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才洗碗的时候在听《有限和无限游戏》说到:“洗碗的时候是想快点结束去看电视,还是把它当做一个能洗出幸福感的事”。我感觉自己心动了一下,此刻我是完全忘却了,完全沉浸在书里,这算是有限还是无限的游戏呢?由此我也想到在户外登山的时候,我是想着快点结束,还是把自己当做一个登山者的角色,在做一个无限游戏呢?

2020年11月21日周六,今天的山岭户外线路是柴狼小道,预计行程20公里,爬升1300米。

狼谷是乌鲁木齐县托里乡哈萨克族牧民的一个夏牧场,它位于南山前山的最东面,东临G30高速,高速两旁的“大风车”绵延上百公里,这是我国著名的黄金风区,也是我国风电产业的摇篮所在地。狼谷的最高峰43达坂也在偏东方向,狼谷西临s103省道,这是一条通往艾维尔沟煤矿的道路。围绕43达坂的南北方向各有一条宽阔的山谷,传统的狼谷线路就是从南边的山谷进入,北边的山谷出来,北边的山谷是溪水峡谷,是一条雪水汇集的溪流,绵延7、8公里一直到距出口1公里多的地方,形成一个天然的湖泊,湖水清澈,因周边都是高大的松林,湖水呈碧绿色,户外山友称之为“小天湖”(4040达坂附近的高山湖泊是大天湖。)。

狼谷是乌鲁木齐传统十峰的一个普通线路,大约行程18公里,爬升1200米,也有低于1000米爬升的逃跑线路。我们今天的柴狼小道是狼谷线路的加强版,难度、强度都超过传统线路很多。

我们全队31人从柴窝铺风电基地附近的公路下车,因本周下了冬季的第一场雪,虽不算大,但是温度降的很多,今天也是预报温度最低的一天,低温达到了零下10度左右。我们下车时正逢太阳露头,风儿反而不大,我们稍事整理,便沿着戈壁滩向着近在眼前的大山走去,走了大约三公里,终于来到山脚下。

翻过一座小山梁,前方竟又是一个宽阔的山谷,山谷间被金色的阳光轻柔的抚摸,远远望去,前方高山上的博格达峰披着金色的佛光也露出一个小角,第一次有一种登山中佛光普照的愉悦感。

这个线路开始的非常完美,又在爬升不大的路上走了约5公里,才开始正式的爬升阶段,新疆的户外线路通常会把大部分爬升放在上午完成,今天要是走的快,应该可以在山顶最高点的大平台吃饭。

经过热身,我们逐渐进入最佳状态,而此时爬升的高潮部分也到来了,迎着曙光,依着陡峭的山体,我们进入一个登山者的无限游戏角色,穿行于裸露的山边,行走于嶙峋的山脊,爬行于厚雪的密林。我们越过一个又一个美丽的垭口,融化在这迤逦的山岭中。

43达坂是我们的目标,以至于每到一个垭口,前面的高山就是43达坂似的,我们一次又一次的认错了山,你的真容我们最终也未能得见。

山岭户外今天的领队是塔格,一位高大幽默的资深驴友,因为有线路很熟的休闲和冰山在,领队一开始就做了收队,便于照应后面的弱驴,今天线路难度还是比较大的,有个别驴友在后面拉的比较远,因此实际领队休闲和冰山决定在此处吃午饭,我看我的两步路数据,已经爬升1100多米了,领队冰山说后面还有400米的爬升,放在下午了。

一个温暖的小平台,我们近30人沿着山脊三三两两的开始进入午饭时间,在这如诗似画的地方,吃着热饭,喝着美茶……

在我们午饭快结束的时候,辛苦的领队塔格和后面的队员也到了,稍事整理我们继续最后的登顶之行,通常饭后会走的很辛苦,主要是思想上的放松和身体的冲刺在斗争,今天我到没这感觉,也许是吃的舒服,体能也有提高的缘故。

没多久,我们就登上了目标平台,如果说上周的红旗山是暖阳,那此时的狼谷山顶就是骄阳,可能是今天的温差较大,体感极舒适。

大平台视野很宽阔,一览众山小,43达坂就在不远处,海拔2600多米,我们所处的山顶海拔大约2576米。

冰凌花,上善若水,无所不美!

这张照片你发现了吗?

大家在骄阳下的大平台休闲、嬉戏、聊天,享受这冬日里难遇的时光,待队友全部到齐后,进入后半程,虽然还有一半的路,但基本都是沿山谷下行,一路美景,我们的初雪其实并不是大山的初雪,那里早已入冬,只是因为积雪融化的少了,才把这条山谷装扮的银装素裹,那纯洁的颜色绝不单调,总是被阳光、被冰雪、被融化的冰水、被驴友的热情反射出艳丽的五彩。

快到终点的时候,又见小天湖,冬季里她盖着刚刚新做的洁白棉被沉沉的睡去,仿佛梦中还呢喃着,“这一年太累了,让我美美的补个觉!”


最终在6:30我们全部队友到齐,进入归程,最后的数据是里程20公里,爬升1400米。

文中使用了快乐老妖、男人如山、塔农、塔格、青杏子、萧萧竹鸣、知不道的部分美照,在此一并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