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几天还是艳阳高照,从昨夜开始淅淅沥沥下起冬雨。说大不大,不紧不慢,到处都是湿漉漉的,这座城市也显得乱七八糟。天也阴沉着,心情自然跟着不好了。

我每天往返于医院和家里之间。打完点滴就回家 ,没事时就躺在病床上看看书。还好,我最近从网上买了不少书,够我看一阵子的。人生病了就得学会理解和包容,把自己的性子放坦。住院是你自己的事,别人又不欠你的。首先得调整好心态,能不麻烦别人尽量不要麻烦。遇事多站在对方的角度上想一想,能克服的尽量自己克服。

只要进一次医院大门,就得测体温刷健康码挺麻烦。每天早上都排长长的队。我还被迫做了核酸检测,明知是多此一举,咱也得配合人家不是?

入院第一天做各项检查耽搁好长时间。做心脏彩超时早上九点就排上号,安排下午两点去。直到三点都做不上,我真的无语了。眼看到了跟前又被无视一次次插队,戴眼镜的小哥权力可真大呀!问了N次。如此这般反复,就在我准备放弃不做了的时候,喇叭终于喊我的名字了,真的是好事多磨呀!

没有病床了,被临时安排在厕所门口,又臭又冷的,先凑合着吧,反正到医院又不是来享福的。打完点滴就回家了,每天只凑合那几个小时。人倒霉了喝凉水都塞牙,也活该有那么多事。我不在,总有人睡在我的病床上。一次把烂袜子遗在床上,一次居然把我的枕头拿走了。现在疫情还未过去,可是有人却不当回事。这很容易造成交叉感染。每天住在走廊上须小心谨慎才是,口罩每次从医院出来就换一个,一回家就洗手消毒。

打点滴,总是别人都挂上了才轮到我。原来是我来的迟了。离护士站最近却并没有近水楼台先得月。

  倒是能看见那些护士小姐姐们进进出出忙碌着。她们都戴着口罩,看不清花容月貌。只露出如画的眉眼,便已感受到青春的朝气。身材有高有低,燕肥环瘦,姿态万千,各有各的美。

我坚信,一个人漂亮与否的关键是看眼睛。她们亮晶晶的眼睛,便是闪着星眸的天使。她们的的确确也配得上天使的称呼。一个人要管那么多病人,随叫随到,打针,发药,琐碎事不少,每天要走那么多路呀,基本上歇不下来。关键还要有好脾气,病人的脾气容易暴躁,病人再急自己不能急。还有不少老年人耳聋眼花,难以沟通,常常受到莫名其妙的指责,姑娘们得受着忍着,还要耐心做好解释工作把矛盾处理好。

姑娘们穿着贴身的白大褂,像一片片白云在病房里轻盈地飘来飘去。人常说三分医七分护,她们也是最辛苦的。疫情肆虐的时候,她们用羸弱的肩膀筑起了坚不可摧的钢铁防线。我近距离观察她们,更能理解她们的不易。

面对种种不如意,和她们比起来都显得微不足道,我应该一笑置之。事情每天都朝着好的方面发展,争取早点出院,回归到正常的生活当中去。

昨天中午妹夫和小妹特意从西安回来看我,让我特别地感动。

今天医院的电工来把走廊上坏掉的灯换了,这样就能看清书了。

早上又测了血糖,降了一些,九点四。测血糖时姑娘用针一扎手指头,我条件反射似一躲,差点扎到姑娘手上,很是过意不去,因为我从小就害怕打针,这是本能的反应。

先是在左手扎了两天,今天发现手上淤青了一块,还有点疼,所以又换到右手扎。两只手背都肿了。希望能早点出院,外面的空气多自由啊。

我在走廊里,可以看到更多的病人和家属。有年龄大的需要人照顾的,走路都必须搀扶着;也有像我这样年轻的,生活基本上能自理。还有来看望病人的亲属们,来去匆匆。只有在这里,才能体会到人情冷暖、世态炎凉,才会发现健康是多么的重要,其他一切都是过眼烟云。

  这几天给我打针的几位主管护士技术都不错,我刚刚感觉到疼却已扎好了。拔针的时候,一点感觉都没有,自然不疼啦!她们轻柔的手指仿佛春风拂面,让我感受不到冬天的寒冷。

多好的姑娘啊!她们也有父母、爱人、孩子和家人吧?她们的年龄应该和我女儿差不多,正是如花似玉的年龄,本该享受花前月下卿卿我我的甜蜜生活,却在这里拿着微薄的薪水干着又苦又累的活。每天早上不到八点就上班,下午六点才下班,两头不见天,说披星戴月一点也不为过。没有她们,医院就不可能正常运行;没有她们,这么多病患就不可能好的那么快。

中午十一点半,除过还在值班的护士,其它姑娘都换上艳丽的时装,花枝招展的,像一群小鸟蹦蹦跳跳地从病房里走出来。她们把最美好的青春都留在了病房。

下班了!像叽叽喳喳的小白鸽,又像一朵朵白云飞出了住院大楼。这群美丽的白衣天使,能给病人带来阳光和温暖。

这时晶莹的雪花飘悄然而至,大地洁白一片,成了冰雕玉砌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