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云


云,其实就是水,只不过是化了妆的。小时候抬头望,看它高高地挂在天上,以为是神笔马良用画笔在天空胡乱甩了一笔。厚了,浮力承受不住它的重量,它便落地为雨。暴雨来临时,它简直就是妖怪,携带着电闪雷鸣,狂风骤雨,把天空撕裂成一道道带光的缝,恨不得把大树击倒,把大地击穿,终了,自己也落个粉身碎骨。


乘上飞机入九天,俯视天空座云尖。如果风和日丽,从上向下看,那它便像一尘不染的棉花飘浮在空中,洁白安祥,悠悠荡荡地随风而动,把一世的惬意写满了脸面,布满了天空。如果天空不美,它定是满脸乌黑,凶神恶煞,团的出奇,团的恶劣,像是谁偷吃了它的馍馍要找人算帐般戾气。


炎炎夏日,它把大把阴凉投射到地面给人以清凉。凛冽冬日,它又把阴影投射地面给人以寒冷。如果浓厚,它可以几十天让人们见不到阳光。


云啊,真是多变的人生,有时恬静祥和,有时灿烂绚丽,有时像个妖魔鬼怪。


2020.11.21.7: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