讨债


           文/ 曾经沧海


这几年,常州地产界似乎有些不太平。


2019年7月3日,新城控股董事长王振华猥亵女童案,不只给江南古城常州,也给全国地产界扔下了一枚“重磅炸弹”!而早些年由常州市天宁区人民法院发布的“常州某某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被申请破产”公告,虽不如前者那样震撼,但在当时的常州业界确也曾轰动一时!因为这两家公司同为常州起步较早的房地产开发公司,並一起携手跻身于中国房地产企业100强之列。


该公司的老板我认识,岂止认识,还有些熟悉。不过不是在他腰缠亿贯当大老板的时候,而是在他刚赚得第一桶金,见了人还得低头哈腰诚恐惶恐的小老板那时候。


说来你或许不相信,我之所以认识他,不是因为别的,而是因为“讨债”。


那是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当时武进东安镇有几十家制作水泥电线杆的厂家,每家虽然规模不大,但因为形成了市场,品种规格齐全不说,而且价廉物美,所以成了省里水泥电线杆的集散地之一。全省几次农村电网改造需大量水泥电线杆的邮电、电讯和供电部门纷纷到东安来采购电杆。而这些电杆制造厂家的整套成型设备如离心机和各式电杆成型钢模,都是我调回常州来后所在的那个厂制造的。


东安的这些制作水泥电杆的老板中,就有后来转行做房地产公司,现在刚宣布破产的这家老板在内。说实话,一开始他也象其他创业初期的老板那样很勤奋、能吃苦,当然也很精明。譬如,每次到我们厂来购买设备时,付一部分现款,欠一部分,但一般都守信用,口碑信誉也不错,余款都能按合同到期付清。但后来不知怎么的,欠了我们厂二十七八万,销售员几次三番登门去要,都是空手而归。


本来企业之间相互欠点钱也很正常。何况所谓的“三角债”也是当时社会的“常态”。不要说这位老板的乡村企业欠点款,就是国企之间相互欠款也是司空见惯的事了,而且数额远比该老板欠的二十七八万多得多!“应收款”多,也成了后来压垮国企的诸多稻草中的一根稻草!



当然该厂所欠的这笔“应收款”是发生在我的前任任內。这一笔笔欠款看似不多,但客户遍及全国,日积月累下来就相当可观。我这个400多人的小国企,前任厂长留给我的“应收款”就达二千六百余万之多!我接任厂长后,前债还是要追讨的。


我也亲自去东安讨过债,因为当时那里欠我们厂钱的还有几家。就这样认识了该厂老板。


他信誓旦旦,当我面答应马上还,还装模作样地写了一式两份的“分期还款保证书”。但人一走,依然故我。更可气的是该老板竟然将原订货时的公司注销,重新注册新公司生产电杆。一副横竖不想还债的“赖皮”架势。


对于此等成心要赖你债的主,当时也没有什么好办法。诉诸法律吧,那点钱与花费的精力相比,怎么也不划算;用下三滥的办法讨债,咱又做不来。只能暂时放一放。可这一放就是五年过去了。


俗话说:“穿长袍不怕会不到亲家”,常州就那么大。这家总躲着我们厂的原水泥电杆厂的老板竟然与我们厂又“久别重逢”了。但那时的东安某电杆厂厂长,现在可摇身一变成了财大气粗的某某房地产公司的董事长和总经理,成了人人艳羡的商界精英!而且在会馆浜桥附近开发了常州较早的楼盘。偏偏冤家路窄,我们厂就在该楼盘的斜对面。



那时我已主动辞去厂长,回家賦闲。后任厂长是我推荐的原主管生产的副厂长,工人出身。新官上任三把火,魄力大。


有次偶遇新厂长,他饶有兴致地给我讲了他如何“讨债”的事。看得出挺洋洋得意的。


他说,他派了一名职工到该楼盘的预售处去。並告诉他:如果要不到他们老板原先欠我们厂的二十七八万元货款,你就不要回来上班了;要着了,根据规定提成,比例真还不小。


于是该职工一到售楼处,就在漂亮的售楼小姐和帅气的售楼先生面前作痛苦状,诉说自己要被单位开除了!问其何因,答曰:你们房地产公司的老板欠我们厂多少多少钱,不还的话,自己一家老小的嘴就要被吊起来了。还郑重其事地宣称,自己只能来此地即到售楼处来上班了!望各位多多关照!说完,打开带来的茶杯,也不客气,用售楼处的开水泡将起来,悠哉悠哉地开始斜靠在专供来买房的业主坐的沙发椅上,翘着二郎腿品茶啰。


这还了得!估计售楼先生立马汇报上峰了,但没有下文。


要债的那名职工都看在眼里,第二天开始增添新“节目”了:向每一位进来想买房的准业主诉苦了。说这公司的老板如何如何欠钱,如何如何耍赖,他自己要如何如何失业……,又故伎重演,故作痛苦状,以博得他们的同情。


三天下来公司老板坐不住了。主动派人到我们厂来协商还款事宜,並装模作样地抹掉点零头,一次性还清。从此售楼处重归往日的平静!


当然该房地产老板是越做越大,越做越红火……,直至不幸破产。



东安还有一家,老板姓滕,也欠了我们厂二三十万不还。但他最终是真的“还不了”了。


因为有次下班后,他一个人到他们厂的水泥电杆堆场去清点电杆数量。电杆是有大小头的锥形细长杆,圆格龙冬的。码的垛高了些,他正好站在两大垛之间,可能扳动了其中一根,到第二天,找不到老板了;大家在横七竖八的电杆下找到了他,估计是高高码垛的电杆哗啦啦滚下来了,他躲避不及,被压在下面,早已气绝身亡了。后来哭红了眼的他的老婆来厂分期还清欠款的。


不过顺便说一句,我的那位“讨债有方”的后任厂长,因其旧屋出租与租房客发生纠纷,在昏暗的楼道里后脑勺挨了租房客的老乡的一闷棍,当时就打成植物人。后来弄清楚是打“错”了人,他们原本要教训的是厂长委托其管理旧房的那位“委托人”,他们一起去处理时,厂长代他受过了。隔了很久很久才苏醒过来,但基本成了废人。年富力强,遭此横祸,怪可惜的。


某某房地产公司破产了,但人们不禁要问:是公司破产了,还是信誉破产了?是资金链断裂了,还是承载着诚信、道德、荣誉和做人底线之间某个环节出现了裂痕?至于破产后面是否还有更深层次的其它原因呢?我们不得而知!


其实公司破产并不可怕,也无可厚非,可怕的是诚信的缺失!这老板从15年前欠债不还,试图赖账,后来被迫还债,到15年后,申请破产清算,而非选择卷款逃逸。从15年前的毫无法律意识,到15年后的主动上法院,走法律程序,难道不是老板本人的进步,也是国家步入法制社会的进步吗?


我不大信因果报应。什么每人“头上三尺有神明”,什么“人在做,天在看”等等等等,唯愿今后围绕“讨债”所发生的那些匪夷所思又让人哭笑不得的奇闻不再有续集……


人无信不立,言必信,行必果,这是中国古人推崇的诚信做人之道,对于一个人如此,对一个企业来说也是如此。为此国家构建了“失信惩戒机制”。相信一个褒扬诚信、惩戒失信的社会新风尚必将在华夏大地蔚然成风!


(图片取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