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9年春,北京科技大学。


    徐鹿学先生木然地呆立在收发室门前,颤抖的心捧着颤抖的信,高度近视的眼睛死死地盯着鼻尖前的信封,他太熟悉这上面的字迹了,娟秀而流利,斜斜地躺在淡绿色的泛着淡淡幽香的信封上……

   在这封薄薄的信封上,沉淀着几十年的政治风云,浓缩着一对青年男女催人泪下的爱情故事。

    他却没有马上拆信,而是把它贴到胸前,重重地叹息了一声,“嗨……”厚厚的眼镜片后面,两颗凝重的泪珠缓缓地爬到了他那刻满皱纹的脸上。


    往事像汹涌的波涛,猛烈撞击着他那颗饱经沧桑的心,眼前闪现出那个美丽的乌克兰少女,就在北京火车站的站台上,带着初恋的狂热,带着一股令人迷醉的香气,一头扑到他的怀里…… 


上个世纪五十年代,许多中国青年都在《莫斯科郊外的晚上》漫步,在《山楂树》下流连忘返。莫斯科是世界的希望,中国人向往的地方。


    一天,北京钢铁学院的苏联铸工专家谢尔盖先生,对一个中国少年说:“小家伙,你这么爱学俄语,我给你介绍一个苏联朋友吧。她很想同中国青年交书信朋友。”

    十五岁的徐鹿学是一个为了温饱而劳作的农家孩子,北京钢铁学院办公室的一名通讯员,瞪着一双求知欲极强的眼睛,用生硬的俄语怯生生地问道:“谢尔盖先生,我……行吗?”


    1958年3月8日,一封泛着淡淡幽香的淡绿色信封连同一个美得令他吃惊的“少女”,走进了这个小小通讯员的生活。开始,他把每周一封的来信及艰难的回信,当作提高俄语水平的手段,以及满足对苏联老大哥的崇敬和好奇。渐渐地,他却发现那个头上盘着高高发髻的乌克兰少女,走进了他的心灵,搅得他心神不宁。她的每一封信都像春风一样充满了令人兴奋的活力。


他那颗童稚未泯的心被一封封火炭般的信烧得怦怦狂跳,弄得他半夜三更睡不着觉。可他无论如何不敢奢望这万里之遥的异国之爱。他深知自己无论是外表还是内涵,都不允许有任何非份之想。他只是一个为了生计不得不辍学的河北农村孩子。他考上中学没几天,原本十分困难的家里姐姐又突然疯了,他再也交不起每月九元钱的学费,只好流着泪离开心爱的课桌,只身跑到北京,找到刚刚大学毕业分配到首钢工作的哥哥帮忙,当了一名通讯员。而那位少女,父母都是高级知识分子,她是哈尔科夫建筑学院大学一年级学生。他把自己的身世毫无保留地告诉她,希望用坦率筑起堤坝,阻挡住越来越令他难以招架的狂热。


    她却回信说:“我爱你!得知这一切我更加爱你!”

    他再也无力招架,只能惴惴不安地“坐以待毙”了。


俩人频频通信的第三个年头,一股看不见的寒流开始悄悄地冻结着莫斯科与北京的航线。一个不谙政坛风云的乌克兰姑娘,却捧着她那颗狂热的少女之心,怀揣一缕求订终身的头发,像一片耀眼的朝霞忽然出现在徐鹿学面前……


    北京火车站的站台上,一身乌克兰少女的打扮,绣花红毛衣,纱领白衬衫,花边长裙,脚登长靴,一头扑到了少年的怀里,在穿流不息的站台上,将她滚烫的面颊贴上徐鹿学紧张颤抖的身躯,要知道,血气方刚的他至今连姑娘的手都未拉过呀!

   “我、我配不上你……我的身世……你知道……”

   “一个人的出身是无法选择的。我爱的不是你的身世,而是你这个人。谢尔盖专家多次去信表扬你,说你是个很有出息的青年。我非常佩服你。我相信我没有选错人……”

   “不不不!你选错了!我并不是你理想中的人,我、我只是……”

   是的,她选错了。他们都选错了。


  一股任何人都不可抗拒的寒流,已经开始袭击两个兄弟国家了。热恋中的两个年轻人,成了暴风雪中两只可怜的羔羊。

    她只是用芳唇稀释着恋人的自卑和怯懦,他却笨拙得像一只呆鹅。北京友谊宾馆210房间,那天晚上的月色真好,天地间一片晶莹。徐鹿学正趴在窗前欣赏月色,浴室的门开了,一件透明的睡衣,一头飘逸的长发,一个活脱脱的少女带着一股令人迷醉的香气,忽然抱住了他,就在客厅的沙发上……

