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纪的天才;

荀县

发达的社会:


平安是一个小熔炉,

水火一般淬炼的兵刃,

学校是一个大染缸,

花卉一般炫烂的华衣,

共同构成了一片天,

工农企业商会的法人,

区委会组织处书记,

市政府特别派要员,

三教九流的一地学生,

五颜六色的一班骨干,

机关媒体总领头阵,

社会舆论压轴在线,

衣食住行男女的素人,

有拼命的李家媳妇,

辛辛苦苦的收览业务,

有敢战的赵家姨娘,

寻寻觅觅的洽谈合作,

当然你就很讨厌他,

打造优秀的营销团队,

既赖于部课的支持,

完善的公共社会服务,

更赖于框架的负责,

如何发挥投资的效用,

迴避一点金融陷阱,

如何培养理财的直觉,

迓迎一点科技贿赂,

毕竟是在与钱财过招,

势问哪家百姓能够,

征脱其间的奢侈享受 ,

贫穷是一种旧道德,

文明促使的经济流行,

富贵是一种新秩序,

青春的风尚是为潇洒,

找到一份称职工作,

或者是为了别样前程,

交到一位美丽朋友,

幸福的爱情千万种类,

小喱它不少又嫌大,

捆绑的婚姻心头打架,

七杂八乱的是文化,

亲密的关系我们挚爱,

八部九离的是区分,

竞然会变成一种挫折,

大喱不多它又嫌小,

到底是玩脑袋的游戏,

为了并畜一点生机,

分散的思念是种方向,

为了兼收一点底气,

人材的创造是种动力,

收税纳税总归义务,

世界是个循环的关闭,

米面鱼豕你们没品,

突武的高楼平地而起,

坐佣我建筑的屋房,

味糜的生活甘之若饴,

玉食美女他们尝尽,

有限责任公司的到处,

逃税避税就是权利,

会计事务所的刘慎手,

综掌拓扑学的系数,

法律咨询处的张满足,

精通统计学的概率,

机械熵场的指数增长,

比忒系欧拉的公式,

规范群域的素数集分,

引利届高丝的出发,

有用的是欲望的熔炉,

打亮你世界的目光,

追逐的是奇迹的创造,

流连他宇宙的沉沦,

劫取的是荣誉的染缸,

生活就是一道练习,

快意的是神奇的数字,

可怜的是一道作业,

求助的是满屏的符号,

去那个东西来帮忙。





元首的告白;

典荀

世界的空气:


如果我有一个亿,

我就买个总统玩玩,

现在不流行皇帝,

当个主席亦也很行,

其实无论谁当权,

只要有点本事就成,

一点儿工人技术,

二点儿农民体力,

顺便抓上几个贪官,

再污染一下下经济,

文明在世纪衷止,

江河湖海可以改流,

气节是什么东西,

卢毛家的亲戚庸俗,

早晚已成为过往,

包龙家的高朋亮友,

在我们身边职旧,

当时间的圣明时代,

我们要紧随形势,

发展才是第一要务,

为了资源的掠夺,

我们要守得住领权,

为了国家的意气,

我们要拼搏而争取,

从我做了元首后,

世界就在我们手中,

从我做了元首后,

世界将被重新瓜分,

只要我一声号令,

宇宙都得抖擞精神,

听从我们的调命,

就算地球母亲垂泪,

淹息了几个国家,

奈何我殷勤的指挥,

捎带上几分聪明,

挑起它几下战争,

世界格局就会纷乱,

机器就可以运动,

田园就可以生产,

财宝钻到我家里面,

你瞅弥漫的硝烟,

人民就是群蝼蚁儿,

他瞧残酷的兽性,

贫穷富贵世界倒旋,

法律唯权的信仰,

弱肉强食的选择,

只有懂得才能看见,

基督只会弹钢琴,

佛陀只会唱诗歌,

只有苏丹老人家它,

忙着赚钱挺乐和,

毕竟世界需要秩序,

打仗流血又流汗,

弄脏了衣服好难看,

北印度洋的鱼子,

流连餐桌上的美食,

西太平洋的美女,

绝配裙衩下的浪漫,

千万亿元的伸手,

后面养着多少金币,

心力到达的满足,

生活哪敢有点意见,

中东肥腴的油水,

牵起多少人的嫉妒,

安南缔结的议会,

是谁偷了我家的钱,

主席的总统摇头,

从哪个方向看我们,

我们都是个浑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