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选自《书画世界》杂志2017年4月号


文 / 邵仄炯


上海师范大学美术学院硕士生导师


郭熙,生卒年不详,活动于北宋熙宁、元丰年间,神宗时为画院待诏,著有《林泉高致》。

郭熙 窠石平远图 绢本水墨 120.8cm×167.7cm 1078年


《窠石平远图》,绢本水墨,纵120.8厘米,横167.7厘米,据画面左侧隶书款识:“窠石平远,元丰戊午年郭熙画。”可知是郭熙晚年佳构。此画主体树石、坡岸绘于画幅下方,上方大面积留空,以显空阔之境。近景巨石形态各异,大小相间,或立或卧,加之坡角、水口的位置经营,构建出平远野阔的空间关系。枯树、夹叶树、点叶树穿插掩映于山石间,有的遒劲盘曲,有的挺拔飞扬,细长的藤蔓挂于树梢,灵动飘逸,丰富了画面的节奏感。此画为平远构图,即郭熙在《林泉高致》中言:“自近山而望远山,谓之平远。”故图中近景丰富而繁密,中景省略,远景以淡墨远山代之。郭熙运用娴熟的笔法、严谨的造型,营造出平阔、旷远、宁静的意境。


山石画法:以中锋为主的线条,圆劲有力地勾勒山石的轮廓。行笔时要依据山石的起伏、凹凸,加强笔的提按与顿挫。用笔须有骨力与气度,能明确而肯定地表现出山石的基本形态。山石的皴以侧锋破笔画出,笔须根据山石不同转折的面来确定用笔的方向,皴笔的大小、轻重、聚散、粗细也要随山石的不同变化加以选择与组合。郭熙的皴法被称为“卷云皴”或“云头皴”,具体形态变化多样,难以言明,故将其混沌、多变的样式以“卷云”来比拟。如要准确表达,须细读临本,多加体味、辨识与想象,并反复练习,从中总结经验。在基本完成山石的勾、皴、擦之后,须分墨渲染。渲染并不是平涂,也要根据山石体面关系依势用笔,通过墨色的浓淡层次,表现出山石的浑厚体量和光泽感,以及阴阳向背的关系。渲染时,笔中要有一定的水分,以淡墨为主,深色部分可分数次完成,墨色要求有光泽,有流动感。不同墨色的渲染既是区分山石不同的块面,又要整合部分琐碎的皴擦之笔,以获得山石整体浑然厚重的效果。


树的画法:此图的树法比之《早春图》《树色平远图》中的树,姿态丰富而多变,造型更为严谨、准确,用笔肯定而稳健,充分体现了自然造化与笔墨的完美结合。正如近景处的两棵枯树,主干粗壮遒劲,姿态曲折优美,勾勒树身的线条须谨严有序,提按转折分明,一丝不苟。树梢的“蟹爪”枝条笔力遒劲。稍后方的两株高耸的枯树,占据了画面的中心位置。两树均以“鹿角”出枝:左一株树枝飞扬,用笔出锋要有一定的速度,注意笔尖的提按变化,细枝的穿插留心疏密安排;右一株“鹿角”树出枝形态稍有不同,用笔要有勾挑之势,并强调线条的弹性,如同写行书钩、挑的笔画。此画中夹叶树有两种,一为“介子式”,二为“圈点式”。勾勒的线条须圆转、凝练,组合疏密要严谨有序。阔笔墨点的树叶,画时注意墨色浓淡相间,水分充足,点叶不宜露锋,须圆润饱满,注意聚散的关系。树梢的藤蔓,要注意缠绕的位置:长短、曲直、疏密,用线流畅,行笔灵动,以显飘逸之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