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说“时间去哪儿了”,也有说一切都是那么匆匆。昨夜,树叶看着对秋的不舍,带着那颗不甘落寞的寂静走了。此刻,天空飘着洁白的精灵,雪来了,万物静籁。而城市,灯火阑珊处,有个人在仰望雪片飞来的方向……

  雪来的时候是静悄悄,毫无声息的,只是风儿的迎来送往,便让它有了节奏,有了乐感,延长了欢乐时长。究其雪的一生,它来自浩瀚的天空,在亲吻大地后,成为冰,成为水,也有可能成为水蒸气,只有少部分再聚云成雪。它说,这就是我们的轮回。

  雪从远方而来,它的无暇总是让有想法的邪恶以挟持。被大风带走时,留给人间的则是凌冽;被冷空气带走时,奔向人间的则是严寒;被雾霾带走时,洒向人间的则是肮脏;被绝望带走时,留给人间的永远是凄凉……雪哭着说,我就想简简单单做一回冬天的雪,其他不是我本愿;而你们确说,它的想法太简单了。今天,我终于理解了它的无奈……

  雪虽然来的时候都是成群结队的,他们缺乏安全感,却又向往亲密无间,这是“群体性孤独”。在形成雪的那一刻他们就只有一个使命:到人间!在自由落地的过程中,每片雪花的处境大不相同,丧失了面对面的的沟通与交流,以至于都“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它们在一起下落,却不交心,而是各自看周边的世界;即使相聚,也不是叙旧,而是拼命看圈子之外的世界。如同在课堂上,老师在讲,学生在网上聊天;会议中,别人在报告,听众却在收发信息。看着是似乎在一起,但实际上都活在自己的“气泡”中。因此,雪的到来,它是孤独的。

  其实,雪是美的精灵,通体透明,代表着纯洁。它有美丽的梦想,让自己与大地融为一体,奉献自己的一身清白。冬天,因为有它而给很多人带来童真,给诗人画家描绘意境,给山河披上婚纱,给大地乡村带去春的希望……

  看着雪的飞舞,再看人间的月缺月盈、花谢花开,我们得知:生命的轮回也是一种客观存在。有时转身也是为了奔赴希望,更是为了明天的美好。

  只要我们心里装着最初的温暖,这个冬天,只是等待,而不是煎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