岱冒镇荀万奇五十有余,已经临近退休的年纪,在外人看来,这个荀万奇一定是因为个头矮小秃顶无须而导致至今未娶,其实个中自有他没能娶到媳妇的内在原因,这里暂且放下不提,先说说发生在这个荀万奇身上一件男女谈恋爱谈出天下奇闻的事。那是三年之前,荀万奇所在的工厂从外地招来了整整二十名打工妹,瞧那些打工妹都是二、三十岁的年纪,一个个花枝招展瞅着真招人稀罕。厂内的本地小伙各出奇招,很快就有十九位打工妹嫁给,或者跟本地的小伙子处上了对象,最后,就还剩下一位没人招惹,那就是吴宪芬,也就是后来跟荀万奇搞对象的那个女人。
说起这个吴宪芬还真是个人物,早年,她在家乡读完高中务了农,因为有些文化脑子又灵活,当上了村妇女主任,是这批二十名外来打工妹的带头人。虽然她人长得没啥模样,又是四十好几的年纪,但是跟老小伙荀万奇却很登对,谁瞅他俩都认为挺般配的。于是厂里的人就穿弄着让这俩人好上了。要说这荀万奇,那可是实心实意地要跟吴宪芬披红挂彩正式成婚,可是吴宪芬却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只要荀万奇一跟她提起结婚的事,吴宪芬就是一个不着急两个不同意的,而且谁出头去劝也不好使。
二十名外来打工妹的三年劳务合同很快到期了,她们之中有十一个人跟厂子续签,有四个人在岱冒镇当上了全职太太,还有四位在夫家怀孕待产,总之,这二十名外来打工妹中就只有吴宪芬一个人要离厂回乡。这可把跟她相处两年多的荀万奇愁坏了,人们看到就几天的工夫,那荀万奇本来就没有几根毛的脑瓜顶变得更光溜了!。
厂子里许多人看不下去了,哄的劝的许诺的怎么说好话的都有,可人家吴宪芬就是个盐酱不进,最后,就连厂长都出头为荀万奇挽留吴宪芬,应许她如果肯留下来,厂子可以免费为他们提供一处结婚用住宅,还提拔吴宪芬做生产车间的副主任-----。人们看到,吴宪芬对厂长的意见还是很重视的,可是自打两个密谈过一次之后,厂长对这事便不再过问了。
吴宪芬终于走了,她离开厂子那天早晨有几十个人为她送行。喝了大半宿闷酒的荀万奇躲在人群背后,瞪着两只通红的小眼睛,眼巴巴地瞅着吴宪芬登上了开往县城的大客车。当日下午十三时整,岱冒镇人民法庭的两名工作人员到厂里来,很严肃地交给荀万奇一张请他于次日到法庭应诉的传票!当荀万奇看到传票上的诉讼标的竟然是债务纠纷时,浑身上下开始哆嗦,当他再看到起诉人竟然是吴宪芬时,两条腿一软、扑通一下子跌坐在了梆硬的水泥地上。
第二天,厂子专门派两个人搀着荀万奇去了法庭,到了那,荀万奇才弄明白这场债务纠纷案的情况。原来,那是有一次他跟吴宪芬商量结婚过彩礼的时候,为了表示自己大气豪爽,便随手给吴宪芬写了一张十万元的正规欠款字据------。今天,吴宪芬就是凭着这张欠款字据起诉的他。可是实际上这张字条也就是开玩笑的性质,荀万奇根本也没拿到过吴宪芬的十万元钱啊!但是可是,由于证据充足详实,法院最终判定荀万奇偿还吴宪芬十万元欠款!。
拿到了有利于自己的判决之后,吴宪芬连声拜拜都没说便倏地离开了荀万奇的视线,扔下一个荀万奇则想方设法在约定的三个月之内凑足了十万元钱,在这个期间里,四处筹钱的荀万奇彻底戒掉了耍钱的坏毛病,而且跟原本不对脾气的父亲也和好了。荀万奇归还吴宪芬欠款的日期到了,这天早晨,荀万奇接到厂长给他捎来的一句话,让他在十点钟的时候,带上要还给吴宪芬的十万元钱,直接到厂住宅区八号楼八号一处双室楼房去交接。荀万奇按照规定的时间规定的地点,准时到达厂住宅区八号楼八号那处双室楼房。可是,当荀万奇一踏进门可就愣住了,原来,这所房子竟然是已经布置好了的结婚新房!房间里,厂长正在跟一个他非常熟悉的女人交谈着,那个女人她、她她不正是吴宪芬吗!。
原来吴宪芬也深深地爱着荀万奇,当她拿到对自己完全有利的判决之后根本就没离开岱冒镇,而是用自己这些年来辛辛苦苦积攒下的钱,暗暗地装修起厂子分配给他们的住房。这些事,全都是吴宪芬跟厂长两个商量好了的,目的是为了帮助荀万奇彻底戒掉赌博的恶瘾,以及促使荀万奇跟他的父亲重归于好。吴宪芬使出的这一招叫做置之死地而后生,这计策果然奏效,从此,耍了大半辈子钱的荀万奇真的彻底杜绝了麻将,两口子还用本该完全属于吴宪芬的十万元钱,为荀万奇的父母装修了一间漂亮的居室,把二位老人家接进家里来奉养,一家人居住在一起幸福地生活着。这真是:混沌半生荀万奇,一朝有幸娶好妻,聪慧新娘吴宪芬,新法劝夫用巧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