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到每年冬天,当初雪落下的那一天,人们便坐在庭院里,穆然无言地凝望那一片片轻柔的白色。穆然,是一种虔诚。无言,是一种敬畏。与一片片柔美的雪花安然相坐,彼此相望,这又是一种怎样动人的深情。

初雪,是一朵稀世的冰晶花开,一幅唯美的冰雪长卷,封锁在茫漠的滚滚尘烟里。

如果你整日里延续的日子,刚好是在一个现实中的《雪国》的地方,漫天漫地、满城满园都是白色,这白色的世界旷达其意,洁素无比。

当清寒的西风又起,第一片初雪的莹白如约而至,在清白的光彩的雅韵里,在瑟瑟翩翩的悠然里,这世间最柔软的初心业已初现。

生命中的初雪,纯洁而高贵,是生命里最柔软的部分,是岁月里最高贵的宁静。

它蕴藏在最深的灵魂里,这便是爱。爱从诞生之日起,便是与生命同生共死的。这是被每一位诗人尊重和享用过的最圣洁的词。

甚至比第一缕霞彩出现在天际的黄昏,第一次绽放的普照大地的晨光更加弥足珍贵。

雨雪霏霏,如絮如烟,曼妙绝伦,如青春无法言喻的倾心相爱,是纳兰词里的人生若只如初见。

鲁迅说朔方的雪是孤独的,我觉得还应是美善的。

生命中的初雪,是暗夜绽开的第一片花瓣,清芬着你苏醒后的第一个眸光,掩去人性中的一切丑恶,让你永世洁好。

当初雪轻柔的纱幕笼罩整个大地,冬天便真的到来了。

而生命里的初雪,则是谜一般的漫漫人生的开启。

文/作者 | 郭文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