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1-22

抹不掉的记忆

————写给六零年生人的我

妈妈生我六零年,三年灾害度日难。

淀粉饽饽糠菜团,瓦盆盛粥看见天。

男孩没有新鞋穿,女孩没有花衣衫。

大人穿过粗布衣,米汤浆过重裁剪。

爸爸工厂去上班,妈妈下地把活干。

爸爸省下夜班饭,留给女儿作晚餐。

生产队长掌大权,恶言恶语来发难。

不劳而获四属户,不挣工分吃啥饭。

按分分粮糊口难,一顿一顿精打算。

一月为啥三十天,愁的妈妈白发添。

没有饭吃心不甘,快去菜园看一看。

偷个茄子跑的欢,上学迟到要罚站。

高粮穗、玉米杆,家雀屎、棒莴闽。

野菜充饥来当饭,填饱肚子最关键。

大冬天,没午饭,房后红薯象炮弹。

挑个软的捂胸前,含化冰碴肚里咽。



初中开学要交钱,看见爸爸愁容面。

孩儿哪知父母难,家里家外就五元。

时光转眼一年年,女儿长大不能闲。

一早一晚把活干,多挣公分多分钱。

队长爱称“弯弯绕”,学校门口把手招。

你拿铁锹他拿镐,快去猪场把粪倒。

早战大洼去蒿苗。湿了鞋子湿裤脚。

眼看上学要迟到,不顾一切往回跑。

老师讲课没听好,趴在桌上睡大觉。

豆蔻年华欢乐少,糊里糊涂毕业了。


记得高二那一年,工分挣了一千三。

年终结算不欠款,还能使回两百元。

妈妈高兴直夸赞,快去买件花衣衫。

弟弟妹妹都高兴,掰着手指盼过年。

八二年,政策好,分田到户主意妙。

不受累,能吃饱,芝麻开花节节高。

闲来无事想从前,历历往事已如烟。

多少青春不再现,两鬓斑斑如霜染。

人生路上多磨难,高山过后是平川。

兄弟姐妹手挽手,笑看夕阳染红天。

2014.7.12

丁香

再忆:

16.3.28丁香

远去时光滴滴答答,风雨编织美丽童话。

眼泪被岁月蒸发,回忆在心里悄悄开花。


你还记得吗?田埂上走来你.我.他……


对着天空把愿许下,我们要组成一个大家,

今住你家明住我家。唱唱歌儿再说心里话。


小时的太阳火辣辣,庄家地里找吃的。

披头散发汗流下。虫屎把脸画成花。


下学一起奔山洼,绿绿的野菜开着花。

蓝子不满不回家,等着盼着爸妈夸。


勤工俭学上学校,割草捡粪挖茅草。

称一称,约一约,老师还得往上报。


农村六月时光好,收割季节已来到。

风调雨顺盼收成,不负爸妈多辛劳。


割完麦子把地浇,三差要栽高粮苗。

站在水里弯着腰,还要背篓去抢苗。


秋季早战推谷草,脸上汗水象白毛。

上坡下坎车子倒,气的妹妹直跺脚。


八月中秋月正亮,扒玉米,捆棒秧。

急三火四往前闯,队长那管过节量。


收完玉米机耕地,来年种地人打畦。

黄土翻的宣宣地,推车送粪累死你。


忙里抽闲写这里,太庄姐妹接着叙。

证明你是太庄的,青春无悔别抹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