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们回来有要事须办理,飞机转网约车,紧赶慢赶在办事人员收工前到达,就在翁婿俩见面一支烟的功夫,母女俩便把人家需花一两个小时才能办完的事利落办妥,喜出望外!迫不及待执行原定计划:南翔老街走起!

江南古镇星罗棋布,上海南翔老街和其他古镇的建筑布局大致相同,少不了河水纵流,小桥横卧,河道两边则是斑斓的石板小路,商铺鳞次栉比。这里的河道中没有游船,倒也多了几分安宁。

秋冬之交的黄昏总是来得很快,白昼和黑夜之间仿佛安装了开关,转瞬间夜色笼罩了整座古镇,阑珊的灯火交织着袅袅的蒸气从商铺的窗口飘散出来,缱绻着温暖和惬意。在九儿和踢宝的陪同下,夜游家门口的南翔古镇,寻访南翔老街往日的人情旧事,倒是与南翔结缘三十多年来的头一回。

号称“魔都”的大上海,是一座充满魔性和兼容的时尚之都,更是一座小笼包子和生煎包子的城市。清晨,老上海的大街小巷,每一条马路上都可闻到生煎包子的味道,因为生煎与豆浆、油条是共生的。南翔也不例外,但遗憾的是老街奥灶馆生煎包只能永远封存在记忆里了。小笼包则是茶点而不算早点,所以在老上海人的心目中,小笼包的档次和品位明显高于生煎包,而南翔则是小笼的发源地,到南翔不品尝南翔小笼包子岂不是枉去一趟!

孔子主张“食不厌精,脍不厌细”,南翔小笼素以皮薄、馅多、卤重、味鲜而闻名;外观小巧玲珑,形似宝塔,呈半透明状,晶莹透黄,一咬一包汤,满口生津,滋味鲜美。既将“精细”发挥得淋漓尽致,同时以它脍炙人口的醇香鲜美令饕客们欲罢不能。四人落座长兴楼临窗的八仙桌,七十只小笼包作为主打(先点了四笼六十只,只是有点撑,但不难受,再加十只挑战一下胃容量),一锅乳白色的羊杂汤点缀着碧绿的香菜末,白切羊肉亦是本帮特色菜不容错过,邻桌的绿油油亮晶晶的酒香草头看了眼馋,干脆点上一盘。看着越战越勇的爷仨,惊讶之余我终于明白了原来美味才是心灵的知己。只要用心,每个人都是食神!

四方食事,不过一碗人间烟火。万千得失,不过一段烛光消逝。其实吃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跟谁一起吃。一家人围坐在一起欢声笑语其乐融融,最简单的幸福就是孩子们吃撑扶墙,冯老师抿嘴而笑。胃暖了,身也暖了,心更被暖了化了!

一生太短,那就分秒必争地做有趣的事,爱喜欢的人吧!就像今晚一样,让时光恣意地流淌在悠逸的古镇里、氤氲的烟火里、光影交织的梦里……

(2020-11-22记于姑苏美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