诵读:刘俊梅

  妈妈的手

   作者:高莽

妈妈太老了,不过头发没有全白,脸上也没有出现老年斑,只是腰背弓驼

她的两只手似乎只剩下几条青筋和一把骨头,手指也变形了,好像折弯而没有断的树枝。妈妈有时望着自己的手,不无自嘲的说:“这哪里是手指头啊,简直是鸡爪子…”每次听到妈妈这种令人心酸的话语,我心中总会涌出一股不能自持的悲痛。

妈妈有一双巧手,制作的每件东西都精致,漂亮,她总是精益求精。

妈妈老了,她的手已经拿不住针线,也不能做饭了,甚至走路时也要手扶墙壁,墙壁上留下被她的手磨损的痕迹。


妈妈90岁寿诞,我决定亲手给她做一套便服衣裤,自认为这是送给妈妈最好的礼物,她一定会高兴。

那天妈妈接过我缝制的衣服,脸上闪着光亮,眼睛在微笑。

半夜醒来,发现一缕灯光从妈妈的门缝里透出来,是妈妈没有睡?是妈妈忘记了熄灯?顺着门缝,我看到她坐在床上,围着被,戴着老花镜,正左右翻看我为她缝制的衣服,手中还握着一把小剪刀。……原来她用颤抖的手正拆着我特意为她缝制的新衣服,我的心顿时凉了!

过了几天,我实在憋不住,便问妈妈,妈妈盯着我的眼睛,过了半晌才开口说:“你缝的不合格啊!线——轧得不直、不匀,有些粗糙……,干活儿可不能这样!”她说想背着我重逢起来,可是手不听使唤,缝不成了。妈妈看着自己那双哆哆嗦嗦的枯手,叹了一口气。

妈妈劳动一生,我回想一下,她无论干什么事,的确从不让人有些许挑剔,如今她不能劳动了,可是对子女的劳动成果仍容不得一丝马乎。

我望着妈妈的双手,心想:妈妈教给我的,岂止是不应该缝制不合格的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