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 子 之 美

我赞美竹子,它坚韧不拔、低调沉稳;它四季青翠、凌霜傲雪;它秀逸神韵、纤细柔美;它生机盎然、蓬勃向上……

深秋,闲暇之际来到庐山脚下的铁佛寺。铁佛寺被竹林环抱,远望绿竹郁郁苍苍,重重叠叠;近看修直挺拔,直冲云霄。寺院佛香修竹,山涧清溪潺潺,碧绿的竹林使寺庙更加宁静。古人曰:素壁为纸,以竹为画。寺院内,晨光熹微,夕阳余晖,月升日沉中的那每片竹林,都是一副天然画。竹叶在阳光的照射下,闪闪烁烁,翠竹与寺庙飞檐共享斜晖。寺院内山风吹拂,竹枝轻轻摇曳,竹叶不时发出“沙沙”的响声,好似一首美妙的交响曲……

竹子之美,引来众多文人墨客赞美。明代诗人释今无的佳作:“雪压竹枝低,虽低不著泥。明朝红日出,依旧与云齐。”诗人将雪中的竹子描写得淋淋尽致。尽管竹子被雪压弯了腰,枝头坠落地面,但等待日出天晴之时,它依旧高昂着头,与云比高低。

雪中的竹子,它懂得适时的低头,是一种智慧的表现。能屈能伸,方能谋事而成。雪中的竹子,有着勾践卧薪尝胆,韩信受胯之辱的隐忍和智慧。人生也是如此,至刚易折,至柔则无损,上善若水,这是最好的选择!

我赞美竹子,也期待明朝红日出......

(眼镜国 九江 2020.1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