   他的心都快跳到嗓子眼了,他的每个细胞都喧嚣着本能的渴望。但他太无知了,他不知该做什么?她气恼地说了一句:“你未学过生理卫生课吗?”在她的指导下,小男子汉平生第一次不太成功地当了一回男人。


  柳达哭了,像在盟誓,又像在得到他的许诺:“我把一切都献给了你。我非常爱你,我已经同父母讲好,我是来跟你结婚的。我们要永远在一起……”

    这何尝不是徐鹿学所渴望的,但是,他却道出一句听来十分可笑又十分实际的话:“可我每月才挣三十元钱……”, “没关系,我会挣的。我希望这次在中国办理完结婚手续。”

    第二天,老院长像父亲一般拍着两个年轻人的肩膀,脸上露出欣慰的笑容:“好哇!中苏友好史上又飞出一对鸳鸯。”

    北京的春天很美。天蓝水绿,颐和园、八达岭、长安街,无处不留下一对恋人心心相印的脚步及对未来的美好憧憬。


甜蜜的日子里,徐鹿学未忘将每月薪水的一半(十五元)寄给母亲。在邮电局的柜台旁,柳达拿出二百元人民币要求汇给母親二百一十五元,"是你的母亲也是我的母親呀!",几经爭执最后汇出一百一十五元,恋人的柔情蜜意呀恰似桃花流水。


一个月的假期,柳达住了三个月,连学业都耽误了。


    起程前,两人兴致勃勃地来找院长,要求登记结婚。可是,善良的老院长却把徐鹿学叫到一边,悄声告诉他:“你们的婚事已经不可能了,不是你们之间的事,苏联专家接到命令全部立刻回国。这是政治问题,不许对柳达讲……”

   晴天霹雳。徐鹿学忙问这到底是为什么?

   老院长摆了摆手,便匆匆离去了。

   徐鹿学呆呆地坐在空荡荡的办公室,不知该如何向留达交待?

   “柳达……我们……暂时……先不能登记……结婚……”他抑制不住眼中的泪水,终于说出了这句话。

   “为什么不能登记结婚?你告诉我到底是为什么?难道是你突然变心了?”

   “不!柳达……管、管公章的人外出没在家……”徐鹿学只好撒谎推托…………


晓来谁染霜林醉,总是离人泪。


    北京火车站的站台上,人群穿流不息,人们急匆匆地奔向各自的征程。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俩人却不顾他人的眼睛,相互偎依着紧紧地抱在一起,泪水伴随着山盟海誓,连连洒在月台上。

   “呜——”列车汽笛响了。它像催命的丧钟,残酷地扯开了两个紧紧相拥的身子,越滚越快的车轮辗碎了两颗连在一起的心:

   他们相约:两周一封信!

   他们相约:我们都要学法语。

   他们还相约:我们明年一定相见!

   可是,他们还有明年吗?

明年是一片皑皑白雪,好冷好冷的世界!


柳达回国以后,给徐鹿学寄来一只闹钟。她说:“让它每天代替我陪伴着你,看着它尽快转完三百六十五天。亲爱的,让我们共同盼望明年见面的一天!” 频繁的书信,成为他们爱情之舟的缆绳。每次收到她的来信,他都偷偷地吻它,她说过:“那是我吻过的。”


    可是,明年变得越来越遥远。中苏两国之间形势越来越严峻。一封普通爱情信件,要经过数道政治审阅。后来,竟然要他把《人民日报》发表的《九评苏共中央公开信》塞进信里。不久老院长严肃地对他说:“你千万不要再给留达写信了!你必须马上找个女人结婚!不要问为什么,问题很严重!”那天夜里,他在马路上一直走到凌晨,发现来到了友谊宾馆门前,宾馆楼上的窗子就像一个个黑洞。他寻不到那个曾给过他无限幸福的窗子。


张美丽,她长得就像她的名字一样,美丽而贤惠,钢铁学院托儿所的保育员。

   在一次郊游归来的路上,她带着怯怯的微笑来到他面前,问他:“听说你捡到一个钱包,是吗?”

