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憨哥憨事三部曲》之二

《炸老鼠风波》


又是一年清明节,这是老家一个传统的祭祀的日子,于是我请了两天的假,回到了久违的家乡,和哥哥姐姐们一起给爸妈上了坟。

上完坟就下午六点多了,夕阳西下,淡淡的余辉映照着人们思亲的泪眼,一点落寞,一点哀伤。"兄弟,回来了?""奥,大哥啊,回来了,回来了,一年一度的上坟的日子,必须回来的",除了哭声,就是相互的问候声,气氛庄重,肃穆,声音里包含着浓浓的乡情。在大家的寒暄声中,我们离开墓地,回到了村里。

因为我买的是明天的火车票,所以要在老家住上一晚。在哥哥家吃过了晚饭,看着天色还早,于是我就去小商店买了一箱牛奶,走进了西邻大娘家,也就是憨哥的家。

大伯几年前就过世了,只留下大娘和憨哥相依为命。因为大伯大娘一辈子勤劳,手头上积攒了一些积蓄,所以大娘和憨哥的日子也还算可以。

"大娘,我来看你了"走进大娘的门,我就喊了起来,奇怪,没有听到大娘的声音,"大娘?"我又叫了一声,随手掀开门口的塑料门帘儿走了进去。

大娘的家还是老式的房子,中间的堂屋是做饭的地方,水缸,碗厨,灶台一应俱全,尤其是灶台,用白瓷砖贴着表层,看着很干净,大娘正坐在堂屋里择菜。

"大娘,我回来了",我把牛奶放到地上,大娘看到后抬起了头,"哎吆,我的闺女啊,你怎么回来了?你还记得你大娘啊?",大娘一边说着,一边把我拉进了里屋,"闺女,坐下,赶紧坐下",我坐下后,看到大娘从抽屉里拿出一个耳机子一样的东西挂到耳朵上,然后拉住我的手坐在我的身边。

"大娘,您这是……?"

"唉,闺女啊,说来话长了。我这耳朵啊不中用了,都是你那傻哥哥干的好事儿……"大娘絮絮叨叨的,说起了一桩令人又后怕又可气的事情。



  2018年腊月二十四,人们都在忙忙碌碌的为新年做准备。大娘家也不例外,吃过早饭,大娘就和憨哥开始忙活了,他们两个说好了今天扫房,"二十四,扫房日",大娘还是愿意遵循这个老传统。

经过一上午的劳动,房子打扫完了,憨哥笑呵呵的忙碌着,一件件家具搬出搬进,年画,相框都擦拭一新,把里屋打理好了,憨哥叉着腰看了看,满意的憨憨的笑了。

堂屋,开始收拾堂屋。因为堂屋里都是做饭的家具,所以归置起来更麻烦些。憨哥也不知道辛苦,把一件件做饭的家什擦的锃亮。正在这时,"蹭"的一下,从水缸的后面窜出了一只大老鼠,憨哥看着挺憨,反应还挺快,一下就踩住了老鼠尾巴,老鼠用力挣扎着,此时的憨哥两手空空,大娘也不在跟前,他就伸手去够案板上放着的大擀面杖,有点儿远,身子一侧,脚上就失去了重心,老鼠逃脱了,憨哥抓着擀面杖追着乱打一气,受了惊吓的大老鼠慌不择路,一下子钻进了灶台里。

老家的灶台是一种传统的小发明,也是那几年人们冬天的一种取暖方式。灶台都和里屋的火炕连着,也就是说火炕和灶台之间有个洞是通着的,老家人们管这个通道叫做"嗓子眼儿",冬天人们烧火做饭的时候,火苗的热量会往火炕上跑,整个睡觉的大通铺都是热的,特舒服。大娘年岁大了,爱睡热炕,所以就一直用烧柴火来做饭,为的是睡个热炕头。

  再看此时的憨哥,拿着擀面杖气哼哼的守着灶台,可等了半天也没有等到老鼠出来,只好泄气的放下"武器",接着去收拾屋子去了。

这时候,大娘回来了,抱着一捆儿柴火,"富贵儿,该做饭了,我先做饭啊?",(富贵儿,只有大伯和大娘才这样叫他),"奥",憨哥闷闷的应了一声。大娘听出了憨哥的声音不对,就问了问原因,憨哥嗑嗑巴巴的把经过说了说,"算了,老鼠早就顺着炕洞跑了,没逮住就没逮住吧,有啥好生气的啊?这孩子!别干了,去洗手吧,准备吃饭了,后晌儿再干吧。",大娘说了几句,就开始烧火做饭了。

