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文幸运地考取了天津铁中。

刚解放时,教育资源匮乏,诺大的天津铁路管理局只有一个子弟中学,每年只招生四、五个班。因为全局辖区大、考生众多,加之能享受助学金,所以录取的学生都是如百里挑一。

开学那天,初一(五)班主任陈老师开始点名,小文注意地听着,直到点完,也没点他的名,于是举手问老师,老师问了他的名字后,操着难懂的口音严肃地说:第一个就点了你,你是我们班考得最好的,学号是一号,怎么刚开学就精神不集中!

听了他的批评,小文感觉很委屈,老师的口音很绕口,能怪罪我吗?刚开学就给老师留下坏印象,真晦气。

陈老师是南方人。小文这个天津小孩没接触过外乡人,那知因为听不懂南方话造成了误会!

陈老师教植物课,前几课讲单子叶、双子叶,网状脉、平行脉什么的,小文不是很感兴趣。陈老师喜欢边讲边提问,很多同学对答如流,小文生活在城市,不太注意农作物,就怕老师问他,而老师偏偏爱提问他,小文常常答不出来,也常遭到老师批评,小文把这事和点名时的误会联系起来,十分懊丧。

开学两周,陈老师召集班会評定助学金。他把每个同学的申请书逐个念给大家,然后征求同学们的意见。很多同学踊跃发言,这些外地学生侃侃而谈,他们年龄稍大,有些是团员,人家离乡背井到天津读书,比小文成熟得多。

很多同学的申请顺利通过了。轮到陈老师念完小文的申请,那些大同学纷纷发言表示不赞成。他们说小文穿得好、干净,不像穷孩子。还有的同学说小文上课时精神不集中,不注意听讲。

小文的母亲好面子,千方百计把孩子打扮得干净整齐。白衬衣是用哥哥姐姐们的旧衣服拆大改小做成的,又用漂白粉漂后上了浆,板板正正的;裤子补了又补,染得漆黑的,看不出破绽;自做的洒鞋千层底、黒幫看着挺漂亮。怪不得人家说小文穿得好!

开学两周,点名没听见、提问没答对也被抓小辫子。

小文家里经济困难,本已考上市立二中的小文,是冲着职工子弟在铁中能发助学金才考来的。评不评上助学金与小文能否继续学业攸关。

小文听着这些相处没几天、生面孔同学的言辞,越听越气,委屈至极。小文想解释,却没在这么多人面前讲过话,急得脸通红,眼泪也流了下来。看着陈老师凝重的脸,觉得申请无望,背起书包愤然离去。

幸好陈老师当天晚上带着问题家访,了解了小文家里经济情况,给小文評定了助学金。

上小学时,因为学习成绩好、听话,家长、老师和同学都很喜欢小文,小文一帆风顺。迈入中学校门之初,遭遇了挫折。后来经过一段时间和老师同学相处,小文适应了新环境,成为一名好学生。


小文的这段经历告诉我们:对中小学生要多一些了解,少一些误解;多一些肯定,少一些否定;多一些鼓励,少一些责备。为他们营造宽松的成长环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