   钱包为媒,从此,她经常以借书为由来到他的房间。后来,在他回家探望老母的站台上,出现了一个美丽的身影。

   这是一个好姑娘。而他的心却在流血。

   “美丽……你是个好姑娘,可你知道我……什么都没有……我是一个穷光蛋,三十元工资……”他想告诉她,无论是爱情还是物质,他对她都是一个乞丐。

   一声轻轻的回答,却使另一颗心掀起一阵波澜:“鹿学,我什么都不需要……我只看你人好……我非常理解你对柳达的那份情感……”


   一轮残月从乌云里钻出来,一道惨白的月光洒在林荫路上。他抬起头来久久地望着她,此刻,另一个声音却在呼唤他:“亲爱的鹿学,我爱你,无论是现在还是将来我都永远爱你……”

徐鹿学终于撕开了那只淡绿色的信封,一行熟悉的字迹立刻模糊了他的眼睛:“鹿学,你的信是妈妈的同事转来的。我已经搬了三次家,早就不在原来的地址了,现在把新的地址告诉你,哈尔科夫捷尔仁斯基大街99栋10号……父亲在几年前去世了。妈妈同我一起生活。鹿学,三十年来,我始终忘不了你……”


    短短的一封来信却揉碎了一颗心。

    他何曾忘得了她?三十年来,他给她去过多少封信?无法记得。一周一封,一个月一封,一年一封……最后,他把自己无法诉说的思念记录下来,锁进抽屉里,只把那份心寄了出去。直到几个月前,春风终于吹开了冰冻三十年的黑龙江,他又给她发去一封信,信封上写到:“凡是认识柳达的人都可拆阅,并请转给柳达,拜托了!”

 三十年了。终于找到你了,我亲爱的柳达!我的柳达,这么多年你过得怎样?往事残酷地抽打着他那颗悲喜交加的心。短短一段路他不知是怎样走回家。


    美丽,当初你能理解我,现在你还能理解我吗? 他在心里默默地问着妻子,脑海里不断闪现着柳达的话语:“亲爱的鹿学,得知你结婚我非常高兴。但我却没有忘记我们分别时的誓言,一直在等你。我希望立即见到你。你知道我是多么想念你啊!我曾专程去莫斯科中国大使馆询问去中国的手续,他们告诉我,只要你发来邀请函,我就可以去中国大使馆办手续……”

   一股难以名状的疚痛刺透了他的心。当年他曾写信告诉柳达,说他结识了一个很不错的姑娘。之后,他很久没有收到她的来信,结婚一年之后,1964年1月22日他生日那天,他收到一张生日贺卡,没有信,只有一张小纸条上写着:“我们不可能再通信了,我永远等着你!”

为了这张小纸条,徐鹿学痛苦了好多天。他劝慰自己,一个开放的乌克兰姑娘,又那么漂亮,怎可能熬过那漫长的寂寞?又怎能抵挡住男性疯狂的追求?但三十年后的今天,当他得知柳达真的在等他时,他无法不自责。他觉得自己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过,是他空耗了柳达的青春乃至一生。


    此刻,摆在徐鹿学面前的难题并不是柳达,而是美丽。与自己风雨同舟生死与共的妻子。她能包容他过去的那份情感,宽容他内心保留的那份真爱,给他心里留下一分自由的空间,容他把那份永不泯灭的爱系于她人,这就足以令他宽慰了。可是,一个女人的胸怀再宽宏大量,也难容下另一个女人啊!


二十多年来,他从不违背妻子做任何事情。他爱美丽,美丽太好了,她把自己的精力和情感,全部倾注于这个贫困的家庭。她是他事业的港湾,是他政治的避难所。二十多年来,无论遇到什么样的不快,她开朗的笑容都是他的开心果。


    他调到光测弹性力学试验室搞科研,带研究生,俄语练得炉火纯青,法语达到当翻译的程度。他的摄影连获国家大奖,他的冶金矿山潜孔钻具新材料新工艺和新技术的研究项目,荣获1985年《国家科学技术进步奖》一等奖。他从一个小学毕业的通讯员奋斗到副教授级高级试验师、全国自学成才优秀人材。 


徐鹿学手里攥着来自乌克兰的信件,心里却想起去人民大会堂开会前的情景,想起妻子带着肥皂味儿、刚给自己烫过西服的粗糙双手……她的爱就像严冬里的一盆火,把家里每个角落都烤得暖烘烘的。

   他刚一进门,妻子就笑道:“鹿学,我趴窗子看你半天了,怎么才到家?

