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穆宗李恒即位第一年(公元821年)的进士考试,礼部侍郎钱徽做了科举主考官,也就是所谓的“知贡举”,右补阙杨汝士为考官,两人一正一副,主持当年科考。在选录进士时,以权谋私,搞圈子,闹宗派。

科举被认为是朝廷的抡才大典,历来为皇帝所重视,但碍于起步时间短,制度不完善,唐朝科举腐败现象十分严重,其中最为人诟病的就是主考官权力过大,几乎是一言九鼎,经常是考试尚未开始,名次就已经定下,也正因为这个原因,请托办事的大有人在。

当年,宰相段文昌和翰林学士李绅(锄禾日当午那位)就找到钱徽,要求录取两个关系户。钱徽看到两位大人的担保信,既没有说答应,也没有说不答应,但放榜之日,段文昌和李绅推荐的候选人一个都没中。

而大臣李宗闵的女婿苏巢、杨汝士的弟弟杨殷士以及宰相裴度之子裴撰等金榜题名。这些人门第虽高,却无真才实学。因此在朝臣与应考的仕子中引起了强烈不满,掀起了一场轩然大波。

堂堂宰相,被人这么打脸,自然不能善罢甘休,段文昌直接找到穆宗皇帝,弹劾钱徽录取不公,穆宗询问翰林学士李德裕、元稹(曾经沧海难为水那位)、李绅,他们也都说段文昌揭发是实情。

皇帝下诏否决了此次科考结果,命令中书舍人王起与知制诰白居易为主考官,主持复试。二人接受了教训,坚持为国选贤举能,不偏袒任何一方。

重考的结果,除裴譔因照顾前宰相裴度而及第外,其他十三名当朝权贵的子弟亲戚皆因成绩不佳而落选,纠正了第一次徇私舞弊所造成的恶果。此后,钱徽被贬为江州刺史,李宗闵被贬为剑州刺史。此次科考案才算平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