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雪,将最后一点秋色抹去。雪后的荷塘,只有残荷兀立,成为最后一道亮丽的风景。

残荷的影子,连同洗尽铅华的老树秃枝,一起倒影在冷冰冰的水面上,再也泛不起一丝丝的涟漪,雪让荷塘彻底恢复了宁静。

残荷的径折了,叶子枯萎了,唯独莲蓬还挺立在冰雪之上,它似乎把春天的希望,寄托在冬天的冰雪里。

大雪没有完全把残荷的叶彻底埋葬,往日那绿油油的,田田的叶子,如今,已经被岁月的风霜雨雪染成金黄,看上去,倒像个黄月亮,照在雪地上,暖暖的。

雪后残荷,一个华丽的转身,把季节讴歌,在冰天雪地里演绎了生死轮回,奏响了生命交响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