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1-20

  记得小时候,头发长了,父亲就会说,头发又长了,来我给你推头……然后他习惯的从腰间慢慢地摘下一串钥匙,三个手指捏着挑出的那个钥匙,轻轻地打开他心爱的百宝抽屉,取出装在纸盒里那把他擦得铮亮的推子,习惯地取下门帘,围在我的脖子上,让我眯上眼睛(防头发掉进眼睛)小心翼翼的给我推头(理发)。那时候,那个推子也成了我们那个小山村左邻右舍的常客,父亲也跟着推子不时的东家进西家出……

      慢慢的,我们长大了,推子也旧了,推起头来开始夹头发了,父亲也老了,手握起来开始无力了。

      随着社会的发展,年轻人都去集会上的理发店理发了,家里的推子就成了老父亲的专用工具。每每回家,第一件事就是从父亲的百宝箱里取出推子,像他当时给我理发时一样,取出推子,摘下门帘,轻轻的坐在母亲旁边,一边说话一边给父亲理发……记得一次,我回家看到父亲头发长了,说哟这次时间有点长了,母亲笑着说道,让别人给你大(爸)推头,你大(爸)还说不长不用推,原来是等他儿子回来推呢,说完,父亲母亲都会心的笑了,脸上充满了幸福快乐……

       如今,推子还是那把推子,门帘还是那件门帘,只是推子没人再握,门帘没人再围,凳子再也没有父母去坐,农家院子里再也听不见父母的笑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