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色雪花

文/李继育(安徽)


白色雪花在围剿每一个脚印

那坚硬的脚步

踏破了想进攻脚印的冰雪

踩碎了一片片不知好歹的雪花


那千军万马的雪花

洗白了大地

我踩着白雪公主的衣裙

在衣裙上留下长长一串的吻


雪花扑打我的脸颊

让我发烧的脸庞凉爽而愉快

在雪花里行走

一种惬意在燃烧人生


竖起来的皮衣领

收藏的每一朵白色雪花

那冷凉的冰凌花

都在亲吻滚热的皮肤

那皮肤里冒出的热气

将融化你冰凉的心