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的嵊泗列岛。


这次列岛行,从小洋山的沈家湾到泗礁岛,停留一日;从四礁经绿华岛到花鸟岛,停留两日;从花鸟经壁下岛到嵊山岛、构杞岛,停留一日。

一路向东,海水越来越蓝。

绿华岛上的跨海桥。

岛上的风力发电装置。

嵊山岛是整个舟山群岛主要渔港和集市,是最东端的大岛。岛域面积4.22平方公里,居民约1.1万人。

枸杞岛,面积5.6平方公里,人口9200余人。

原两岛是分开的,现已有一座770米的三礁江大桥连接起来。

嵊泗是“贻贝之乡”,岛周边海域,可看到大片贻贝养殖场。嵊山岛和构杞岛的养殖规模最大。

贻贝,又称淡菜。新鲜贻贝是大众喜爱的海鲜品,肉质结实、鲜嫩,营养丰富,被誉为海中鸡蛋,上岛后天天吃。

上午十一点,到达嵊山。

老刘安排一个开贻贝加工厂的朋友来接,路上介绍贻贝养殖。

贻贝经人工催产、采卵、稚贝培育,在水质清新、水流畅通的海区搭筏架,用白色吊漂,投放养殖。一般筏架长度80米,一次性投漂30至40个,漂系长3米,下坠重块。

春季投苗,秋季收获,这样一漂,就有一百多公斤。

贻贝厂离码头不远,先寄存行李。

厂门口,有空旷的场地,到处晒着贻贝和鱼干。工人告诉我,贻贝煮熟后,晒成干品才叫淡菜。

岛上晒秋,也是一景。

司机把我们带到镇上一家很不起眼、但有口碑的面馆吃海鲜面。

大碗面,半碗鱼虾,半碗面。

下午,马上开始游玩。

后头湾无人村

位于嵊山岛的东北角,是我们这次游玩的重点。

先到高处平台俯瞰。一个海岸曲折的港湾,海浪翻卷,无休无止;一个依山而筑的渔村,瓦屋连片,层层叠叠。

湾口有三块礁石,形状就像一个“山”字。

村中间有条小路,路上有人在走动。

用长焦镜头拉近看,竖立在海边崖上的几幢房子,有一幢已无瓦顶,有几幢屋的形状还在,但正在被绿色掩埋。

再拉近,将镜头移向村中,才看清人去楼空,一座座废弃的房屋任凭野藤缠绕、吞噬,确实成了一座“被大自然吞没的中国渔村”。

2015年,上海的摄影爱好者青简拍摄了一组后头湾村照片,使得这个被遗忘的小渔村,瞬间走进公众的视线,孤寂已久的后头湾,一夜间声名远播。

我买过两本摄影作品,一本是敦煌,另一本就是青简的后头湾。

如今,终于来到实地,见证被遗弃之美。

进村,沿着一条石阶路下行,路旁荒草中有破败的坟头。

村口,就是原来的村委会。

后头湾是上世纪50年代,由城子村、中心村和东方村3个村组成。这里曾是嵊山镇渔民居住的主要区域之一,居住人口最多时曾有3000多人,600多户人家。

往村里走,老屋的外墙和屋架仍挺立,但渐显荒芜。



往旁边的岔路,摸索向上,摸到原来建在半坡的小学。

走过操场,上楼,撩开蛛网,走进一间间教室,走到后面一间,中间摆放着一口盖棺的棺材,不知道里面有没有尸体。由于村庄紧邻的山头有大片新坟场,村后有老坟场,当地人已习惯把后头湾村叫“鬼村”,并说村里“闹鬼”。

见到棺材,赶紧后撤。

回到大路,找到当年青简拍摄的最佳角度,正面看绿藤遍野的静谧渔村。

直至上世纪80年代,后头湾仍是嵊山首屈一指的富裕村,其繁华景象,号称是嵊山的“小台湾”。



1985年开始,因近海渔业资源衰竭,渔民们不得不去外海,原来的木渔船无法远航,更新了大型铁船。后头湾码头小,无法满足这些“大家伙”停靠。于是,在岛的另一端箱子岙,建起了大型的码头和避风港。鱼市、集镇也随之形成。渔民口袋也鼓了起来,越来越富,开始外迁。

