延到游人的笑容中。

自然界的美好,如磁铁吸引着历朝历代文人雅士为之倾倒,“九水水九曲,曲曲穿幽谷。四周山色青,两岸松涛绿。涧底一线画,怪石何攒簇。流水从东来,数步一回复。路陡流水转,一转山一束”。

及至靛缸湾,上方岩石上的瀑流哗哗淌下,在湾中溢出,经过长长的峡谷弯弯曲曲时急时缓时聚时散奔腾而下,冲刷和搬运着形态各异的巨石。

峡谷间的溪流是暑假中孩子们的天堂,尖细而兴奋的叫声回响在山谷中,是生命的赞歌。

  《浮生六记》中有一段文字写得极好:“世事茫茫,光阴有限,算来何必奔忙!人生碌碌,竞短论长,却不道荣枯有数,得失难量。看那秋风金谷,夜月乌江,阿房宫冷,铜雀台荒,荣华花上露,富贵草头霜。机关参透,万虑皆忘。夸什么龙楼凤阁,说什么利锁名僵。闲来静处,且将诗酒猖狂。唱一曲归来未晚,歌一调湖海茫茫。逢时遇景,拾翠寻芳,约几个知心密友,到野外溪旁。或琴棋适性,或曲水流觞,或说些善因果报,或论些今古兴亡。看花枝堆锦绣,听鸟语弄笙簧。一任他人情反复,世态炎凉。优游闲岁月,潇洒度时光。”

倘佯清凉世界中,果然是一帖清新静气的良方。

  溪流一去不复返,人生亦是。改变思维定式,便会有心灵上的突破。

崖壁上刻有古人的诗词,或是文人心境的记录,或是游客心情的写实,但终归是食人间烟火的凡人。

在小道的凉棚下面,花上二、三十元,泡上一壶崂山绿茶,品一口当地村民的野菜包子。浮生若梦,让梦丰实一点更好。

  北九水暑日清凉之地,置身其间,整个心身像溪水底下的石块一样沉了下来,大自然毕竟是人类的先生。许多时候腰间里并不缺少银子,短缺的是觉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