不一会儿,憨哥回来了,"洗好手了?等会儿啊,我熬的粥,一开锅饭就熟了",大娘自顾自的说着,又抓起了一把柴火,想填进灶台里,忽然看到一个红色的小鞭炮掺在柴火里,小鞭炮不大,可能是谁家放炮时,落到柴火里的,还有药捻儿,没有被引燃。"富贵儿啊,这有个小鞭炮儿,你拿出去扔了吧",憨哥也没怎么放过鞭炮,就随手接过走了出去,打算扔掉。但是很快,憨哥拿着鞭炮又回来了,蹲到正在烧火的大娘跟前,指着灶台说"老鼠进、进、进去了,能不能拿、拿、拿……",聪明的大娘一下子明白了,没等憨哥说完,大娘就喊了一句"不能",可一切都晚了,因为憨哥动作更快,没等把话说完,就把鞭炮扔进了灶台里。

"当"的一声,鞭炮响了,老鼠没出来,锅漏了,火灭了,饭流了一地,还好躲得快,憨哥和大娘都没有被烫到,但是大娘的耳朵嗡嗡的响,啥也听不到了。憨哥的耳朵就没事,可能毕竟年轻些,躲过了这一难。

到了医院里一检查,大娘的耳膜震坏了,经过医生会诊,最后的结论是:大娘被震聋了。事后才知道,大娘从柴火里捡的鞭炮不是普通的小鞭炮,名字叫做"小地雷",威力很大,所以才发生了吓人的这一幕。

因为年龄大了,大娘拒绝了手术治疗"还能活几年啊?就这样吧,不做手术了,听不到更清净……",性格开朗的大娘拒绝了治疗,就这样大娘走进了没有声音的世界。

  听完了大娘的诉说我恍然大悟,怪不得我刚才进门的时候,喊了好几声也没有人搭腔,直到我进屋后,大娘看到我放到地上的那箱牛奶,才看到了我。

"大娘,你耳朵上戴的是不是助听器?",我问大娘,"是,是助听器",大娘摸了摸耳朵说"是你富贵儿哥给我买的,平时我不怎么戴,因为戴着不得劲儿,只有和别人唠嗑的时候,我才戴一下。"

"奥,大娘,富贵哥人呢?没看到他啊?"我也顺着大娘的话头叫了一声"富贵儿哥",自己听着都别扭,哈哈。

"奥,你说他啊,去西头老张家干胶活去了,你知道吗闺女……",大娘往我跟前靠了靠,指着耳朵上戴的耳机子接着说"我的耳朵被震聋了以后啊,你富贵哥知道自己闯了大祸,使着劲儿的孝敬我,给我买好吃的,天天陪着我,这不,后来听西头老张说有一种东西叫助听器,可以帮助人听到声音,你富贵哥就上心了,非让老张给代买一个,老张答应了,但条件是让你富贵哥白天去他家上班,干压胶的活,其实我知道,人家老张是为了我们好,你富贵哥这年纪了,人还憨憨傻傻的,谁还用啊?他也是为了帮衬我们,好有个零花钱用,这不,你哥哥乐的屁颠儿屁颠儿的,干的可带劲儿了"

"大娘,那你的耳朵?"

"就这样吧,都这么大岁数了,不折腾了,这不有这个助听器也挺好的。唉,这也是个教训,鞭炮可不是闹着玩儿的,太危险了,能不放就不放吧,你看,老鼠没有炸死,却炸聋了我的耳朵,哈哈哈",屋里充满了大娘爽朗的笑声。

后来我一打听才知道,村西头的老张大伯家一直做橡胶生意,还小有规模,让憨哥过去干活,就是为了给他一个营生,平时也是让他干不太费事的活儿,工资还开的不少,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张大伯是为了帮助大娘家。好人无处不在啊!

大娘的耳朵是聋了,但这个小灾难却验证了憨哥的孝心,验证了老张这样的人间真情。

这个小故事告诉我们:

意外无处不在,生活中要处处当心,安全第一;

真情无处不在,生活中只要善良以对,就会无处不温暖。


憨哥憨事二《炸老鼠风波》完

憨哥憨事三:《婴儿安》,精彩继续,敬请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