搬迁持续了十余年,2002年,整村搬迁,并撤销建制归并至民富村。

2016年,英国《每日邮报》盘点了全球28处被遗弃的景点,中国嵊泗后头湾与中国长城北京西北部被风雨侵袭的一段,共同入选,成为全球游客心目中遗世独立的美景。

春天新叶吐翠,渔村碧绿。

秋天,也有别样风采。

侵占渔村的主要是两支队伍,地面是杂草灌木,而墙垣、屋檐、门廊、屋顶,是主力爬山虎。

秋渐深,爬山虎的叶渐红,整个渔村一抹抹地被秋色浸染,荒凉而静美。

沿着原路,走数百级石阶回去。这是进出村唯一的陆路。

登上山顶,有座龙王宫。

门旁碑文记载,1950年,解放军在解放嵊山的战斗中,搜索残敌,曾在此展开激战。

东崖绝壁

位于嵊山最东端的鳗嘴头与后头湾之间,连绵3000米,从海面拔地而起,如刀劈斧剁,高度在60至70米之间,最高处可达80米以上。

驻足东崖上,脚下波涛汹涌,远望则沧海无边。

遗憾的是,到景点时,被告知正在维修,不能入内。

西洋湾

位于嵊山岛西北面,本地人常习惯称“夕阳湾”。倒也没错,黄蜡咀伸入大海,一无遮拦,确实是等夕阳西下的好地方。

海岛,七岙八湾。

西洋湾,左右就有两个海湾,左是“百年渔港”箱子岙,右是我们刚去过的无人村后头湾。

风光迷人,特具视野。

沿木栈道走,一路有“千年冬笋坑”、“东海望夫石”、“喜蟾观天象”、“石龟阚潮汐”等奇礁异石。

同时,这里曾是东海前线,1950年7月8日嵊山解放后,中国人民解放军陆、海、空三军和人民武装警察部队先后进驻,守岛部队在此值勤放哨、侦查巡逻,保卫祖国东大门。

在黄蜡咀山体中,建有纵横交错的坑道和掩体,内有东海前哨指挥所。

这是炮位和坑道口。

坑道又深又宽,有主坑道和支坑道,多个出口。

东海前哨指挥所建在坑道中部的一个密室内。

老柳在指挥所秀一把。

从西侧的栈道走回来,山地上摆放一排鱼船模型。

在这边可远眺三礁江大桥,这座跨海大桥将嵊山岛与枸杞岛连在一起。

桥那边的枸杞岛,一览无遗。

西洋湾是一个新开辟的景点,黄蜡咀是湾中突出的岩岸,呈南北走向,当地人称嘴头。西侧可看日落,东侧可看红日初升。

天气转阴,我们在嘴头平台,只看到海天茫茫。

这座迷你灯塔是嵊山标志性景点之一。

这组嵊山岛上率性伫立的礁岩,是石景一绝,称为贴面的“情人石”。

下午三点,我们过三礁江大桥往枸杞岛。

入住大王村附近的依海轩民宿,老板把大家安置妥当,有事外出,把整个民宿交给我们自行管理。下雨了,进入休闲时间。打牌的继续打牌,聊天的继续聊天,老柳盘腿打坐看手机,我喝茶、翻看放在大堂的书。

晚上去大王村中心,渔家乐和买海货的店一家接一家。

村外的大王沙滩是枸杞岛最大的沙滩,长约200米,宽约20米,沙质特别细腻。夜色中,海水一浪又一浪涌上空无一人的沙滩,海水在灯光的映射下,浓艳斑斓。


海湾上,渔船归航,渔火点点;对岸的渔村,灯光闪烁;宛若一座海上不夜城。

10月16日一早,来到嵊泗十景之一的山海奇观碑。

枸杞岛第二主峰五里碑峰顶,周围松林茂盛,环境清幽,爬上一段高坡的弯路,便看见一块摩崖石刻,上书‘山海奇观’四个大字,是明代抗倭名将戚继光手下将军侯继高,来此督汛时所刻。

现也是闻名于世的抗倭纪念碑。

楷体书写的“山海奇观”四个巨擎大字,书法苍劲有力,每个字高1.6米,宽1.3米,分两行直书。下有一段小字注着“大明万历庚寅春,都督侯继高统率临观把总陈九思,听用守备宋大斌,游哨把总詹斌、陈梦斗等督汛于此。”

在此登高远望,整个海湾,山海、礁滩、渔村,尽收眼底。

合影留念。

来到蓝色的海上牧场,这里是贻贝的养殖地。渔船,星星点点的白色浮漂,星罗棋布,十分壮观。

十点半,赶回大王村,吃一碗面条,去码头赶乘11:40的班轮。

嵊泗列岛在海浪中漂逝。

一个姑娘,久久地站在船舷旁,扶栏东望,海天辽阔间,构杞岛、嵊山岛、花鸟岛、泗礁岛,一个个美丽的海岛渐渐远去。

快到沈家湾了,海水已变得浑黄,她闭上了眼睛,神思更显迢遥。

蓝天、碧海、金沙、白浪,岛礁,在她、在我、在我的朋友和坐在船舱内闭目养神的游客眼前,仍不断地浮现,耳边涛声不断。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