   面对这样一个妻子,他不知该如何开口跟她讲柳达。

   一束探询的目光很快落到了他脸上:“鹿学,你好像有什么事瞒着我……”

   美丽读书不多,一直干保育员、营业员之类的工作。但她聪明爽快,十分明理。

   “美丽……”徐鹿学欲言又止。

   “你今天是怎么了?”美丽的声音带点嗔怪,“你我从不隔心,有什么为难的事你就说出来,何必闷在肚子里?我猜……是不是为柳达的事?”

   美丽呀美丽,真是知我者莫过于你也!

   “是的,她来信了。她说……要来……”


    多少哲人骚客都发出过这样的警世名言:爱情是自私的,是排它的!然而,这位普通女性的举动,竟使那些警世名言黯然失色。

   “鹿学,你把我看成什么人了?你们苦苦等了这么多年,终于盼来了今天,还有什么可犹豫的?你的亲人不就是我的亲人吗?让她来吧!需要什么邀请函马上去办,千万不要顾虑我!”

   他好一会儿才哽咽地叫了一声“美丽!”便把她一把搂在怀里。


1990年9月7日11点45分。首都机场。


渴盼了三十年的时刻,终于到了。

    那时他还是一个翩翩少年,而今,我的小柳达还能认出这个年过半百,已经驼背的老人吗


    三十年时光,将刻下多少令人障眼的痕迹?但是,生死相恋的恋人,岁月怎能泯灭那刻骨铭心的记忆?相距还有三四十米,两双目光同时迸发出狂热的惊喜……就在人流涌动的机场大厅,就在众目睽睽之下,一个身穿白色连衣裙,体态丰满的乌克兰女人,突然扔下手中的推货车,张开双臂不顾一切地向前扑过来,推货车借着惯力“哐”一声撞在大厅的暖气管子上……


  三十年的岁月,瞬间浓缩了。一对并不年轻的男女,生死相依般地抱到一起,没有昨天,没有明天,只有现在……紧紧地拥抱。事先准备的鲜花,备好的欢迎词,一切都多余了。

    

那年月,按照老北京的习惯是来了亲人第一顿饭一定要在家吃。房间不大盈满了亲情,饭菜不奢盛满了温情。

柳达给每个人赠送了礼物,最后拿出一封短信及一张照片,双手郑重地递出"鹿学,这是给你的礼物,请收下",徐鹿学纳闷地打开一看"爸爸,亲爱的爸爸!我是时刻想念你的女儿一一阿可萨娜",徐鹿学如雷轰顶,再三㸤认那几行俄文字句,,不知说什么好了。缩手无策中一下跪到柳达面前"你为什么不告诉我,这么多年了孩子都成人了,我却没尽一点点力,我愧呀……",柳达眼含泪花"这么多年我送走了爸爸,送走了妈妈,养大了女儿,取名叫阿可萨娜一一就是期盼团圆的意思啊!


徐鹿学激动万分中,泪眼矇眬地瞅一眼妻子,竟然也看到一张同样激动不已的泪脸,他急忙拉过妻子,三个人头顶头紧紧地抱在一起灬灬


抹去岁月的苦恋,余下皆是温柔!



后记:


一九六五年,江苏省连云港市锦屏中学。


下课的钟声荡漾山山坳,叽叽喳喳的青涩学子似山雀跳跃,儒儒雅雅青年老师却心事重重。从北京来的教授我们俄文的徐鹿学老师,课余间给我们讲述了他的贫富悬殊的跨国之恋,给我们讲述了他的天涯之隔的无果情缘,给我们传看了柳达的美貌照片,嘱咐我们好好学俄文,坚冰终有解冻时……


时光荏苒,不知不觉已过半个多世纪。欣逢聂奎学老同学从微信中传来司马南主持的人物访谈节目(往事),深切感受到徐老师的坎坷情路,深切敬佩柳达对爱情的忠贞不渝!看完访谈节目欲罢不能,从电脑中又调出美国中文作家协会张雅文的小说(三十年的跨国之恋)爱不释卷,浮想联翩……

对恩师的怀念,对柳达的敬佩,对美丽的豁达使我将两个版本的(往事)各有增删揉入到美篇的(岁月甘泉)专栏,以飨读者。若认侵权请删除!


愿恩师安康!愿柳达吉祥!愿美丽更加美丽!


一一岁月甘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