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汉 珍

图:网 络


忽然有一天,小闲告诉我,她要写小说了!


小闲,网名,《美篇》文学创作大V。150多篇优质、高产散文,恐怕让众多的美篇作者,望尘莫及了!


认知小闲,是在虚拟的网络空间里,文字为介、“美篇”为媒。而现实中的“小闲”,我并不了解,更没谋面。


“小闲”的真实含义是什么,我也弄不清。闲情逸志,神清气闲,闲庭信步,闲听落花?言而总之,总而言之,我揣度,就是安逸、小资呗!


“美篇”,是一款南京蓝鲸人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创制的软件。在这里,你可以诉乡愁、写游记、秀美照、晒萌娃,图文并茂、音视两栖,编辑自如、随性而为。极大地宠了、圆了一批人的文学创作、交流之梦。据说,现在的用户已过亿了呢。




是那次不经意间的浏览,小闲的散文锁住了我的目光:红色的“精品”标志,缀满了文章的右上角,一个接着一个。七十多篇,篇篇精品!


你可别小看这标记,那可是《美篇》编辑们精心策划的营运高招哟!一个个红色的“精”字,如一个个小精灵,向你招手、向你眨眼。她向美篇用户们招示:这篇文章可是出类拔萃的哦!


对美篇作者来说,看到自己的文章挂上了鲜红的“精”字招牌,真不亚于象小时候看到作业本上判卷老师签下的红色的“好”或“100”。兴奋、愉悦着呢!


那么,几乎所有的文章都挂“精”,这小闲是何等的文字高手呢?在羡煞了我的同时,也挑起读一读的好奇心!


不读不知道,一读吓一跳!小闲的文章之所以缀那么多红色的“小精灵”,自有高人独到之处。




小闲的笔下有乡居、有市井,有阿婆、有搭档,有冬月闲情、有夏日时光,有栀子花开、有狗尾巴草凋谢,有“山桃溪杏两三栽,为谁零落为谁开”的解读、也有“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的应照。


小闲的文章不张扬、不乖戻,不说教、不缰化,着眼于细节、运筆于细心、展现于细微,娓娓道来,自然天成。如扬州三月的烟柳,婀娜多姿;恰飘飘洒洒的春雨,温润如酥;似山涧淙淙的小溪,清澈甜美!


文如其人。没有对生活的热爱、对职場的倾心、对山水的纵情、对苍生的悲悯,哪里能写得出真文、美文、善文?





一晃,半年过去了,小闲说她的小说还没动笔。她说,她正在储备素材,酝酿情绪,构思情节。她还说,她要通过小说反映现实,揭示人性,剖析情爱。那自信大着哩!


女性作家,总是跳不出文学作品中自己的影子,张爱玲是、萧红是,文丽是,小闲也会是!我敢断定:小说中的女主角一定是生在、长在长江边的一个小村子里。这个女主人公,这里权且叫她H吧。


说到长江,我想起了记得少得可怜的肚子里的两句诗:“烟花三月下扬州”“日夜思君不见君,共饮长江水”。江南因水的滋润,总是让人感觉什么都是柔软的。柳丝是柔软的,细雨是柔软的,青石板上那厚厚青苔不也是柔软的吗?自然,江南的女子也是柔软的。




H的童年少年时代,快乐、无忧虑地生活在这个小村落里。比城里,乡下的日子自然穷,但乡下的田野却是多彩的。知名的不知名野花尽情展放,蝴蝶与蝴蝶结一起飞舞。还有农家院里“桃红,柳绿,菜花黄”!


在父亲的影响下,H浸洇在《红楼梦》多情、丰富、美丽的世界里。红楼里的大观园、大观园里的潇湘馆、潇湘馆里的软烟罗,是雨过天晴色,还是秋香色、松绿色、银红色?还有红楼里的十二金钗,诗词、菜肴、细软,H都如数家珍。《红楼梦》已经给H播下了一颗文学的种子,至于什么时候发芽,那只是假以时日的事了。




求学、工作、恋爱、结婚、生子,H一路顺风顺水,在亲情、友情、爱情的滋润下,H知性漂亮,生活精致,文学创作也成果裴然。在迎接生命的花开里,H体验着职业的自豪,也体验着生命的伟大与艰辛。


新思潮的冲击具有强大的能量,理念的变换日新月移,传统道德、婚恋观正经受着前所未有的挑战,任何个人的矜持、坚守、抗争都显得苍白无力!渐渐地,女人第六神经的敏感性,悄悄告诫她:在这个凡尘世界里,又有谁能独善其身?


陡然间,H崩塌了!最不靠谱的就是男女海誓山盟,白头偕老全是骗人的鬼话!她真不情愿颠覆她的认知。




雪莲生长在海拨三四千米的高山之巅,文学界岂会一片净土?H清新的笔调,细腻的感触,娓娓道来的风格,高产的作品,在江南小城崭露头脚。加之精致的妆束,秀发如瀑,惹得一群文人骚客如蜜蜂般,在周身嗡嗡嗡嗡,都想恋恋花蕊,咂咂滋味。可惜,H洁身自好,超级爱惜羽毛!


哦,对了,这一单元应该作为小说的重彩处,大写特写,既能揭示人性,又能抓人眼球,吸引读者!不知小闲是否也这样想,并愿意这样做。


其实,H也不是木头之人,只是瞧不起文人的酸。她不喜欢她看不上的男人,在她面前一身的奴气。


偶然,在虚拟的网络里,H遇到了一个笔友。她以自己固有的刻苛审视着他。春雨淅淅沥沥,秋风飒飒吹过。时光更迭,慢慢的H对他建立起信任感,他的轮廓渐渐清晰起来。


H不甘心了,她喜欢这种类型的男人!难到这个世界上就没有精神之恋?可是,可是,岁月是把杀猪的刀!




其实,H更多的是自恋,自恋是得有资本的,她有这个资本!这个世界上可以没有恋情,但不能没有自我。


她试图在文学的道路上走得更远。从小,文学的种子已经播下,文学之梦一直未息。散文已不足以撑起她的梦想,她要写小说!


小说只有情节不行,只有人物不行,只有故事也不行。我能通过手中的笔,揭示人性吗?人性是丑恶的是善良的?爱情是短暂的是恒久的?灵与肉是依存的还是分离的?


H在思考,在探索,在积蓄,在冲动。H真切地感到,只有在文学的矿藏里,才能挖掘出生命的快乐!


期待小闲的小说早日问世。没准这是“美篇”里成长起来的第一代女作家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